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大鱼(小说)【一海蔚蓝】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看点】大鱼(小说)

作者一海蔚蓝  阅读:1560  发表时间2018-04-28 11:58:30


   因为朱可人的一句话,老蔡才开始夜钓的,在这之前他从未钓过鱼。朱可人住老蔡楼下,过去他出去钓鱼骑着一辆摩托车,车后座搁一个盛鱼的箱子,背上背着渔具、吃的,还有一个帐篷。后来买了车后,他就开车去钓鱼。他钓鱼跑得很远,很少在附近的水库河湾钓鱼,而且他还喜欢独来独往。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满载而归,钓鱼多年,他经常钓到十几斤的大鱼,比如鲢鱼、鲤鱼,而且都是野生的。钓鱼的人不见得喜欢吃鱼,他们只是为了那一份妙不可言的乐趣,特别是在鱼咬钩,鱼漂轻轻抖动,突然下沉的瞬间。朱可人说那一刻是很刺激的,叫人血脉贲张,每一个汗毛孔都张开了,既兴奋又紧张。老蔡喜欢听他讲钓鱼的经历,而朱可人讲的时候也是绘声绘色,期间不免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因为老蔡经常吃到朱可人送他的鱼,有时是草鱼,有时是鲢鱼,有一次还送他一只甲鱼,所以老蔡总会表现得兴致勃勃,不时还附和上几句,这让朱可人在说的时候更有劲头了。朱可人说是在一次钓鱼回来的路上,路过唐王湖时,他无意中看到月光下的唐王湖突然闪现一道白光,然后平静的水面掀起一个又一个波浪。他停下摩托车,去看一个究竟。那天的天气非常好,时间已是半夜,唐王湖一片静谧。在月光下,唐王湖水汽氤氲,让人感觉有点鬼魅之气。
   你猜我看到的是什么?朱可人眯缝着眼睛看着老蔡。
   老蔡说,鱼,一条大鱼!
   朱可人说,老蔡,你说得没错。我看到的就是传说中的那条大鱼。
   老蔡说,我也听说过,说唐王湖藏着一条大鱼,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见到过,只是在传说。
   朱可人说,我看到了,我亲眼看到了。但是,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对谁也不要说。
   老蔡点点头。
   朱可人看着老蔡。
   老蔡说,你信不过我?
   朱可人说,我相信你。然后又绘声绘色,把那条传说中的大鱼描叙了一番。他沉醉在自己的描叙中,就像真的看到了那条大鱼。一个鱼鳞有铜钱那么大!朱可人用手比划着。两个眼睛如同铜铃一般,它的尾巴一摆,马上掀起一个巨大的水花。老蔡在他的描述中变得激动起来,似乎比朱可人还兴奋,好像他也看到了那条大鱼,正威严、傲慢地游来游去。这种想象让老蔡身临其境,呼吸都变得短促了。朱可人及时地说了一句,你不想把那条大鱼钓上来?
   想啊!老蔡说。
   他说,还记得去年我钓的那条鱼吗?
   老蔡说,记得。记得。你说卖给了饭店。
   他说,你知道那条鱼卖了多少钱吗?
   老蔡摇了摇头。
   他伸出一个手指头,叫老蔡猜。老蔡说多少,一百还是一千。
   他说,一千再加一个零。
   老蔡啊了一声,一条鱼值一万啊!
   是啊,一万块钱。他说,因为那条鱼是鱼王。
   一万块钱!就是因为朱可人说的这句话,老蔡决定开始钓鱼的。
   要想钓鱼,没有一根好的钓竿怎么行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是朱可人说的,他说如果老蔡买鱼竿,他可以给他推荐一下,他的朋友就是开渔具店的,可以打折。当然,也可以从网上买。什么样的钓竿才是好竿呢?朱可人给老蔡推荐了几款日本产钓竿。老蔡说小日本造的东西确实不错,但是他不会买的,要买他就买国产的钓竿。钓鱼看似简单,却大有学问,仅仅是钓竿就分台钓竿,溪流钓竿,海竿、鲫竿、路亚竿等等。老蔡就说,我只是一个初学钓鱼的,随便买一根鱼竿就可以,等以后摸清了钓鱼的门道再买一根好鱼竿。不等老蔡去买鱼竿,朱可人就给他送来一根,是他几年前用过的,把鱼竿交给老蔡时,朱可人对他讲了一通钓鱼要用什么鱼食,怎么做窝子,怎么收竿。老蔡认真听着,还拿笔一一记下了。朱可人说,钓鱼不仅需要技巧和运气,还需要耐心,你有足够大的耐心,就能钓到足够大的鱼。老蔡摩拳擦掌,在第二天晚上就带着渔具,骑车去了唐王湖。
