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天问(小说)【棱镜】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柳岸】天问(小说)

作者棱镜  阅读:865  发表时间2018-07-21 08:07:08


   夏雨春站在江边,凝望着滔滔江水,滚滚向东流,江帆有的顺流直下,有的逆流而上,他喜欢将自己比作江水,这样,他就会有种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感觉。还记得小时后,大概四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常常读这首词给他听——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只见父亲读得很投入时还会微闭双目、摇头晃脑,雨春这时候就使劲憋住不能笑出声,还得装成毕恭毕敬、洗耳恭听的样子来,小时候不太理解这首词。那时能理解的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两岸香,我家就在岸上住……是的,雨春家就在江边住,已经住了好几代,究竟多少代不记得了,只是记得爷爷说过他的爷爷的一些故事,其中有发大水的故事,跑反的故事,更多的是家里二大爷是个乡绅,带着几十号家丁,拿过三八大盖,藏在江边芦苇荡里打鬼子的故事;要么就是说那些诸如谁的小舅子把一个丫鬟肚子搞大了,哭哭啼啼地娶为第三房的故事……
   自打雨春的爷爷被造反派革命成了无产阶级以后,父亲夏望复辛苦在江上跑船,白手起家,经历了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艰辛打拼,父亲居然就复兴了这个家族,率先在江边盖起了一幢别墅,琉璃瓦、马赛克、大理石、花岗岩都用上了,周围好多人都说这是洋房。父亲给他取个名字叫“望江楼”。在这之后,父亲一发不可收,对开发房地产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母亲说,在这江边,有水景房固然是好,可是这江水,别看他平时不急不缓、静静流淌,可是雨季来临,惊涛拍岸,也怪吓人的。父亲听了母亲的话,到大城市去开发了,还说小隐于野、大隐于市。雨春说我们的房地产公司就叫做“春江”吧,父亲琢磨了一会儿,一拍手说好呀,春江有点诗情画意,那首《春江花月夜》的曲子谁不喜欢!再说,我们总部就设在美丽的江边,很贴切,就这么定了。雨春现在就是这个《春江》家族事业的接班人,一个弟弟夏堇是读的医科大学,还要出国深造去读博,父亲自然尊重他的选择,不会指望这个弟弟来打理的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妹夏梦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尚待字闺中。未来姑爷的人选,父亲还在那个万达副总裁和湘江杂志社主编之间犹豫不决,一面继续考量,一面征求女儿的意见。
   第二年,弟弟夏堇毕业要出国考研读博,全家人都很兴奋,父亲给弟弟买好了机票,母亲跟前跟后的左嘱咐右叮咛,一会说儿啊、你在国外,如果吃不惯那些洋西餐,就去找中餐馆定餐,别舍不得花钱,我和你父亲不会忘记给你打钱的;还有就是也别在国外找女朋友,文化不同意识不同,我和你父亲也不会认可,还是在国内、家乡找一个好媳妇,我们做父母的也放心、称心,对你们也好照顾、关心;父亲就是不断提醒弟弟别忘了护照、资料和入学通知书,妹妹给这个哥哥买了一套羊绒睡衣:“二哥,这可是我化了心思给你买的,好在加拿大那个清冷的地方睡个好觉。”雨春没有准备给弟弟的礼物,想了想就将自己手上的那块欧米茄海霸腕表取下来送给了弟弟夏堇。
   到了启程的那天,雨春说我来开车送弟弟到机场吧,父亲坚持应该由他来开车送,中午特别地戒了酒,难得的滴酒未沾,饭后稍事休息,父亲就启动了那辆丰田车,母亲也想去送送儿子,父亲说到机场一百多公里路程,来回要两三个小时,你还有点晕车,就免了吧,让小梦在家陪着你。一路上父亲很兴奋,说到加拿大,那可是个好地方,美丽清洁,多伦多大学很有名,父亲曾经去观光过,他说最近想加盟那边的连锁酒馆业务,已经在首都温哥华的红枫五星级宾馆定了一间长包房,有时间让夏堇也可以去看看,父亲的业务做得很大了。送走了弟弟,回来的路上是雨春开的车,在一个弯道上,前面的大货车突然减速,雨春减速已经来不急,一下子撞了上去……
   雨春望着川流不息的江水,江面上有机船、帆船、水泥船来来往往,多少浮浮沉沉,多少欢乐多少哀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眼前浮现出那次意外事故,自己虽然没有大碍,父亲因为那次自己的不慎,折断了一只左腿,成了终身遗憾,母亲说,命在就是大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样一来,你这辈子别想着开车也好。说是这样说,可是父亲永远要拄着杖了。行动失去自由的父亲,更多的业务要依靠雨春来打理。那天母亲说:你和小雯的事发展的怎么样了?该找个儿媳妇成个家了,你也能有个帮手。雨春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向小雯求婚,雨春一旦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或是想不透的事,就会到江边这个废弃的旧码头,看看江水,想想旧事,让内心平复,回归空灵。
  
