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剧本】遇劫之后【烟云墨雨飞】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微电影剧本】遇劫之后

作者烟云墨雨飞  阅读:147  发表时间2018-07-12 09:34:30

【剧情梗概】凌晨,楚小萌的母亲突然发病,她赶紧打了120,把母亲送进医院。经过医生一番抢救,母亲终于转危为安。院方通知还要住院观察,楚小萌交了押金。她仔细一瞧,现金没多少了。想着虽然现在可以用手机扫码转账,但是手里还是应该有现金。因为医院附近卖水果的大多是农民,他们不怎么会用手机微信、支付宝转账。楚小萌安顿好母亲,就去水门街ATM那儿取款。当她刚刚掏出银行卡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刀抵在她的后心……最后,主人公竟然全身而退,毫发无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请您在全剧中寻找答案。
  
  
   【主要演员】
  
   楚小萌:女,单身,二十八岁。天门市金水湾超市收款员。
   杨玉林:男,单身,三十六岁。天门市正东派出所副所长。
  
   【次要演员】
  
   路阿姨:女,六十一岁。天门市玉尊景三十八幢一单元十一楼居民。楚小萌的母亲。
   鸭舌帽:男,三十五岁。外省山音市郊区罗家坝人,来天门打工民工。
   秦婉芬:女,二十九岁。天门市金水湾超市营业员,楚小萌的同事。
   小李子:男,二十九岁。天门市正东派出所民警。
   大个子:男,六十三岁。天门市西街施工工地看门人。
   王医生:女,四十八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脑血管副主任医师。
   护士长:女,三十七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长。
   水果摊摊主:女,五十七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附近卖水果的人。
   杨母:女,六十九岁。杨玉林之母。
  
   【第一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内,凌晨五点
   (楚小萌在厨房做早餐)
   路阿姨:(画外音)晓萌……
   楚小萌:妈,您稍等一会儿,早餐马上就好。
   路阿姨:(微弱的声音)晓萌……我……(紧接着就是噗通一声)
   楚小萌:(心头一惊,连忙奔出去,来到母亲卧房,脸色大变)妈……妈……您怎么了?妈……
   中特写(路阿姨紧闭双眼,脸色苍白)
   楚小萌:(拖着哭腔打电话)喂……是急救中心么……快……快来救救我妈……快……
  
   (镜头二)日外
   (玉尊景三十八幢楼下,路阿姨被抬上救护车)
   楚小萌:(在疾驶的救护车里,满脸焦急担心之色,画外音)妈,您千万不要有事……
  
   (镜头三)日内,急救室
   (无影灯亮了,医生们在做手术)
   (走廊外,楚小萌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站起来,心神不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楚小萌:(赶紧走上前去)医生,我妈她……她怎么样了?
   王医生:(摘下口罩)还好,病人送来得及时,经过抢救,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楚小萌:(松了一口气)谢谢!谢谢医生。
   王医生:(轻轻摆手)虽然没有危险了,但是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星期。
   楚小萌:(连连点头)好的,医生。我马上去办住院手续。
  
   (镜头四)日内,医院住院部,八零五病房
   (路阿姨安静的躺在床上输液,护士长在为她换药)
   楚小萌:护士长,这是第四瓶了,还有么?
   护士长:没有了。点完这瓶,明天再继续。
   楚小萌:哦,谢谢。
   护士长:(换好药,拿着换下来的空瓶)注意观察病人情况,有什么事告诉我。
   楚小萌:(点头)好的,谢谢护士长。
   (护士长微微一笑,调节了一下输液速度,然后走出病房)
  
   (镜头五)日外,医院大门外水果摊
   楚小萌:(挑了一串香蕉和几个苹果,放在秤盘上)大姐,称一下,看看多少钱?
   水果摊摊主:(看看称)一共是三十五块二,抹去零头,你给三十五就行。
   楚小萌:(拿出钱包,发现只有二十三元现金)大姐,我现金不够,你看,可不可以用微信转账?
   水果摊摊主:(不好意思一笑)大妹子,俺没有微信,也不会弄微信,咋办?
   楚小萌:没关系,那就要香蕉吧,苹果暂时不要了。等我去ATM取了现金,再来买苹果。
  