   十点以后,唐王湖黑魆魆的,杨柳拂堤,可以听见鸟叫声以及湖水发出的轻微的响声。老蔡选一个背风的角落坐下,按照朱可人教的,挂上鱼食,撒下窝子,然后把鱼竿用力一甩,这才点上一根烟,静静地等待着。他屏住呼吸,眼睛盯着水面上轻轻摇动着夜光鱼漂。再一次想起了朱可人声情并茂的描叙。突然鱼漂一晃,然后一沉。老蔡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太激动了,因为激动,握着鱼竿的手禁不住抖了一下。是那条大鱼吗?老蔡匆忙收竿,乱了章法。只见在头灯的光束下,一条尺把长的鱼正挣扎着,在水面上空摇晃。老蔡把鱼从鱼钩上摘下来,这次他看清楚,是一条鲤鱼。小试牛刀,就大有收获,让老蔡兴奋不已。把鱼放进水桶,他又挂上鱼食,再次甩竿。他体验到了朱可人说的那种快感,既刺激,又让人热血沸腾。老蔡又点上一根烟,安静地等着鱼咬钩。但是,等了半天,却一直风平浪静。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鱼漂只是在微微晃动,没有鱼咬钩的迹象。湖水寒气袭来,让老蔡感到一阵又一阵凉意,而且夜里露水大,他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濡湿了,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潮湿起来。又过了一个小时,他才钓到一条小鱼。这让他的兴奋劲头大打折扣。
   回到家的时候,魏小琴已睡了,老蔡蹑手蹑脚,去厨房胡乱吃了点什么,倒头睡去。魏小琴在超市上班,负责收银,工作不累。她比老蔡年轻八岁,三十刚露头。这个年龄的女人正是风韵可人的时候,她又喜欢打扮,逛超市购物的那些老男人总会盯着他狠狠看上两眼。在她收款时,会有目光在她的微微凸现的乳沟处扫一下又扫一下。老蔡提醒她穿着不要太露骨,可她哪会听老蔡的,她比老蔡小,就对老蔡撒娇,说别人也就是瞟一眼,而你却是天天摸着睡觉的。老蔡躺下后,因为在湖边受凉,忍不住想打喷嚏。可他又怕吵醒魏小琴,只好起身去了卫生间。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老蔡揉揉鼻子,才又回到床上。但是,躺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的那条大鱼一会游过来,一会游过去,翻起的浪花让他一次次翻来覆去。等他睡着时,已快亮了,要不是魏小琴出门时把门砰的一关,他肯定睡过头了。
   老蔡的工作不累,在银行从事保安工作,也就是站在那里,没事在大厅里转悠一下,还可以偷偷去卫生间抽根烟。一个星期还有一天休息的日子,虽然钱挣得少,一个月一千二百块,但工作清闲,所以他觉得挺满足。家里父母都退休了,不需要他的钱,倒是父母每一个月都给他们的孙子千儿八百的,还说以后孙子上大学的钱都攒够了。只要他们活得够长久,将来还会给孙子买房子买车。所以老蔡生活压力不大,甚至几乎没有压力。但是,魏小琴父母家的条件不好,有个弟弟还在上大学,正是花钱的时候,而供弟弟上大学这担子几乎落在了她的肩上。老蔡的父母有钱,可他不能从父母那里拿钱给那个还在上大学的小舅子吧。魏小琴的弟弟上大学,那是他们魏家的事,父母就是这么说的。父母这么说是因为他们越来越看不惯从农村出来的魏小琴了,都是孩子的妈了,你看她打扮的,简直就是狐狸精。老蔡说魏小琴比我年轻,她喜欢打扮就让她打扮好了。父母不爱听这样的话,甚至提醒老蔡要看紧魏小琴。老蔡说,她不是那样的人。
   母亲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画人画面难画心!她是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
   老蔡说,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
   母亲说,现在的魏小琴可不是当初刚嫁给蔡家的那个女人了。
   魏小琴也看不惯老蔡的父母,说他们吝啬,蔡家只有一个孙子,给个千儿八百的顶个屁用,不知道现在孩子花钱多啊。说是给孙子攒着钱,到时候谁知道给谁攒的。老蔡还有两个外甥,经常去他父母家。他们去,魏小琴就生气。老蔡就说我们两个姐家的条件都很好,人家根本不在乎父母那点钱的。魏小琴说,屁话!谁还嫌钱烫手。越有钱的人,看钱才越是钱!
   匆忙吃了点饭,老蔡就上班去了。到了银行,没过一会,他就感觉困,坐在椅子上打起盹来。
  
