【流年】稿边笔记:时光书(散文)【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稿边笔记:时光书(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3990  发表时间2017-02-22 16:25:24

二月末时,你的城市迎来了一场春雪。看到你朋友圈发的雪景图:一朵两朵三朵的雪,落在篱笆墙外的红花绿树上,你和他站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下,笑着。
   我栖居的这座城市,冬天无雪。入春后,自然亦是寻不见雪的踪影。天上无白雪。庭前无飞花。唯有瑟瑟北风寂寂冷雨,穿越半城烟沙飘然而至。
   没有雪的冬天,在南方,无处不在的冷会让我颤抖。是谁在我耳边忧伤地唱着:二月白雪像是一场告别,模糊了视线,眼泪落下的瞬间,我很想念你,却没有了语言……歌词似乎很是应景,符合我此时的心境。在这座城市生活了那么多年,至今我仍然无法习惯,习惯这座纷繁妩媚的却因无雪而缺失了柔和感的城市。
   是夜,在我无望地期待着一场雪下时,读到你发来的几行字。
   珏:只要我睁开眼,到处都是你的影子。你飘在我的窗外,落在我的眉间。你是轻盈的,又是笨拙的。下雪了,我迟迟不敢出门,生怕我离开时你会来。我想等到你。我的《支教日记》已写到第39篇了。我写到了你,我要和你一起读。珏,此时的墨脱不冷,绿树繁花都等着你的到来。你可一定要来。
   我回复道:晴儿,我又要失约了。一直说要去看你,却一直迈不开前行的步子。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却不得不为了生活这样活着。真羡慕你们这对神仙眷侣,在那个干净的地方,远离俗世,相爱相守。晴儿,终有一天,我会去看你们。但我不知那一天是在何时。也许,到了那一天,你看到的我已然是个满头白发的小老太太了。到时,我们烹雪煮茶,再叙别离之情。
   晴儿,一个念念不忘的名字,一个无法抹去的身影,想来我们之间已分别了八年之久。你刚到墨脱时,我们写信,用笔写,然后装进信封,交给邮递员,千里万里地抵达彼此的城市。一封信,从你那儿寄出,到我这儿,在路上的时间约在十五天左右。后来,墨脱通了网络,又有了微信,看似联系起来更为便捷了,却无形中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很远。
   八年。很长很长。我一直说要去看你,却一直没有去。你一直在等我,一次次因我的失约而失望。再过几年,我会一日日地老去,我怕会想不起你的眼神,你的唇角,你发夹的颜色,你喜欢的巧克力的味道,但不管如何,我都会记得那年大雪纷飞的黄昏,我送你离开,你缓缓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直至不见你的身影。
   后来,你在一封信的最后一行写道:我这里每年的冬天都下雪。下雪了,我就告诉你。
   我说,我这里的城市不下雪。等到冬天到来时,我会把思念折成一朵朵雪花,放飞,像放飞一群白色的信鸽一样。
   这些年,我们在各自的城市过着各自的生活,我们读书,我们写字,我们总是会将彼此写入文字。
   在渐渐拉伸的时光里,我们念念不忘的,其实就是心里无法舍弃的那一部分。多年前,我们相遇,我们相爱,最后相别。时光往复,若有一天,我们重逢,是经时间之手的牵引,是听到了文字的召唤。
   这些年,因为文字,我们相知。我很迷恋这种感觉。文字滋养着我们的心灵,润泽了我们的情感,赐予我们太多美好且丰富的东西。文字带给我们的,除了阅读本身带来的愉悦,更多的是精神内核的贯通。
  
