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村长家的猪(小说)【夏春华】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江南】村长家的猪(小说)

作者夏春华  阅读:924  发表时间2018-04-14 19:03:50
摘要:老潘丢给万大军一支烟,自己点着了吐着烟圈慢悠悠地说,村长那猪是故意放出来的,每年他都喂一头,年底杀了送半爿给乡长刘水,那猪不喂饲料,散养着天天吃纯绿色食品,那马屁拍的,一溜一溜的服帖,他养猪讨好乡长,可村里人家的菜地却遭了秧,可全村人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生怕村长给小鞋穿,一个个只能将冤屈都憋在肚里,我看他就是送乡长一百头猪,他到头来还是个村长,他的芝麻官也到头了,翻不起大浪,怕他个屌。


   万大军想起村长家的那头猪脑袋就冒火,山脚下他家好端端的几行翠生生的大白菜本来可以卖上好价钱,昨天早上被村长家的猪拱了个稀巴烂。实在气不过的他就拐弯找上村长家门上来了,村长昨晚酒多了,喷着满嘴的酒气迷糊糊听完了,轻描淡写地说,不就几棵大白菜吗?值得你这样大呼小叫的,我还以为拱了你家祖坟呢?你说说,几棵白菜值多少钱?我现在就陪你,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在手指上吐了口唾沫,抽出一张挺刮刮的百元大钞举到万大军眼前,够吗?够吗?够你买一拖车白菜了。万大军本来心里不服气,只是上门来找村长想争个理,没想到村长会来这么一招,好像理亏的是自己,反而不自在起来,被村长羞辱后倒有些结巴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上次你家的猪已经拱过一回我的白菜地了,你知道我两孩子一个读高中,一个六年级,两孩子都在镇上住校,每天一睁眼就是花钱的主,全家就指望我侍弄的3亩小麦地和那八分菜地卖钱哩!
   村长见万大军傻站着不动,又将100元大钞放回口袋里这才不紧不慢的说,我陪你白菜钱你又不要,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自讨了没趣的万大军气鼓鼓回到家又被老婆刘花花说了一通,两口子差点动手打起来,幸亏路过的邻居老潘给劝了下来。两口子才没打起来,可也把万大军气得够呛。老潘丢给万大军一支烟,自己点着了吐着烟圈慢悠悠地说,村长那猪是故意放出来的,每年他都喂一头,年底杀了送半爿给乡长刘水,那猪不喂饲料,散养着天天吃纯绿色食品,那马屁拍的,一溜一溜的服帖,他养猪讨好乡长,可村里人家的菜地却遭了秧,可全村人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生怕村长给小鞋穿,一个个只能将冤屈都憋在肚里,我看他就是送乡长一百头猪,他到头来还是个村长,他的芝麻官也到头了,翻不起大浪,怕他个屌。
   几天后,万大军在老婆刘花花的啰嗦声中就背着铺盖去县城建筑工地打工去了。据说他表哥在工地上当工程监理,给他找了个来钱快的活,万大军每天累死累活能挣120元,比在家种菜卖菜不知强多少倍了。
   村里和万大军一样对村长那头猪满肚子气的不在少数,可大家聚一起只是嘴里发发狠而已,最后嘻嘻哈哈了事,都说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弄不好大伙闲聊时只是嘴里随便说说的几句气话,眨眼功夫就传到村长两口子耳朵里了。
   比村长家猪更气人的是村长那蛮不讲理的老婆桂兰,每每有村民上门告状她家猪又拱了村民家的菜地,桂兰干脆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双手叉腰就骂街。桂兰骂街可是一绝,只要她开了口,村里没人敢接招。你说我家猪拱了你家小菜地,你怎么不捉住它送给我看看,来个人赃俱获,别一看菜地被猪拱了就什么屎都往我家那猪身上抹,我家猪就那么大一个肚子,哪能天天吃那么多菜,说不定是山上下来的野猪呢?前天电视里县长都说话了,如今全县生态环境变好了,老桠山上又发现了野猪……
   春上赶集时,村民们将家里院子里散养的鸡呀鸭呀鹅呀的都拎着去集上卖了个好价钱,最不济人家在自家小菜地里割上几垄韭菜也能卖个十元二十元的,最不济的以前没人瞧上眼的一篮子大白菜也卖上了钱,那可是真的没打一滴农药。如今镇上人的日子好过了,就喜欢吃那土韭菜,土韭菜炒土鸡蛋,那叫一个香。村上只有光棍马三哭丧着脸,他家的那十来行韭菜被村长家的猪拱了个稀巴烂,看来没半年长不出韭菜了,气不过的马三发狠说,那瘟猪敢再来,看我不割下它屁股上一块肉来炒韭菜。第二天,马三正在村小卖部前与村里人炸鸡,村长老婆就堵住马三骂上来了,好你个窝囊废马三,想吃肉直接跟我说,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跟一头猪较什么真,想吃肉就直说,何必背后发狠,难怪你活该打光棍,你真是吃肉丢了筷子就骂娘,去年过年时村长给你争取了300元救济款,过年吃香喝辣的你倒是忘得快,猪是个畜生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多大个事,不就是拱了你几行瘦不拉几没人要的韭菜……
   村长老婆那嘴一张就是机关枪一样,骂人的话从来没一个字重复的,马三哪敢接招,哑巴一样满脸通红,最后小声嘟哝着说,我说着玩的,你哪能当真呢?借我胆我……我也不敢。说完赶紧脚底抹油,溜得比兔子还快。
   这天清早,村东的房庆赶了大早开着电动自行车去镇上油漆店买油漆。上一天村里的杨木匠带着三个徒弟已经给他82岁的老娘做好了寿材,今天就等着给寿材上油漆了。早上临出门时老娘再三关照房庆要买最好的油漆,房庆从小没爹,是老娘一手拉扯大,房庆脑袋很聪明,在学校读书时年年拿奖状,家里太穷,老娘供不起,懂事的房庆只读到初二就辍学了。家中凡事都是老娘说了算,听了老娘的叮嘱就满口承诺,放心!你就放一百个心!我买最好的最贵的,包您老人家满意。