   二
   小雯是市城建局汪局长的侄女儿,父母都是区里的公务员。汪小雯财经大学毕业,在一家不错的国企做个财务科长,工作轻松,收入不低,还有不菲的灰色收入,那可是个人人羡慕的肥缺。汪小雯长得是矮胖的身材大圆脸,被汪局长以处朋友介绍给雨春以后,雨春没有什么感觉,碍着面子,也约会过几次,雨春本来想等到下一轮拍卖的东郊那块土地拿到手,找个托词就和她拜拜。可是,这拍卖的消息一直没有放出来。好几家资质颇深的大公司,筹了资金有备而来,一下被耽误大半年的,都急的嗷嗷叫,有的甚至要到市里去问责。雨春想,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汪局是不是想用你侄女儿来套我这个郎啊?雨春长的虽说不算潇洒俊朗,可也是相貌堂堂,一米七八,八十公斤的身材。经母亲这么一问,真的倒是难着雨春了,如今父母之命已经不兴了,儿女的主张和选择,父母都很尊重,可是这媒妁之言……雨春被未来的媳妇汪小雯和眼前的这块土地纠结着,雨春一想到东郊那块土地,心里就痒痒,那可是一块冒油的肥肉啊。
   被逼急了的雨春出了一个狠招,他找到汪局的表弟,叫陈美林,他在一间外贸公司做倒爷。雨春请他吃了一餐全蟹席,酒过三巡,雨春透露一个消息,说是自己手里有一个楼盘,很抢手,让他间接去问问汪局可有兴趣,如果有兴趣的话,他可以让利出售一部分,相等于利益分摊,这可是一个双赢的机会。陈美林回话说,可以谈谈,为了拿到那块冒油的土地,雨春觉得到了该放血的时候了。
   一来二往谈了几轮下来。最后直接和汪局拍板,将该楼盘中的十八套以市价让利两成,也就是说,这十八套房子用八成的市价转让给了汪局,但是汪局自己没有出面,而是以他表弟陈美林的名义盘下的,等到一开盘。这十八套房子以市价售出后,再按八成向《春江》公司付款。前期热卖效应推动后期的需求和竞争,而竞争就使房价上涨,雨春也能在补差中找回失去的利润。这一着确实是双赢,当然,陈美林也有其中五套的赚头。
   拍卖终于开锤了,雨春是胸有成竹、信心百倍,于是一路领先,压着所有的竞标者,举牌的手都举麻木了,台下一会有人惊呼,一会鸦雀无声,悬念此起彼伏,有些人看出苗头无可奈何,有人自动退出竞标,最后在一亿两千万的牌子举起后定格了,拍卖师一连喊了三声以后,“乓”的一声,随着清脆的锤声,拍卖宣布告罄,雨春志在必得,这个天价是被他炒上去的,其实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事后按照约定,雨春得到一百万的返还款,汪局上报这笔款项的名义是——奖励扶持对本市城市建设作出卓越贡献的企业。拍来的土地,雨春必须先期缴纳两千万的订金,剩下的有待楼盘出售后从利润里扣除。一场惊心动魄地活报剧彻底结束了,也许多年后会作为好事者的谈资,一笑而过,仅此而已。
   那块土地终于拿下了,那是坐落在红枫山南麓,面临清泉湖畔的一块丛林坡地,依山傍水又向阳的风水宝地。后面是枫树成荫,层林尽染,前面是宽阔清澈、碧绿如荫的湖水,休闲、养老加上奢华别墅,各种层次的需求人群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一款。雨春一面紧锣密鼓地筹集建房资金,主要是以期房出售为众筹渠道,一面和市里磋商解决花园楼盘和经济适用房的比例,在七比三和八比二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就是说,是以七成的花园楼盘和三成的经济适用房的比例来筹划,还是以八成花园楼盘和两成经济适用房的比例来筹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各抒己见,一时僵持不下,最终,雨春让了这一步,按市里建房会议定夺的硬杠七比三标准执行。只是在汪局这里,绕了一个弯。
   汪局说:“小夏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放宽限度,放行你建造独立别墅,这房价可是翻了十倍不止,这是什么性价比?多少土豪会等不及要首付,大有市场前景不说,你不也可以与时俱进、引领智能住宅新潮流么?这样我给你的那一百万回扣,哦,不对,不能说回扣,是奖励扶持金也能明正言顺了不是吗?”汪局特地将那“奖励扶持金”几个字说得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这可是个原则性的大问题。因为雨春前期的暗送秋波,按每平米两万算,每套按一百五十平米计算,每套市价就是三百万,两成就是六十万,十八套就是一千零八十万,这一千零八十万就是给他汪局带来的一项年终福利,大家心照不宣,默契相处带来的是永久性的合作和互惠互利。
   离两千万订金缴纳的期限不多了,雨春像热锅上的蚂蚁,如坐针毡,自己满打满算,也只能凑齐一千五百万,还有五百万的缺口,那天硬着头皮再次去招商银行贷款,结果是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吃饭的时候,父亲看出儿子的心思,敞怀问道有什么难处,雨春也就实话实说了。
   那边贷款处说:“按说你们是有信誉的企业,贷款应该没有问题的,可是你们前期的贷款已经超过还款期限,再说,根据你们现在的业务来看,摊子铺得也太大了,资金周转一定会有问题,这就会影响还贷能力,万一资金链断裂麻烦就大了。”
   “那他的意思是怀疑我们的还贷能力和信誉?”父亲不悦地问道。
   “他就是这个意思吧?”雨春未置可否。
   “处长是老李吗?要么我去说说?”
   “已经换了,是一个女的,姓徐,挺年轻的。”
   现在年轻人真的很能干,做事干练,不折不扣。那天,雨春和她一直磨到下班的时候,也没能解决。见一位老人带着一个大约五岁的女孩,一蹦一跳,进们就冲着小徐喊“妈妈!”这么年轻就有了个五岁左右的女儿,“奶奶说妈就要下班了,我就说奶奶接我、我接妈,接妈妈咯!”雨春看着远去的一家三代人,多么羡慕那种温馨幸福。
   父亲听说她有个五岁的女儿,而且就住附近。一拍大腿:“好办了。”雨春不解,继续聆听父亲指导,
   “听好了,我问你,我们这个社区有重点学校吗?”
   “没有啊。”
   “那你在市中心有学区房吗?”
   “有啊。”雨春一下子如醍醐灌顶,开窍了,经过父亲的面授机宜,这个难题迎韧而解了。
  