   老蔡很想同朱可人分享一下钓鱼的乐趣,下班后去找朱可人,他却不在家。回到家,见儿子在家看电视,老蔡就说,儿子,今天怎么没上晚自习?
   儿子说,今天是星期天上什么晚自习。
   老蔡说,儿子,今天我们吃鱼。昨晚爸爸钓了一条鲤鱼,给你红烧了吃好吧?
   儿子对吃鱼毫无兴趣,眼睛盯着电视机,说随便。
   鱼还在水桶里,不仅活着,而且依旧野性十足。老蔡伸手去逮它,它几次挣脱开老蔡的手,鱼鳍还划伤了老蔡的手指。一气之下,老蔡用菜刀狠拍鲤鱼的头部,把鱼拍得一动不动。给鱼去鳞、开膛破肚,然后掏出内脏,在掏内脏的时候他发现鱼肚子里全是鱼籽。如果这鱼甩籽,那得生出多少小鱼啊。老蔡把鱼洗干净了,拎着鱼尾巴,然后放进油锅里,吱啦一声,冒起一股油烟。呛得他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鱼做好,端上桌,才想起魏小琴不在家,就问儿子。儿子说她去银座给姥姥买东西了。老蔡说,买什么东西。
   儿子说,姥姥的生日快到了,妈妈去买生日礼物啊。
   老蔡说,儿子,吃鱼!多吃点,吃鱼补脑子的。
   儿子说,今晚就吃一条鱼啊!
   老蔡说,儿子想吃什么,爸这就买去。
   老蔡还没出门,魏小琴打电话来,说她看上一件衣服,钱带的不够,叫他带上八百块钱马上去银座找她。老蔡翻遍所有的口袋,只有五百块钱,就问儿子的压岁钱放哪了。儿子说,那是我的钱,你不能花的。
   老蔡说,就当爸借你的,到时加倍还你好吧?
   儿子不同意,说找别人借去,我从来不借钱给人的。
   老蔡出门去父母家,但家里关着门,他才想起这个时间父母锻炼去了。钱不够,老蔡变得心急火燎起来。魏小琴又打电话催他快去,他只好匆忙赶往银座。到了二楼,见到魏小琴,老蔡问她买什么这么贵。魏小琴说,我妈过生日,给她买衣服。
   老蔡说,一件衣服多少钱?
   一千二。魏小琴说。这还是打折之后的价钱呢。
   老蔡把口袋里的五百块钱掏出来,说只有这么多,够不够?
   魏小琴说,我说叫你带上八百,你怎么只带了五百?
   老蔡嗫嚅着,说只有五百了。
   魏小琴说,一个男人连八百块钱都掏不出来,还算什么男人!不买了。
   魏小琴生气了,扭头就走。老蔡跟在她的后面,说我们明天再来买,妈的生日还有好几天呢。魏小琴不说话,气鼓鼓地撅着嘴巴。出了银座,老蔡没看到魏小琴的身影,他转来转去,怎么也没找到魏小琴,打她电话,她也不接,他只好一个人回家了。儿子还在看电视,盘子里的鱼没有动过。老蔡说,你妈没回家?
   儿子说,没有。
   老蔡打魏小琴的手机,可她不接。再打,魏小琴索性关机了。老蔡只好再次出门去找魏小琴,他又去了银座,还去了百货大楼、华联大厦,转了一圈,他两腿发酸,累得走不动路了,只好心烦意乱地回了家。回到家,一进门他就闻到一股酒气。他说了声,儿子,你喝酒了?
   儿子说,我喝什么酒,是我妈喝酒了。
   魏小琴不仅喝酒了,还喝多了,她正在卫生间对着马桶哇哇地吐。老蔡给她拍着背,却被她吼了一嗓子,别碰我!
   老蔡说,我给你倒杯水。
   魏小琴说,你不要管我!
   老蔡说,喝酒伤胃的。
   喝死才好呢。魏小琴说,我死了你好再找一个。
   老蔡说,我一个瘸子,你能跟我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魏小琴说,我一个农村的,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老蔡被魏小琴的话噎得半天无语,只好退出卫生间,坐到沙发上闷头抽烟。魏小琴吐完,从卫生间出来,也不理老蔡,径直走进卧室,然后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那一声响把儿子吓一跳。儿子看着老蔡,说了一句爸,你真是窝囊。
   老蔡打了一个激灵,他想不到儿子居然会说自己窝囊。他不觉得自己窝囊,魏小琴比他小那么多,他那是宠着她,把她捧在手心当宝贝的。
   老蔡说,你小孩子懂什么。
   你这样会把女人惯坏的!儿子说,翻一下白眼,继续看他的电视。老蔡被儿子的话吓了一跳,儿子这么说,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过了半天,老蔡才回过神来。他倒了一杯水,给魏小琴送去,可是卧室的门被反锁了。他抓着门把手,转一下,又转一下,说小琴,喝点水啊。卧室里没有动静,他就敲了敲门。儿子说,敲什么敲,敲得我心烦。你一脚就可以把门踹开的。儿子的话让老蔡一愣,手一抖,杯子就掉在地板上,啪的一声摔碎了。魏小琴不开门,老蔡只好坐沙发上陪儿子看电视。儿子见老蔡坐下,起身去了他的卧室。他不知道儿子今天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学习遇到困难了。老蔡想和儿子谈一谈,儿子却把门反锁了。叫儿子,也不见应声。这让老蔡心里堵得难受,就出门钓鱼去了。
   下楼的时候,老蔡遇见了朱可人。朱可人叫了一声老蔡,问他这个时候干什么去。老蔡说,在家闷得慌,我钓鱼去。听他那么说,朱可人就笑了,说钓鱼的好处就是可以解闷,不管你心里多么不痛快,只要一钓鱼,什么烦恼都忘了。对他的话,老蔡颇为赞同,说你说的还真对。这个钓鱼啊,其实就是钓的一种心境。面对着一片湖水,还真的会物我两忘呢。朱可人说,想不到你老蔡只钓了一次鱼就有这境界,难得难得。老蔡很想和朱可人分享一下钓鱼的心得体会,可朱可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还有事,回头聊。然后就回家了。老蔡意犹未尽,心里有点失落。到了唐王湖,他的心情马上就变好了。

