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生活的果实(散文二题)【谢凌洁】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生活的果实(散文二题)

作者谢凌洁  阅读:415  发表时间2018-06-12 11:33:41


   欧洲今年的季节来得格外的晚,复活节后还大雪纷扬(甚至不久前意大利还来了一场夏雪),不过,今年的果树普遍繁花簇簇,厚得连叶子也看不到了,苹果树的粉红,梨树的白,厚实实的满了半个院子。老外说这时节还下雪,没准这满树的花白开了,甚至新绿都得夭折。
   可老天爷要怎么样,谁能阻挡呢?听广播说去儿子学校沿路两旁的果树花更是开得如火如荼,老外说趁着时令带我去看,于是那几天,总往来荷兰和比利时之间,借着接送儿子的由头,一遍遍穿越一马平川的field,被那如烟如霞的花木迷惑,说着这恶劣的天气,若这些似锦繁花能结成果子,那必是压弯枝头的状况,到时再来一睹。
   最后一趟从那经过,见花簇已谢,婆娑的枝头支着繁密的青色颗粒,回到家里,赶紧奔进院子去检查落花有些时日的苹果,果然,曾经的花蕊处结出蒂状的颗粒,密密麻麻,又看一旁的几棵梨树,脱蕊处鼓出了粒状颗粒。那是说,奇寒的季节并没击垮从严冬中苏醒的生命,它们甚至已拥有累累硕果了。
   那天课后,学生到院子里清点每棵树上的青果,那三棵年幼的梨树,两棵过百,一棵近两百之多,那棵老苹果,则因婆娑厚实,果子成团成簇,根本无法数得过来。
   曾经,在我的记忆里,吃雪梨是一口口咬着吃的,可比利时的梨子则不是这样,本地雪梨当令时就不再是咬着吃了,而是喝——不,是吮吸。因其汁水的丰富,果肉的流质状。尝过本地梨子的人,理当明白它获国际金奖的当仁不让。
   又说这棵苹果。
   记得认识先生的最初,时逢那年的春季,那时从他密集的信件里知识这边气候和同样为海洋气候的北海相像,多雨,说来就来,淅沥不断,甚至有今天穿外套明天穿夏裙的反常。几个月后他告假前往菲律宾、帕牢等一些南洋小国潜水,那时已是近秋,临走前他突然传来一张图片,是他两手掌着的一大箩筐苹果,满成锥形的一筐,个头超大,当阳一面赤红,遮荫一面蟹青。箩筐不小,和农家的谷筐差不多大。说是因为要离开一月之久,怕回来果子掉光了,索性摘掉。我惊喜异常,远没想到气候和中国南方城市北海一样的他的故乡,竟也产苹果!在中国,产苹果的地方气候可不是这样的!那样的地方于我太遥远陌生!
   在那些远离的时光里,我对这个不知是否将成为家的异域和那个爱剪草修篱种苹果"的男人充满遐想。
   我曾经的生活被说成小资情调,原因是我爱好土地田园,种树种菜,养花养草,还有种种和赚钱过日子无关的不务正业。辞掉工作那年,我十足回归了农民生活,藏在北海郊外的乡村领小区里一帮老少开荒种菜,以致好长时间里我四处以青菜行贿,甚至有些哥们还开了车到郊外我的家来,和我到田头一棵一棵拔了,再拿到一旁的水井去摇水清洗。陆续聚到家里吃纯青菜火锅的朋友不断,我们坐在六楼的家里,青菜一筐筐排着,一圈人围围坐。菜大把大把地往滚泡的锅里汤,大伙被家种青菜特有的香虏获,吃相张狂。一轮过后,筐子空了,女人们争先下楼去拔菜,于是道出下地拔菜的乐趣更胜于吃的真实!
