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赤水的年(散文)【曾利和】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南山】赤水的年(散文)

作者曾利和  阅读:1049  发表时间2018-03-02 16:11:54
摘要:家乡赤水的那些年,那些年味,是永远的乡愁,是我心中的牵挂,在我梦中萦绕……

“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就过年……”听着熟悉的赤水童谣,吃着甜甜的红萝卜,赤水的年,已悄悄地来了。
   进入腊月,一年就进入倒计时了,腊月里的每一天都忙忙忙碌碌,人们每一天都在做着过年的事。
  
   【杀年猪、吃年猪汤】
   “小孩小孩你别馋,进了腊月就杀猪……”在赤水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人们把猪喂到二三百斤,腊月间,选个黄道吉日,请个专业的屠宰师,邀三四个相邻相亲的壮汉抓尾巴、按猪头、打下手,把喂得膘肥体壮的年猪杀了。猪血放在大盆里,先放点盐,等血凝固后,切成小块,放在锅里沸水里汆一下,捞起来,清水漂起,这就是“吃年猪汤”里的主菜了!
   平日里乡亲们互帮互助,大凡小事互帮互助,吃年猪汤更要互帮互助。辛辛苦苦操劳一年,借助吃年猪汤的机会,感谢周围邻居、亲戚朋友的关心照顾,也犒劳自己一家老小。
   年猪汤的肉材,全部出自自家养的年猪;配菜,也多数出自自家的地里,绿色环保,很巴适。厨房的大厨们,还有洗碗抹盏的,都是邻居、朋友。大家商商量量,帮帮忙忙,就把肉鲜味美的“年煮汤”大宴席弄出来了。
   “吃年猪汤啦!”大家邀约亲朋好友,三三两两来了,围坐在一张张圆桌旁。一会儿,大碗的年猪汤、爆炒猪肝、炒回锅肉、红萝卜排骨汤端上了桌……大家一边吃着年煮汤,一边兴奋地摆龙门阵。欢声笑语在农家小院回荡。
  
   【灌香肠、熏腊肉、熬猪油】
   农村里的年猪杀了,集市上的新鲜猪肉就多起来了,大人就忙碌起来。菜市场尽是背着背篼的大妈大叔们,他们在准备办年事了,灌香肠、熏腊肉、熬猪油。腊月间的猪,有红苕、包谷喂,猪肉的品质好,肉肥膘壮,也适合存放。
   熬猪油,这个是技术活。先要选择肉肥的猪肉或者边油,再切成大片,放在锅里肥肉煮肥肉,直到肉熬成油,并且没有水分为止。油嫩了,不香。油老了,有糊味。不老不嫩,又香又脆,这个就是水平了。
   小时候,我最喜欢吃那油渣,趁着油起锅,赶紧把油渣蘸着白糖,入口即化,甜中有腻,腻中有脆,味道美极了。
   滚烫的猪油,放在盆里,慢慢地冷却,凝固,成雪一样白,这就是我们煮菜汤、下面条的猪油了。不过,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动物油吃得比较少,更多的三高患者都食用植物油;但自己熬制的猪油,总有一种特殊的年味道。
   香肠肉,要前腿活动肉,那部位的肉肥瘦适宜。把肉洗净后,切成一小条一小条,放在一个大盆子里面,和上盐、花椒、白酒等佐料拌匀,就可以灌香肠了。把拌好佐料的肉,灌进小肠里。香肠灌好了一节就用白线捆起来,再用缝衣针为香肠们做“针灸”,疏通放气,让里面的肉更加紧密。一直重复这个动作,直至把所有的肉装进肠子里。
   灌好的香肠,我们把它们缠在长长的竹竿上晾好,通风。等水分滴干后,烟熏一两天,赤水人最爱吃的腊香肠终于新鲜出炉了!
   腊肉,砍几块三线肉、二刀、座臀肉,用盐、花椒等佐料腌制,晾干,找个密封的地方,用柏香丫丫、花生壳等烟熏,熏一天,看到油滴下来,闻到一股肉香,大功告成。赤水人家家户户都做香肠、腊肉,存放得好,可以放到第二年的腊月也不变味。
   小时候,特别喜欢吃新腊肉。妈妈夹起热气腾腾的腊肉,放在菜板上,在快刀下,变成一块块肉片,晶莹透明,可以看见肉里的纤维。忍不住咽了几口水,飞快地从菜板上捞起一片半肥半瘦的大腊肉,放进嘴里,一股柏木的清香,和着一股油脂的余香,在嘴里缠绵,口舌生花,妙不可言,牙齿咀嚼几下,便咽下了食道,“爽!爽!”
   小时候,待在厨房里,守着妈妈切肉,捞菜板上的腊肉,就成了我过年的一大乐事。长大结婚后,回家过年,妈妈也会一边切腊肉,一边让我捞菜板上的腊肉吃。“捞腊肉吃”美其名曰“尝生熟”,其实更是妈妈让女儿尝新鲜,尝快乐,尝幸福……我此时不由得想起伍恩群老师的诗:“砧板上的腊肉沁着柏木的余香融进妈妈手心的温暖在光阴的火炕里用盼归的思念熏成贴心的味道。”是啊,那一块块薄薄的腊肉片里,浸润着妈妈对儿女的宠爱,包含着妈妈对儿女的牵挂。
  