   一、许冬林:亲爱的旧时光
   黑是墨的魂,没有比墨再苍老的颜色了。
   那是多年前一个冬日黄昏,我站在杭州西子湖畔四季酒店的大堂内,望着墙上的一组水墨画出神。外面是苍茫大雪。这场雪,将出行的人困在了酒店里。因这场雪,我邂逅了这组水墨。
   墨是冷的。雪也是冷的。无端地,我将这一组有着强烈反差感的颜色放在了一起。雪小禅说,墨亦可用来听。那雪,也是可以用来听的。听墨或听雪,听的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心。墨是香的。那雪自然也是香的。墨香和雪香都有着岁月沉香的味道。对于墨香,闻了又闻,却怎么也闻不够。
   相比尘世的繁华,我是爱极了这种旷远的寂静。
   冬林在《老墨》一文中写道:人往墨里沉,墨往纸里沉,就这样把自己也沉成了一块幽静的墨,把纷扰的日子过成了意境悠远的水墨。
   笔墨纸砚中,墨是孤单的。世间少有人懂得它的孤单。冬林写了墨,那是如同老僧一样的墨。清隽的语言,有一种幽深的况味在其中,让人着迷。
   她是懂墨的女子。
   与《老墨》截然不同的是《胭脂》。一个是冷到极致。一个是艳到极致。
   想起李煜的词: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自古美人多薄命,多情总被无情伤。想来那美人双颊上的胭脂,终究会让泪水冲淡。
   冬林写《胭脂》,却有不同的意味在其中。冬林写胭脂,写的是人生的好年华,还有两个女子之间的懂得。
   她笔下的胭脂,少了些许红艳多了几丝柔和。她说,胭脂是暖心的,暖岁月暖一段寂寥的旧时光。她说,最喜欢的胭脂,是不用的。这句话,如此温润地贴近我的心。
   于《老墨》和《胭脂》,更透着尘世烟火味的是《衣香》。
   同是女子,读完她的《衣香》,我会想,冬林大概也会喜欢那种文艺的复古的民族的衣饰吧。我自然是喜欢的,对于衣,我极为挑剔,不求华服,尤爱孤品。在材质上,爱棉麻等天然织品。
   冬林说,一低头,往事的味道,时光的味道,都在那袭人衣香里了。女子对衣香的贪恋是与生俱来的,对一件钟情的衣,会舍不得穿,只想藏着。就像爱一个人,会将他放在心底妥贴珍藏,当某一日相遇,双目相视,会觉得上天终究是不曾薄待自己。
   冬林的散文,其精致唯美无法言说。我是极爱的。
   她的书,从2008年出版的第一本《一碗千年月》到《桃花误》《菊花禅》《旧时菖蒲》我都妥善珍藏。今年,怜幽将她引进流年,我自然是欢喜的。
   愿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二、朱朝敏:岛上嘉木录
   这些年,在我有幸结识的流年社团的女作家中,朱朝敏,一直是一种诗意且温暖的存在。
   某日,我读她的散文,听她讲述与亲戚们有关的那些往事,她的姨婆、老姨,舅舅……这些都是旧时光里温暖的言说。他们,是我们的亲戚,也曾经有过和我们一样美丽的年华,曾经牵着我们的手,用爱的目光看着我们长大。
   当我们一天天地长大,他们就老了。像秋风中的叶,萎了颜色,干了水分,最后将匍匐在大地上,这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读到这样的句子,感到阵阵的心酸。看着他们渐渐地苍老,黑发变成白发,额上爬满皱纹,腰身不再挺拔,承受着生活与生命的双重压力,便自然会怀念起一些与她们有关的往事来。散文读来没有丝毫的阻碍。这样的文,总能轻而易举地扣动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
   《岛上嘉木录》是我喜欢的一篇散文。在这篇文中,朝敏用三首古诗句带出了家乡洲岛上的三种树:青桐树、洞庭树,柚子树。
   三种不同的树,寄予不同人物不同的情感。青铜树下诵经的人生凄苦的亚兰;与被称之“救命树“、“福树”的洞庭树相看两不厌的姑婆婆;在茂密的柚子树下生活着的亲人们……幽深的情感,素朴又温软的生活图景,为这篇散文注入无限的韵味。
   美好的女子,其笔下的草木皆有灵性,即便是在匆匆逝去的时光里也会留下一抹绚烂的光影。树的香气芬芳了岁月,深邃了人间亲情。有些属于灵魂深处的内在的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却是真实存在着的。
   岛上有嘉木,亦有嘉人。
  