   房庆从镇里买油漆回来的路上,不知怎的想去他的那个西瓜大棚里看看,反正杨木匠和徒弟们要到八点多才到,今年春上晴天多,雨水足,房庆西瓜大棚里的西瓜藤上已挂满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西瓜,一个个看着喜人。
   这样想着,房庆车龙头一拐没几分钟就到了自己家西瓜大棚前,还没支好车,就远远听见了猪的哼哼声,房庆顿时心一沉,感到大事不好,走进大棚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天杀的瘟猪呀!将大棚的塑料薄膜拱了个动,此刻正在大棚里啃西瓜啃得起劲,大棚里的西瓜早被糟蹋得不忍看,房庆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天气预报说,今年夏天气温高于往年,可能会有一段持续高温,本以为这棚西瓜能卖上个好价钱,如今全被这瘟猪给毁了,可房庆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手中有把刀,房庆肯定会冲上去捅它个十来刀才解恨。
   空着手的房庆手足无措,脸都气歪了,扭头看到电动自行车踏板上的两桶油漆,想拎起来朝那瘟猪狠狠砸过去,可想想又不行,杨木匠他们等着用呢!再说一桶油漆100多,就是砸猪也不一定能砸得到那瘟猪。
   房庆看着那猪一口一个西瓜咔嚓咔嚓啃得正欢,每一口都好像在啃自己的肉,却奈何不得它,手都抖了,嘴里却骂不出一句话来。
   房庆看那瘟猪吃西瓜吃得肚子气球一样滚圆,吃饱了正依着大棚钢管一动不动,不由得一喜。房庆轻手轻脚走到电瓶车前拎下一桶油漆,又从电动自行车后备箱里找出把螺丝刀,撬开油漆桶盖,一手拎着油漆桶,一手抓着把油漆刷,嘴里“啰啰啰”轻声唤着猪。那猪平时在村里霸道惯了,也没人敢动它一下子,这回又吃西瓜太多肚皮给撑住了,看了房庆一眼,见房庆轻声唤着,赶紧又哼哼几声算着回应。
   房庆放好油漆桶,打开盖子,用刷子蘸满了油漆在猪身上刷了起来,白猪一会就成了黑白分明的猪,那猪以为在给它挠痒痒,很得意的闭着眼睛哼哼着,很是享受……房庆刷完了猪的一侧,又绕过去刷了猪身的另一侧,最后连猪头也瞄上了几杠,这才罢了手。
   那猪才哼哼一会,嘴里就“嗡嗡”起来,房庆知道油漆干了,猪开始难受了,这才在猪屁股上来了一脚,猪好像突然醒了过来,“呼”的一声就从那个大棚洞里窜跑出去了,一路“嗷嗷”叫着狂奔。房庆开着电瓶车一路紧追,在往村里的叉路口正遇上到地里除草的村民卢大山和高思其,房庆大喊一声,有野猪!两人听了一愣,以为听错了,村里好多年没来过野猪了,忙放下肩头的锄头站住问,在哪呢?你不会说笑话吧!房庆说,就在前面跑呢!两人一听顿时来了劲,握着锄头就一路追过去……很快,村里正要下地的人都知道山上下来了一头野猪,笨野猪真是昏了头居然没往山上跑,跑进了村里,这不是送上门的免费野猪肉吗?大家一下子沸腾了,个个摩拳擦掌,好像已经闻到了喷香的野猪肉味。
   村里不知多少年遗传下来的规矩,打野猪见者有份,可真是好多年没看到野猪了,上次县长在电视上说老桠山上又有了野猪,好多人不信,以为是村长老婆桂兰胡扯蛋呢!这会突然山上下来一只野猪,真是太好了!于是得到消息的人都兴冲冲加入了追野猪的队伍,追野猪的队伍越来越大,一下子几乎全村人都出动了,人越聚越多,人人手拿一根棍子,到处都是打野猪的呐喊声。
   慌不择路的猪此刻身上的毛全竖了起来四处乱撞,可跑到哪都有村民抡着木棍锄头钉耙喊打,猪哪见过这阵势,一下子疯了样四处乱跑,可不管跑到哪里都是碎石、棍子、竹竿迎接它,村里人得知有野猪进了村,家家户户赶紧关好院门,拎着棍子追野猪去了,追猪的队伍越来越大,老老少少全上了阵,比过年还热闹十分。
   走投无路的猪左冲右撞,身上早不知挨了不少棍子,它满嘴口吐白沫,红了眼睛依着墙根呼噜噜喘着气,见村民们个个来者不善气势汹汹,歇了一会,一转身又撒开四蹄疯了样狂奔起来,没想到被逼近了巷子最深处,巷子最里是万大军家,那猪见无路可逃,突然一头撞开了万大军家没关严实的院门。追野猪的人一下子全愣住了,连跑在前头满脸汗水的村长老婆桂兰也愣住了,收住脚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村里老辈一直传着“猪来穷,狗来富,猫来了开当铺”的说法,大家都忌讳猪进家门,这个刘花花怎么就这么大意没给拴好院门呢?真是晦气到家了。
   大家追野猪一个个也累坏了,好多人都饿着肚子,这会一个个都累得够呛,都说好多年没这么跑过了,真不亚于一场马拉松比赛了。可这会野猪突然撞进刘花花家的院子,可也不能她家独吞一头野猪呀!没有我们拼死拼命的追,野猪不可能跑进她家院子,于是院门外的众人喘过气后,将手中的木棍、钉耙之类在地上不停地敲打着扯开喉咙“嗷嗷”喊起来,号子声一浪高过一浪,恨不能掀了屋顶。
   院子里的野猪听见了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和咚咚的敲打声又发狂起来,在院子里横冲直撞,大家听见了更加扯开喉咙拼命地喊叫,只等着猪能冲出刘花花家院门,大家好一哄而上将野猪打死,家家分上一点野猪肉。
   众人正起劲叫喊着,野猪没出来,院子里却冲出两个白花花光着身子的人,众人一看,只见村长和刘花花一人手里拎着一件衣服冲出了院门,紧跟着野猪从刚才村长和刘花花跑出的房间转身“哄”的一声也冲了出来……
   只见村长老婆桂兰“嗷”的一声冲上去一把扯住了一丝不挂的刘花花头发……村里老老少少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珠愣了几秒钟,立即转身呼啦啦呐喊着又追野猪去了。
  
