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枣树(散文)【简恒章】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柳岸】枣树(散文)

作者简恒章  阅读:857  发表时间2018-03-10 13:36:22
摘要:难忘那谎唐岁月每一个小小细节。

一九九二年二月回故乡罗家埫。
   老家庭院里有一株枣树。干,纠绕蟠曲;枝,横生夭矫;果,味甘肉脆。枣树是简松文爷爷家的。
   打我记事起,松文爷三代,从未独享过枣。
   每年枣树挂了果,松文爷爷就告诫家人:“院大,娃多,只这一棵枣树,都自觉点儿,平时不摘,红好了,一家分点儿,和气意思!”
   松文爷爷家人非常拥护这个意见。
   枣熟了,松文爷爷就挨门上户,老练持重地说:“打得了,都出来捧个场吧!一块儿吃,吃不完的,一家分点儿!”
   全院子人都很知趣,很领情。都笑盈盈地来到院中,围住枣树。
   松文爷爷的儿子简风旭老师爬上树,几竹杆一打,枣子满地迸、满地滚、满地红、怪热心的。
   人们只管吃。谁也不拘谨。吃得随意,吃得高兴。其乐融融,其情融融。院子里充满了祥和的气氛。
   吃不完的,一家分三五升。
   那年,我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在那“划清界限”的年月,我们一家人不敢与同院人来往,他们是贫农。
   打枣的时候,松文爷爷上门来,还是那句话:“捧个场吧!大家一块吃,吃不完的,一家分点儿!”
   父亲感激涕泪,说:“松文大叔,我是反革命,我儿子是反革命子女,吃了您的枣,会连累您的。您的好心,我永远记得!”
   松文爷爷好生气,严肃地说:“吃果子与搞阶级斗争有什么相干?”
   “我家吃枣的规矩不能坏!走,都出去!”
   我们素来敬畏松文爷爷,只好都出去。
   这次吃枣,我们自感别扭。
   尤其父亲吃枣的样子,畏畏缩缩,可怜兮兮。令人心酸,不忍多看。但,谁也不歧视。谁也不冷漠我们。
   很多长辈,甚至择顶大顶红的枣往我们手里塞。
   当时,对于我们而言,这实在是难得的亲情啊!
   那天晚上,善良的简风旭老师悄悄地给父亲揣了一瓶苕干酒和一个芝麻饼。并语重心长地劝慰父亲:“想宽点,你过去干伪事,是旧社会的逼迫,不怪你!斗你的时候,态度一个放好点儿,少吃亏,运动一过去,就好了!”
   枣树是我们孩子的天堂。
   多少个月色融融的夜晚,我们要么聚在枣树下,听松文爷爷讲故事,或听简风旭老师拉二胡吹笛子;要么在树上拴绳,吊猴儿,荡秋千。累了,靠着枣树睡大觉。直到深夜,被别家大人抱回自己的家,喊大人领孩子的时候,才醒来。
   大人们很辛苦,有的往往早睡。早睡的父母,不牵挂自已晚睡的孩子,院大、人多、大人入睡早迟不一,父母有你我,孩子却都是自己的。
   阔别故乡多年,颇怀想故乡的枣树和松文爷爷。
   这次回故乡,却是满目凄凉,免走荒垣。昔日的院子里,很多家老屋都断墙横壁,衰败零落。松文爷爷早离了人世。松文爷爷的子孙及院里好几户人家,都因地下开采硫铁矿数十年而远迁了。
   我漫步在荒屋破篱,碎瓦满地的院子里,寻觅儿童时的足迹,追溯那时的细节,一切都化为子虚乌有。
   当年平整的晒场,掘得大坑小凹,用石头镶了界限。很多幼果树,不是被砍掉,就是用柞骨丁刺和锋利的牛王刺绕起来。
   更令人痛心的是,那株枣树只遗下沁泪的树蔸。
   父亲告诉我,松文爷爷一家迁走不久,因为争树争界,就有人动了刀斧。
   我在心里急切地呼唤:“传统的人性美,传统的友爱情,你何时才能回归故乡?”
  
   ——初稿于1993年10月,修订于2018年3月

共1224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善良与大爱,从来不沽名钓誉,也不为祈福祈寿,真善的给与受,应是一种天性,是人之初的一种自觉本能。善良与爱的输出和传递,能发酵,能溶解心头的积冰,温暖苦难中人,从而谱写出社会正能量的文明之歌。真善在天地间每时每刻都在运行着,真善极具穿透力,若不信,请大家都来读一读《枣树》。“老家庭院里有一株枣树。干,纠绕蟠曲;枝,横生夭矫;果,味甘肉脆。”一棵小小的“枣树”,凝聚了人心,和睦了邻里,温暖了寒冬,照亮了黑夜。散文言简意赅,像古典的琵琶,流出的音质干净,空灵,温暖,恬静。自然的况味是大家都喜欢的,因此鼎力推荐!请大家欣赏朴素简静的妙作!【编辑:如风姐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11002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8-03-10 13:37:37

首先问候作者:写作快乐,真真地妙笔生花!

回复1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4:02:51

感恩如风姐姐老师!
   您身体欠佳,还坚持写编者按,愧疚!

2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8-03-10 13:41:01

今非昔比,那个时候的人和事都值得珍惜,特别是带着善与爱的以往,更值得回忆,值得记住!文章很感人!

回复2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4:05:57

此习作很短,一直不想投,更不值写编者。您却如此美化厚爱,我挺受感动,谢谢您老师!

3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3-10 14:03:55

欣赏简老师美文,记忆中的枣树,象征和谐;现在的枣树兜,代表人性贪婪。问安老师!

回复3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4:06:43

谢谢若尘老师赐教!

4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4:08:38

此文选自1993年10月广西民族出版社《当代散文精品》。
   文中照片系作者之父。

5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3-10 15:45:33

再读简老大作!依旧大爱!期待见到更多您的佳作1

回复5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9:02:02

谢谢雪凌文字老师一再厚爱!

6楼 文友:老百  2018-03-10 16:13:27

作品具有时代印记,特点语言很干练

回复6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0 19:03:10

感谢老百老师操心受累!
   感恩老百老师!

回复6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1 20:00:36

谢谢老百老师!辛苦您了!

7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3-10 22:49:17

现在也许会大变样了呢。

回复7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1 19:59:01

谢谢寒梅老师!

8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3-10 23:39:12

拜读美文,问候作家!文字深情绵邈,久久难忘低首心折!

回复8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1 19:57:25

谢谢丽鹃老师厚爱!

回复8楼 文友::简恒章  2018-03-11 20:00:00

谢谢丽鹃老师厚爱!

共17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