   三、贾志红:粥,凡尘之外的味道
   张小娴在她的散文中写道:当我们拥有过最璀璨缤纷的东西,才懂得欣赏一碗粥的朴素。
   这一碗粥的素朴,是凡尘之外的味道。那种清修,该是有着繁华落尽之后的安宁。
   如果有人问我,这世界上什么食物最好吃?
   我定然会脱口而出:粥。
   尝尽人间千种美味,许是要待到人生暮年方可明白大味无味。一碗不加任何佐料辅食的白粥才是世上最本真的味道,在瞬间让所有的美味荤腥都成了俗世之物。
   借用范晓波老师的一句话:“好的文学如同世间一切美好而长久的情感,它不会亮到刺眼,也不会热到烫人。”
   好的食物,比如这碗粥,也是如此。讲究小火慢熬,平和持久,才会使得米水融合,柔腻合一。粥煮好了,让它在时间里慢慢变得温和,在入口的那一刻才会有万般的妥贴,会让你感到无比温润,如同世间一切美好且长久的情感。
   好的散文,比如这篇《粥》,也是如此。志红用缓慢的语调讲述记忆中的那些往事,不矫情不张扬,或欢喜或悲切,飘散出的皆是迷人的气息,如唇边的轻声呢喃。
   林清玄说:“一个作家在写字时,画下的每一道线都有其人格的介入。”一个独立且高洁的灵魂,所经历的每一次奔波与流离,都是她在尘世的修行。
   读志红此文,那些相似的喜好,相似的场景,相似的情结,像是旧时光里故人的书信,打开,陡升一种“见字如晤”的欢喜——依然用素朴的方式,温润地呈现。
  
   四、王必昆:母体的村庄
   王必昆《母体的村庄》中的五篇散文,几乎可以满足像我这样的文艺中年女子对那片土地的念想及想象,随之带来的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也是极其美妙的。
   哈尼梯田是人间秘境,是大地的雕塑,她的存在,是艺术最博广深远的形式。
   泸沽湖,能完美地彰显“宁静”这个词语的内涵。在泸沽湖的早晨,我很想成为湖中的一滴水,湖岸的一棵草,聆听泸沽湖的晨歌暮语。
   坝美,是上帝赐给隐逸者的最后的礼物,是传说中比泸沽湖还美的地方,和陶渊明所描写的桃花源有着惊人的相似,若此生,能在坝美小住,人生便再无憾事了。
   而色彩斑斓的村庄可邑,如白雪般的梨花,开到极致的加级寨,皆是世人诗性疗伤的精神栖息地,透着无法言说的温暖和简静。
   此文中,必昆以梯田,湖,村庄、梨花为视点,在世人的现时需求和精神旅行中,层层剥茧,步步深探,解构世外桃源,体味美色真髓,相约心灵之旅,互有渗透,互有隐喻,呼应参照,带出某种深远的意境。
   一些神妙无比的心灵感悟,如珠玉闪烁,哲味幽深,在这篇散文中俯拾即是。品读必昆笔下充满母性和神性的村庄,心有所动,随之便拼凑出一幅幅幽深的全景图。这是所有追梦者的文化梦影和精神向标。
   焕发着母性的村庄是迷人的。必昆笔下的这一组散文透着浓郁的乡村情结,他把关注的目光投给彩云之南那些远离喧嚣的村庄,带给读者的是多感官的享受。
  
   五、静子:茶禅书
   静子,人如其名。
   他选择了一种安静的写作方式。他的生活也是安静的。一本书,一壶茶,一支笔,伏案时,或写或画,还可闻见清幽的墨香、怡人的茶香。世间的香味千万种,唯有这一砚墨香、一盏茶香得以我们的眷顾、迷恋。
   他是一个天生质朴的文化人,崇尚简单的生活。内敛沉静,这四个字用在他的身上是如此妥贴。他笔下的字,更是淳朴恬淡,含蓄馥郁。
   某日,静子老师发来他的近照。他站在书柜前,着一件宝蓝色的斜襟上衣,隐约中透着文化人的儒雅静沉。
   在朋友圈看到他发的图,古色古香的家什、配饰,各种材质和形态的茶具,他的书桌干净整洁,还有窗台上那一簇簇开得葱郁的水仙……我想着,这便是他所喜欢的生活样式吧。
   人世喧闹,人心更是浮躁。我不知,要潜修多久多长的时日,才能修得如他那般的气定神闲,心境澄明。
   生活中不能缺失的是风雅,而世间所有的优雅与情趣,皆源于“慢”。“慢”的节奏,是很多人渴望却不可及的。从静子老师身上由内至外散发出来的那种风雅,大概与他多年潜心写作、研习书法,静悟茶道息息相关。
  