   【吃团年饭】
   “有钱无钱,回家过年。”家是孩子的根,是心灵的依靠。快过年了,在外打拼的孩子,在除夕之前,推掉所有的杂事,风尘仆仆,千里迢迢,回家吃年饭。
   吃团年饭,是赤水过年的重头戏,更是我们家过年的重头戏。团年饭的米,一定要和12有关系,或者1斤2两,或者12筒。妈妈告诉我,这是讨个吉利,预示着来年月月发财。团年饭的菜,一定要12道,这样也是月月如意。团年饭的菜,一定得有一条“鱼”,象征“吉庆有余”,“年年有余”。
   忙活了一整天,等到晚上,一桌子饭菜准备好了,清蒸鸡、红烧鱼、粉蒸肉、泡椒鸭……可别急,要先“叫饭”。每逢佳节倍思亲,“叫饭”,是一种神圣的祭奠已逝亲人的仪式。
   哥哥在门外点起鞭炮,高高举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那是告诉天上的先人们、亲人们,过年了,吃团年饭了!一家之主的父亲,盛上饭,斟满酒,把筷子放在碗上,点上香烛,烧起纸钱,作揖磕头,请逝去的亲人们一起团年。父亲握着香,三叩首,恭恭敬敬地说:“爷爷、奶奶,吃年饭了、爸爸、妈妈,吃年饭了……”
   父亲把我认识和不认识的去世的亲人都请了一个遍,请他们入席吃年饭。儿时的自己,不知道这是什么,总是好奇父亲的礼仪那么神奇,但是看着父亲庄重严肃的表情,我知道,这是父亲对亲人浓浓的哀思、祭奠。
   “叫饭”完毕,我们一家人才坐上来,吃团年饭,父母端起酒杯先发话,祝儿孙们工作顺利、学习进步!我们回敬父母晚年幸福安康!然后我们几姊妹互相祝福。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天天都吃得好。不过,我们还是期待过年,吃那一餐团年饭。放下忙碌的工作,放松心情,回家看看,陪伴父母家人,拉拉家常,谈谈心事,享受亲情!
  