   【第二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外,路上
   楚小萌:(边骑着电动车边用耳机接听电话)婉芬姐,我在路上呢。
   秦婉芬:(画外音)小萌,你今天怎么这样早?也忒积极了,现在还不到八点呢。
   楚小萌:婉芬姐,我向店长请了一星期的假,不上班了。
   秦婉芬:(很是意外)咋了?小萌,你为什么请假啊?
   楚小萌:我妈突然发病,住院了。
   秦婉芬:啊?阿姨住院了?严重不?
   楚小萌:没事,抢救过来了,要住院观察一周。
   秦婉芬:那你不在医院看护,出来干嘛呀?
   楚小萌:我现在去ATM,准备取点现金出来。
   秦婉芬:(笑了)小萌啊,现在都是微信支付宝转账,谁还用现金啊。
   楚小萌:(轻叹一声)医院门前卖水果的都不会用微信支付宝转账,没办法,还是需要现金。
   秦婉芬:嗯,可也是。
   楚小萌:婉芬姐,我要到了,挂了啊。
   秦婉芬:好的,小萌,等我下班了就去看看阿姨,再见!
   楚小萌:嗯。(收线,把车停下靠在一旁,拉开门走进去)
  
   (镜头二)日外,自动取款机旁
   (楚小萌翻包,刚刚拿出一张建行卡,突然后心顶上一个凉凉的东西)
   鸭舌帽:(低声威吓)不许喊!识相点!快把钱取出来,给我五千!如若不然,可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楚小萌:(心头一凛,暗暗忖道,画外音)坏了!遇上打劫的了!怎么办?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不能有事,妈妈还在医院躺着呢,她老人家还等着我照顾呢。
   鸭舌帽:告诉你,别耍花招!我的刀子正对着你后心呢,哼!是要钱还是要命,自己看着办!
   楚小萌(镇定了一下,在ATM机上操作着)大哥,我当然要命了。求求你,能不能少点啊?我在超市工作,工资少得可怜……真没那么多钱啊!
   鸭舌帽:(看看身后,想了一下)那就三千。
   楚小萌:大哥,一千……一千行不行?(手机突然响了)
   鸭舌帽:(连忙翻出手机关机,随后又还给对方)不许接听电话(随后断然拒绝)一千不行!太少了。
   楚小萌:那……那就一千五,怎么样?
   鸭舌帽:(仍然还是摇头)不行,一千五太少,两千。
   楚小萌:(还在往下砍)要不,一千八?这个数字多吉利啊。
   鸭舌帽:(转头望一下四周围,有些不耐烦)少啰嗦!就两千。快给我!
   楚小萌:(很干脆)行行行,两千就两千,给你!快走吧,来人了!
   鸭舌帽:(赶紧接过钱,用刀比划着)想活命的话就不准报警!(随后赶紧离开了)
   (楚小萌长舒一口气,很淡定地取完钱,转身离开ATM机,骑上电动车,刚刚开机,电话就响了)
   楚小萌:喂……是婉芬姐啊,怎么了?有事?
   秦婉芬:(画外音)小萌,我找你是问你路阿姨在几号病房,可是怎么都打不通电话?你咋还关机了?
   楚小萌:婉芬姐,刚才出事了,我被打劫了……
   秦婉芬:(大吃一惊)啊?什么?你……你被打劫了?受伤了吗?
   楚小萌:没事。婉芬姐,等有空再和你说,我先回医院了。
   秦婉芬:小萌,等等,你还没告诉我房间号呢。
   楚小萌:三楼八零五号病房。
   秦婉芬:好,知道了。你快去忙吧。
  
   【第三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内,正东派出所
   杨玉林: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吗?
   楚小萌:他当时带着老式的鸭舌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看不太清他的模样,只是记得他的下巴上有一颗黑痣。
   小李子:(画着嫌疑人的画像)那人的黑痣是偏左还是偏右,或者是正中间?
   楚小萌:(回忆着)好像是偏右。
   小李子:你确定?
   楚小萌:(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嗯。确定,是偏右。
   杨玉林:小李子,咱们马上去提取银行提款机的录像。
   小李子:(站起身来)好。
   杨玉林:(对楚小萌)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楚小萌;好的。(走出派出所)
  
   (镜头二)日外,路上
   杨玉林:从调取银行监控资料来看,嫌疑人身高大约一米七,体型偏瘦。楚小萌还说,那人不是本地口音,应该是外地打工人员。
   小李子:流窜犯?
   杨玉林:不排除这个可能——这样吧,我们去查查附近的施工工地,拿着你画的那张嫌疑人画像,重点就是查查下巴上有颗偏右黑痣的人。
   小李子:嗯。
   杨玉林:事不宜迟,快走吧。赶紧去查。
  
   (镜头三)日外,一辆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路上
   杨玉林:(驾驶着车)奇怪,查了好几个工地,都没有这个人,难道是我判断失误?
   小李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不会吧?
   杨玉林:(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工地)小李子,这是最后一个了吧?
   小李子:(摇头)这是西街,北街还有一个。
   (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杨玉林和小李子走进去)
   大个子:你们是谁?
   杨玉林:(拿出证件)大叔,我们是警察,想找你了解一个人。
   小李子:(拿出画像)大叔,认识这个人么?
   大个子:(看着画像左右看着)咦,这好像是在这里干活的力工韩小柱……
   杨玉林:(面上一喜)大叔,那这个韩小柱他在哪儿?
   大个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没来。
   杨玉林:大叔,那你知道他在哪儿住吗?
   大个子:他好像是与别人合租了一个民房,大概是在洞口村。
   杨玉林:谢谢你,大叔。
  