   六、傅菲:焚泥结庐
   曾看到一张图片,黑色的背景图上是几双缠绕在一起的手。粗看,根本无法分辨那是几只相握在一起的手。你会和我一样,以为那是一颗褪去了血色之后的裸露的心脏。
   读傅菲的这篇《焚泥结庐》,恍惚间我又想到了这张图,但已是无处可寻了。在文中,傅菲所描写到的无数双粗糙的手:那些手,曾沾满了泥浆。那些手,曾在制陶磨具和土坯之间来回摩挲,或许还曾被陶片刮伤留下了伤疤……那些疼痛是不会消失的。疼痛将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在岁月的沉浮中共存。会消失的是生命,那些手的主人,还有土陶厂以及制陶的手艺。
   傅菲在这篇散文中多次写道,他用自己的手去抚摸那些被废弃的陶片、被世人遗忘的窖门。那般深情又伤感地叙述着自己对火烤烟熏的泥土味、土陶厂和窖洞那种深深的迷恋……这些句子,带着他的体温,流经时光的长廊,最后涌入我们的胸腔。那充满诗性和神性的描写让这篇长调叙事散文增添了更多的魅力。我知道自己被困在里面走不出来了。
   该如何去表述,我对这篇散文的喜爱呢?这对我来讲,似乎成了一件极难的事。特别是现在,我的耳边,是古琴和勋合奏而生的低沉悠长的乐声。我的鼻息间,泥土的气味还未曾散去,它们正与我痴缠着,像是难舍难分。
   这篇文和这首曲,在本质上有着相同之处。它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相似。它们的相遇本身就带着神性的美好。在我眼中,它们有着同样的朴拙,厚重,沉静。早上,在流年编辑群和雁子聊起傅菲的这篇《焚泥结庐》。她说,编者按很难写。我让她去听这首曲。她说:“已经听了,再听怕是捞不起自己了,你的剧透让人沦陷……”我嘿嘿一笑。其实,我也是。将一篇文反复地读,将一支曲反复地听,直到将文字与音乐糅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我珍惜每一个在途中相遇的人。尘世凉薄,更要常记、长念途中的那些美好和温暖。这些年,令我们念念不忘的,必然是曾经铭心入骨的记忆。
   读书写字的日子,在忙碌中变得异常珍贵。那些日子,是不经意间落在人间的一缕清香,一朵浅云。动静相宜,长长短短,层层叠叠中有着诗的韵味,透着清素芬芳的禅意。无端地,会想起林清玄的句子:“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
   这些人,是我有缘相遇的人。他们,已是我的故人,熟悉了的文字有着故人的气息,情意无需言说。这些字,在我眼中,像极了那不经意间飘落在旧瓷碗里的花瓣,清雅美好,在过于绚烂过于纷繁的人间,自顾自地妖娆,自顾自地安静。
   是在今日,我打开斑驳的时光,那纹路却清晰可见,尘世的温暖终究是多过悲伤。
   这一册《时光书》,是我写在这个春天的长短句。是我要说给你听的关于我们的往事。