   那个小区叫惠民新村,我永远怀念我在那里的生活,是辞职后和上鲁院前的短暂休息,无所挂碍的日子,阅读和书写,是对人生的梳理和重新启航的定向。
   在北京被沙尘覆盖的那段灰头土脸的岁月告别后,我迫切渴望回到曾经的生活里,这就是在负债累累之下买下南宁的家的原因。因那个几十平米的院子,我支付多不少钱,而家的建成,我是戴了黄色安全帽参与好长一段时日的"监工"的(就是等待失去耐心,总要去看着并知道进度踏实)。等到拿到钥匙那天,装修还没开始,已经开始林木花草的物色期。直到满院的桂树种下,看它们一棵棵长得婆娑,又枝头花团锦簇时,心里逐渐有了归宿感,那是我离开父母的家以来,首次获得的归属感,而这种强烈的安全感,来自我从一个失败的婚姻里解放出来的独居。
   忽然地在那年春季,在给桂树修剪枝叶的时刻,一个念头闪现脑际:如此美好的人生,务必再有个他,前提有一:和我一样,"小资情调",爱生活,爱伺弄土地花木。
   也许因了潜意识里的这个"前提",当接到那些个他扫落叶清院子、尤其是那张摘苹果的相片时,心里的窃喜便无来由地开始了。接着又收到他传自帕劳海底和鲨鱼群玩耍的图册,之前的踌躇更少了些。
   离开南宁的家已几年,之前种的蕃石榴和黄皮果,是为了一墙之隔的幼儿园的孩子们所种,这缘于我小时常常和伙伴们偷果子的经历。于我而言,那样的偷不是偷,而是童趣。为了给城里的孩子们制造些乡村孩子的快乐,我特地栽种了那几棵果树,为免爬树摔着,每次回国,得把高处的枝头修掉。记得离国之前的秋季,我躲在窗帘后面看几个丫头到院里来偷蕃石榴的窃喜,她们一共三个,一个放风,一个摘,一个捡,一如我们小时结伙偷盗地主家龙眼的情景,想起幼时种种,很是回味。突然听到重重"啪"一声,本能地往前跑,一看,不是,孩子没有摔着,而是努力够着的一个枝桠被摘掉果子之后重重地弹了回去,心里嘣嘣跳着又缩了回去,直到丫头们用衣襟兜着果子离去,我才从屋里出来,坐在院子里看着落着的新叶和虫蛀的果子,自己的童年似乎去得不远。
   而远离南宁的欧洲的家,曾经那棵他负责采摘的苹果,我已熟悉。一旁的三棵梨子,是在我到来的首个春天我们一起到远郊的果林里去选的。虽还年幼,却已果实累累,为不压坏枝头,需四周支了木棍支撑。先生说,树幼小,果子太多,能慢慢淘汰点较好,我倒是不愿意的,去年前年果子结的太少,不解渴,尤其是,吃过自家的鲜果,对市场上那些离树的果子,心里多少打了些折扣了,一如当年吃过自己种的青菜就难以接受市场上的一样,何况,搭着梯子架在树上、或坐在树下随手摘的野趣,更不是干巴巴地买回的无趣所能比了。
   记得,离国前可爱的娜娜(弟弟的女儿)问先生,说:你要娶我的aunt,那你准备用什么养活她呢?他说:我有个院子,可以种土豆--先生的幽默让娜娜满意。是的,如今这处不到一百平米的院子,尽管没种土豆,却种了种种水果和蔬菜。其实,家的四周,处处是穆斯林人开的蔬菜水果店,购买也方便,只是,在院子里吃着晚餐,视需要而随手摘采的方便新鲜,则别是一番滋味了。
  