  
  
  
  

共389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村长家的猪,一只横行霸道的猪,在村中它天天长在村民的蔬菜地里,祸害村民的蔬菜水果。村民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大家害怕村长的霸道,更害怕村长老婆的蛮横无理取闹,所以大家敢怒不敢言,这让村长家那只得势的猪更加的肆无惮忌,今天拱了万大军的白菜,明天又啃了马三的韭菜,他们去找村长评理,却被村长老婆破口大骂。大伙只好打碎牙往肚里咽,惹不起躲得起,有的干脆离开村庄出门打工。房庆买回油漆,却发现村长家的猪在拱自己家地里的西瓜,打又打不得,骂又不管事,房庆急中生智,把油漆刷在村长家猪的身上,村长家的猪变成了野猪,这时村民拿着木棍钉耙,追赶着这只霸道的猪一路追打,有趣的是猪慌不择路跑进万大军家,把村长和万大军的老婆给吓了出来,村长老婆见二人奸情,冲过去殴打刘花花,一场闹剧,一只所谓的野猪,一帮恨得牙根痛的村民,小村里因为一只猪上演了一场大戏!小说语言流畅,讽刺了社会上那些狗仗人势为所欲为的村霸。不错倾情推荐阅读!【责编:一飞冲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16002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一飞冲天  2018-04-14 19:06:32

作者是不是要把村长家的牲畜写个遍,看的真过瘾!讽刺了村长的霸道!

共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