共5292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时光书》是一幅清素简静的水墨长卷,泛着古朴的沉香,淌着时光的细流,蘸着深情的笔墨,刻着善真的品质。散文《时光书》,以诗意简洁的语言,与相知多年的文友进行了一次心灵的对话。 散文开篇,借一场春雪,引申与朋友晴儿之间别后难逢的伤感,倾诉与一场雪失约的遗憾。在《时光书》中,“雪”是作者笔下一个承载着无数意象和情怀的自序,将尘世的一段友情,渐渐拉伸至幽静的时光里。继而笔锋一转,情感沉聚,将自己多年与文友相交、相知的笔墨之情,起伏于时光与心灵深处。 通过阅读文友的作品可以了解他们对人生的态度。同样,一部好的作品势必会将文友的人格脉系根植于文字中。这是文字与灵魂的高度契合。作者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用纯净、深情、睿智之笔,对六个文友的作品进行了品评,抑或叫做心灵之笔。她以敏锐的触角作为根须,以古朴的情感作为血液,以通透的体悟作为灵蕴,以沉静的时光作为染料,以作品的内核作为灵魂,写出了这一组稿边笔记。 许冬林的散文《亲爱的旧时光》,作者通过对墨、胭脂、衣服等的描述和自己独到的品味,将文章中沉韵的时光、情愫、清隽、古朴、温润之香,从岁月的汁水里慢慢打捞上来,不急不缓,像用清勺渐渐舀起的一碗沉香,让人沉静、陶醉。 朱朝敏的《岛上嘉木录》,作者将世间最柔软、最纯净的亲情与岛上的树木,让生命的本质、散逸的韵味、温软的情感等在岁月悠长的巷道里相遇融合,散发着草木亲情的馨香。 贾志红的《粥,凡尘之外的味道》,作者用柔软持久的温火,用朴素、清修、淡味、本真为调料,烧出了一碗流溢着岁月清香、散发着时间清欢、充满着温和情感、浸透着时光温润超越凡尘的粥,读来唇齿生香。 王必昆的《母体的村庄》,作者从文章的神性、诗性、哲味等入手解读,以简静、温暖之笔,将文章带来的深远意境和精神向标一层层向内剥开,直达文章的精神内核,迷人且耐品。 静子的《茶禅书》,作者以清幽的墨香、怡人的茶香为引子,通过对茶道的独到灵悟,描绘出了静子老师气定神闲、心境澄明、儒雅沉静的气质。 傅菲的《焚泥结庐》,作者从手之沧桑和疼痛,延伸到作者之痛,继而到制陶人、陶器、制陶厂的生存和生命之痛,将沉郁的古琴和勋巧妙的与本文融合,更衬托了文章带来的沧桑、旷幽、深沉的味道。 这篇《时光书》,用文字温暖文字,用心灵碰撞心灵,用深情拥抱深情,是一篇散发着友情芳香的散文作品。在文字里相遇相识相知,这份途中美好的遇见,必将温暖岁月的沧桑。本文文风简静,语言清隽,情感从容,读人读文品味独到,行墨之间富含哲味和诗韵。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夏云泥】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3010005】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2-22 16:30:09

雪的这篇笔记,需慢慢品,非常有味道。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18:53

谢谢云泥,辛苦了。

2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2-22 16:32:31

雪啊,你笔力大增,羡慕啊。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21:55

笔力没有大增。我是个不思进取的人,小草根一枚,而且还特别倔。这么写着,写给灵魂相通的人读,挺好。

3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2-22 16:34:04

保持势头不减,不懈怠,继续写额,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32:54

谢谢云泥鼓励,我会一直写下去,写到写不动的那一天。

4楼 文友:砍脑壳的  2017-02-22 17:52:42

文美,编按也美!美文配美编,读着醉了!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35:07

谢谢文友阅读留评,祝福安好。

5楼 文友:于漫江  2017-02-22 20:38:00

美文,喜欢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35:16

谢谢

6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7-02-22 22:12:35

读纷飞的雪《稿边笔记:时光书》随记
   1、美国20世纪著名的哲学家、符号美学家说,人类最惊人的符号手段,就是语言,它能使我们去把握那些难以捉摸的、无定性观念性的事物,比如,情感。
   2、在时光的记忆里,最美的符号,我认为依然是文字。在文字里相遇相知相识以至于深入骨髓。这份美好,有时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3、雪社的这份《时光书》真好,她把文人的这份想遇相知相识之美好,刻在时光书里面,让我们有了触手可及的美感。
   4、《稿边笔记:时光书》这个题目,真正的别具一格,真好。有大师的气派!【赞】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35:52

谢谢明月大哥。我自己也挺喜欢《时光书》这个题目的。

7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7-02-22 22:15:28

美国哲学家、符号美学代表人物,我说的是苏珊·朗格。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4:36:01

我晓得。

8楼 文友:秀子  2017-02-23 15:59:48

我读出了文人相亲的浓浓的味道!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6:22:28

谢谢秀子姐姐。安好。

9楼 文友:独步寻花  2017-02-23 16:16:18

向大师学习!~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3 16:23:22

不敢。这个世界没有大师,除非是自封的。

10楼 文友:博文约礼  2017-02-24 21:00:02

学习之余,品读社长的文字,很喜欢,很舒服。

回复10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5 23:12:49

谢谢博文,春天安好。

共22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