   (镜头四)日内,正东派出所杨玉林办公室
   (杨玉林手中拿着一张照片出神,照片叠印出一个半月前情景,回忆)
   杨母:(拿着照片给儿子看)林子,你王大妈又给你介绍了一个女孩,看看,多俊。
   杨玉林:妈,您看我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去相亲?
   杨母:这次你必须去!要不然妈可真生气了。看看你,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娶上媳妇。你不着急,妈可着急。
   杨玉林:好好,妈,您别生气,我去,我去还不成么?
   杨母:(笑了)这才是好孩子。记住,明天星期天,马上去。
   杨玉林:(有些为难)妈,我明天有任务,您看……
   杨母:那就执行完任务回来,再去见面。
   (镜头闪回)
   小李子:(兴冲冲进来)杨副所长……
   (杨玉林仿佛没听见,还是看着照片发怔)
   小李子:(出其不意,一把夺过照片)这是谁啊?咋这么眼熟?
   杨玉林:(劈手夺回来)臭小子,抢什么?
   小林子:哦,我明白了,这是嫂子吧?不过,这人我好像见过……对了,这不是那楚小萌吗?杨副所,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杨玉林:这还是我上次出去执行任务之前,我妈托王大妈给我介绍的,她说这个姑娘如何如何好,让我见一面……
   小李子:那你见了?
   杨玉林:听我把话说完,别打岔——我本来是答应我妈了,可是我回来不是受伤了么,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后来又去抓罪犯,就把这事给忘了。 刚才寻找资料,在资料里翻出来了。
   小李子:原来是这样啊。
   杨玉林:先别说我这事了,说说你的进展情况咋样了?
   小李子:综合各方面的消息,已经锁定了嫌疑人。那家伙果然在洞口村。
   杨玉林:(把照片放进抽屉里)好,收网。
  
  
   【第三场】日内,正东派出所审讯室
  
   杨玉林:韩小柱,知道为什么抓你么?
   韩小柱:(面如土色)不……不知道。
   杨玉林:六个小时之前你做了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韩小柱:(拭了拭额上渗出的汗水)我……我没做什么啊!
   杨玉林:(拿起案几上的钱和一把匕首)这是在你身上搜出来的,还敢抵赖?
   韩小柱:(这才低下头)我……我说……
   小李子:(开始记录)老实交代!
   韩小柱: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当时……当时看见一个女人过来取钱,我……我脑瓜子一热,就……就跟了进去。然后……然后就跟她要钱,我一开始要五千来着,谁知道她不给,老是跟我讲价。我……我怕一会儿来人,就要了两千……
   杨玉林:你这是持刀抢劫,触犯了法律,知不知道?
   韩小柱:警官,我……我只是一时糊涂……我……我拿着刀也没想杀她,我……我就是吓唬她一下……警官,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
   杨玉林: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自己,等判刑后,好好改造吧(摆手)押下去!
   小李子:真是奇葩,还有讨价还价的劫匪。
  
   【第四场】日外,午后,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
   (楚小萌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在楼下花园散步)
   路阿姨:小萌啊,又耽误你工作了吧?
   楚小萌:妈,没事的。我刚好攒了几天的假期。
   (秦婉芬拎着一篮水果急匆匆赶来,老远望见了楚小萌母女二人)
   秦婉芬:小萌……小萌……
   路阿姨:(背对着秦婉芬方向,侧身)小萌,是谁啊?

共5548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出非常有趣生动完整的剧作。二十八岁女孩楚小萌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突然发病,她很是焦虑。经抢救母亲脱离危险之后,办完手续她发现还应该备有现金。因为医院附近卖水果的大多是农民,他们不怎么会用手机微信、支付宝转账。楚小萌在水门街ATM那儿取款的当儿,一把冰冷的刀抵在她的后心……。主人公生死关头无所畏惧,她一边和劫贼讨价还价、巧妙地周旋,一边偷偷打量劫匪的穿着长相特征等。最后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躲过一劫。根据她提供的线索,劫贼落网归案。故事中套套故事,姑娘由此结识了派出所副所长,而他们本来就是有人牵线搭桥的,奈何因为工作或是其它原因一次次错过。有情人终成眷属,故事圆满地结束了。【编辑 联丹】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联丹  2018-07-12 09:40:34

感谢赐稿。您的文章生动严谨,剧情扑塑迷离,环环紧扣,十分生动。为您出色的文章喝采、加油、点赞,请继续好努力。拜读学习了。

2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7-12 21:47:05

喜欢赞一个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