共12104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蕴含深意的小说。腿有残疾的老蔡,没有正式工作,在一家银行当保安,虽然工资较低,但十分清闲。因楼下邻居朱可人的一句话,说在唐王湖里看到了传说中的大鱼,于是爱上了夜钓。朱可人非常热情,耐心细致地给老蔡传授钓鱼的经验,其实,钓鱼钓得是一种心情,一种心境,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传说中的大鱼激起了老蔡浓厚的兴趣,心中也有了既定的目标,为着这个目标迷上了夜钓,虽只是小有收获,却乐此不疲。小他八岁的妻子魏小琴,来自农村,超市收银员,爱打扮,嫌贫爱富,嫌弃老蔡没钱,没给老蔡好脸色。趁老蔡外出夜钓之际,与朱可人幽会,那天晚上,被人发现,仓皇跳水而逃。正好被正在夜钓的老蔡看到有人跳水的一幕,本想去救,可湖水太凉,他不会游泳,加之那女人眨眼沉水不见了,老蔡以为那女人淹死了,就没救成,一直懊悔,耿耿于怀。可湖水被抽干后,大鱼没有,女人的尸体也没有。其实,诱他夜钓就是一个圈套,正好给了魏小琴和朱可人幽会的机会,而老蔡却蒙在鼓里,浑然不知,只因他太善良。小说中的大鱼,其实在每个人的心里,或虚幻或实际,只是实现手段不同而已,钓或被钓。小说构思巧妙,描写细致入微,人物勾画活灵活现,形象饱满生动。作者对钓鱼颇有研究。佳作!推荐赏读。【编辑:空城深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300013】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4-28 11:59:54

编辑老师的文,是享受,也是学习。好文!感谢投稿看点!

2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4-29 06:29:55

人总是幻想意外之喜,拥有的害怕失去。患得患失中感受生活。

3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4-29 06:31:54

感谢老师支持!【看点】的进步有您一份功劳,期待更多佳作!

共3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