   三
   拿到贷款,缴纳完订金后,雨春从汪局手里拿到了一份《国有土地使用意向书》,在这份材料里,详尽地说明了我国关于土地使用的法律法规,其中有土地使用年限、期限,不得空置、不得转让,使用范围、规格,不允许超范围使用,规划、审计,必须符合规章,附带有诚信和保证,等等条款。详尽周到,唯独没有注明它的竞标价格,老百姓都知道这房价年年涨,有时真的是天天涨,越涨越离谱,可是却不知道这地价在扶摇直上,寸土寸金。
   雨春拿着汪局亲自签署的《国有土地使用意向书》,还要到下列部门去盖章才能生效。首先是分管市长办公室,再就是土地局、城市规划局、卫生局、环保局、动土所属社区房管所和住建办。前面那些部门都还好办,各司其职、秉公行事。有的是头过目审一下盖章就完事,有的头都不看,指派秘书去盖个章就行了。就剩下一个住建办了。
   那天,雨春兴冲冲地到《住建办》去盖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住建办黄主任有点刻板,就是在那个使用范围里的四成土地建别墅的问题上死活不让:“城建局都能变通,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不能通融呢?”
   雨春大惑不解地问道:“他那里有他的说道,我这里有我的原则不是,你不会让我犯错误吧?”
   这个讲原则的黄主任还真是个死脑筋,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雨春只好先憋着一股气回家再从长计议。
   雨春和父亲说起这个黄主任,父亲哈哈大笑:“这个老黄头,我清楚得很,明天你开车送我去见他,别忘了准备两斤上好的猴魁让我带上。”
   雨春将父亲送到住建办后,就将车开出去停靠一边,静候佳音,父亲也不要通报,长驱直入。
   只听主任在里面说到:“谁啊,听着像三条腿啊。”
   父亲用拐杖顶开了门。
   “呵呵,原来是夏老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别和我来虚的,我出门不便,你也不便?多长时间没见着你了。”
   “忙、忙得不可开交啊。今日上门,有何贵干?”
   “我是无事不登你这个三宝殿,先沏茶。”说完递上那包猴魁。
   “好,好,我来,你坐好歇着。”说着就去沏茶。
   “听说我儿子那天来、你没理会?”
   “哪里是,别误会,别误会,我是说啊,你们夏家做得这么大了,怎么没有专职做《项目前期》的,现在那些国企做《项目前期》的专人,少则两三个,多则有五六个,《项目前期》挺复杂的,不能让头亲历亲为啊,不是?”

共11980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在瞬息万变的商场,风云变幻,弱肉强食,你争我斗,“春江公可”由夏望复一手打造的房地产公司,在他辛苦打拼下达到辉煌顶点,一场车祸,让夏望复腿残不得不退闲在家,由儿子夏雨春打理公司,雨春也很勤奋努力,不惜血本用一亿两千万拿下一块地,然而这时内忧外患,因那场车祸使雨春性功能缺失导致和妻子小雯离婚,随着楼市新政出台,楼市低迷,春江公司项目不断收缩,资金链断裂,危在旦夕……小说写得环环相扣,悬念丛生,充分展现了“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的模式,灾难接踵而至,一点一点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让人的心一点一点的坠落、粉碎,看似辉煌显赫的家,却一点一点被掏空蛀塌,也许,靠拉关系走后门不正当手段取得的成功,是不能长久的,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灰飞烟灭。做人做事,还是要走正道,诚信做人坦荡做事,佳作难得,推荐共赏。【编辑:中岩】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中岩  2018-07-21 08:08:29

问候作者,佳作点缀柳岸,祝生活愉快、创作丰收。

2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21 19:01:18

棱镜老师的小说,深刻的反应了社会现实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