   二、这便是幸福吗
   (voordeAllerliefstepapa,意思是:给心爱的爸爸。这是餐碟、咖啡杯,鸡蛋小杯,汤碗。儿子当天就给乔斯用上,并要求这套餐具不可放进洗碗机洗刷,必须手洗。老妈子我只能遵命!)
   这是崽崽给先生的父亲节礼物。
   周日父亲节(6月10日),儿子恰好在德国有演出。周四我给电话他,让他周末不要回来免得周日又要回荷兰再去德国,来回时间近8、9个小时,折腾。
   儿子说:怎么可以不回,我要给乔斯礼物。
   周五晚11点,儿子从荷兰回来,手上提着一个绑着蓝色绸带的宝蓝色盒子,我知道那必是寻觅多时获得的给他父亲的礼物,之前我让他透露是什么,儿子在电话里说:不告诉你,但只要乔斯在家他就得天天用。儿子说得兴奋且神秘。
   我猜了好久,不得要领。干脆只好等。
   当儿子层层拆开包装、现出瓷器上幼稚可爱的图文时,我禁不住笑。真不知他从哪里搞来如此可爱的东东,又为他的用心感动。
   一如乔斯说:他以前没得做过孩子,要给他做孩子的权利。
   他真是寻回机会做孩子了,这两年他所买给乔斯的礼物,全是卡通图案。
   两年来,儿子总表露他终于拥有父亲的骄傲和满足。这种满足,让他从曾经的迷茫颓废变得明澈激进,可以说,孩子完全换了一个人。
   去年复活节,和儿子到东南岛国处理一件极其伤感的事,先生不能同行,在机场,先生委托男子汉,说:你是个Bigboy了,我把你妈妈交给你,你要保护好她。先生拥抱并亲了他。
   天啊!在乔斯转身离去时,我看见儿子目睹先生离去的背影极其不安地转来转去,无意中看到他异常通红的脸,泪珠在眼眶里圈圈打转。
   你怎么啦?我明知故问。
   妈,乔斯抱了我。儿子声音都变了。
   真是,一个拥抱和亲吻,让一个18年来深受亲生父亲冷落乃至遗弃的男孩幸福成这个样子。这让我感到心酸。下来两周,在远东南那个岛国,儿子似乎心里只有这个相见恨晚的父亲,连我这个老妈也忘记了,甚至连他自己都忘了,他每天出去逛街,总是给乔斯找礼物,买回的尽是十分FUNNY的饰品,极其的孩子气,比如画着圣诞老爷的色彩斑斓的领带,等等。从街上回来,一蹦三跳,说:妈,你看,给乔斯的。明知道不实用,但,这是他的心意,还有他终于获得做回孩子的权利,宝贵的天性和童真。
   在异国的两周,每天东方的午时,是西欧的凌晨,先生还没起床,儿子就等不及守在SKYPE边上了:妈,你说乔斯起来了没有呢?我等不及了。总是6点过,先生还在被窝里,儿子的电话就拨到床头了。
   我问儿子:在你心里,乔斯是你什么人?
   说不来,他不是父亲,又是父亲,甚至胜过父亲,是很好很好的朋友那种。
   这是在异国时我们的谈话。
   儿子的转变是在2010年11月初,他到家一周后开始,每次打开家门,头一句绝对是:妈,乔斯呢?我说:楼上。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呼”地飞奔上楼
   这样的情况长了之后,我有失落感,甚至有一两次我极其光火,说:你是怎么回事,我那么艰辛地带了你十多年,每天给你开门站在你面前就没见你问过我,进门就是乔斯。那天在厨房,我甚至出言不轻:你要是那么喜欢乔斯,你和他过好了。
   这话说出来,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后来又问了儿子:你这么爱乔斯,你觉得他是你什么人?
   他不是父亲,又远胜过父亲,感觉就是兄弟,很可靠那种。答案出入不大。看来家伙确实就这样定位他这个天掉下来的父亲了。
   儿子每周回来,是享受他“做孩子的权利,吃父亲准备的早餐,然后和父亲说想去看爷爷奶奶,以获得用他的临时驾照玩车的机会,或者,问父亲:今天晚上去俱乐部?从家里去潜水俱乐部有一个小时车程,都是晚上开放。父亲当然也有过18、19岁,也有过刚学会开车但不可以自己上路的时期,哪怕一周的疲惫让他想懒样洋地发呆,也只好作罢:好,我们去。于是,儿子拿上写着”L“的牌子,父子出门。
   儿子说他总爱和人家说起父亲,难怪他远在荷兰的老师同学们,在儿子演奏会中场或结束后的酒会上跑来要找乔斯。
   你们儿子老和我们说起你。
   弄得乔大老爷满头露水。
   前不久,和女友虹到馆子喝酒,她说她18岁的儿子和崽崽是同样的情况,对这个比利时父亲欣赏有加,男孩子甚至对他妈妈说:万一你和他(虹的先生)离婚,我就和他过。
   哈哈,我有十二分的把握相信那个帅气的男孩说的不是谎言。
  

共407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两篇满满的有情有爱充满幸福味道的散文。生活的果实,是幸福的果实。这里有“小资情调”的幸福,如“忽然地在那年春季,在给桂树修剪枝叶的时刻,一个念头闪现脑际:如此美好的人生,务必再有个他,前提有一:和我一样,‘小资情调’,爱生活,爱伺弄土地花木。”;这里有婚姻里相互理解的幸福,如:“记得,离国前可爱的娜娜(弟弟的女儿)问先生,说:你要娶我的aunt,那你准备用什么养活她呢?他说:我有个院子,可以种土豆--先生的幽默让娜娜满意。”当然,这里也有儿子长大后理解和被理解的幸福,如“真是,一个拥抱和亲吻,让一个18年来深受亲生父亲冷落乃至遗弃的男孩幸福成这个样子。”散文笔调朴素中含着明快,幸福中有着柔情和善意。读之,你会情不自禁地被她的幸福所感染。啊,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幸福的。佳作。流年推荐阅读。【编辑:一海明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6130016】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6-12 11:39:44

生活需要艺术,生活也需要经营。给孩子做孩子的权利,生活需要这样的艺术。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流年!生活幸福快乐!

2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6-12 11:40:19

插图:网络。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