   【贴春联、贴福字】
   吃完团年饭,洗刷完毕,父亲和哥哥便忙着把春联贴在堂屋大门的两边,上联“春满人间百花吐艳”,下联:“福临小院四季常安”。
   这春联,不是买的,是赤水书法协会老师写的。一到腊月间,书法协会老师们就走进城镇乡村,为赤水的乡亲们义书春联。得到老师们手书的春联的人,觉得就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鲜红的“福”字贴在大门上,大红灯笼也挂起来,喜庆的年味就迎面扑来了,大家的心情也跟着热起来、红起来。街上逛一圈,发现大街小巷的行道树,被园林工人装点一新,一个个小小的灯笼挂上了小叶榕、桂花、黄角树的树梢,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红花开”热闹喜庆!
  
   【守岁、发压岁钱】
   天色渐渐暗了,街上的红灯笼也亮了起来,映着红红的春联,红红的福字,大街小巷都浸染在红红火火、热情欢腾的年里。吃完年夜饭,我们就围坐在火炉旁“守岁”。“一夜连两岁,五更分二天。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老人说,我们熬夜守住“岁”,就守住了平安健康、幸福吉祥。
   守岁的时间漫长,唱唱歌,跳跳舞,看春晚,玩游戏,打打牌,吹吹牛,谈谈心,重复来重复去,才能等到新年的到来。小时候的我,总是熬不到凌晨交年的12点,总是趴在妈妈腿上,听父母哥哥姐姐讲从前的经历、现在的故事、有关过年的习俗。听着听着,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就不停地打战,又怕自己守不住岁,怕来年不平安,只好忍住瞌睡虫,努力睁开眼睛。那一个个难忘的记忆,一个个温馨的画面,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温暖着我的心灵,伴着我走过一个又一个除夕夜,陪着我迎来一个又一个新年。
   午夜12点,新年的钟声敲响,街上的鞭炮轰鸣,此起彼伏,惊天动地,火光映红了半个天空,好一个“爆竹声声除旧岁”的恢宏气势。
   儿孙们在给老人作揖鞠躬拜年,祝福老人们健康长寿、福如东海!老人们也准备好压岁钱,把新年的祝福,把平安的期盼送给孩子们!长辈们说,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因为“岁”与“祟”谐音,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岁。。
   我们也恭恭敬敬给父母奉上“压岁钱”。据说这才是真正的“压岁钱”,“压岁”“压岁”,压住年岁,父母会越活越年轻,越来越长寿!
   不管这些传说是否真实,但是我们的心愿都是一样的,来年我们的亲人都平安健康!
  
   【过新年】
   大年初一,穿上新衣裳,洗漱完毕,妈妈亲手做的糯米黑芝麻汤圆已经煮香了。汤圆,又叫“元宝”,寓意团团圆圆,吉祥如意。妈妈告诉我们,汤圆至少要吃两个,叫好事成双;吃四个,是四季发财;吃六个,六六大顺;吃8个,八方大吉……
   大年初一,送财神的人就来了。她穿着大红袍,戴着大红帽。一手里拿着新扫把,一手拿着红纸印的财神图案,口里念念有词:“左一扫,右一扫,前一扫,后一扫,臭虫虼蚤扫出去,金银财宝扫进来……”(我心里好笑,财神菩萨不与时俱进,臭虫虼蚤早就没有了,换过说法多好)妈妈笑眯眯地拿出钱来,把财神留下,贴在堂屋里,希望自家财运旺盛。
   新年里,小孩子是不能说“死”呀等不吉利的话;摔碎了碗,也要说“碎碎(岁岁)平安”;筷子落地了,要说“快快乐乐”……过年,小孩子淘气一点,都不会被罚,因为过年嘛,大人心情好,也要讨吉利。
   吃完汤圆,我们到老辈子的坟头上坟,俗称“拜坟”。“拜坟”用皮纸做的坟飘,插在坟头。在坟前摆上肉食水果,焚香烧纸,作揖磕头,燃放鞭炮,祭奠亲人。
   正月初二开始,可以走亲访友,相互拜年,吃转转饭,大人还会给孩子拜年钱。每到一家,都是美食佳肴,推杯换盏,一直忙到正月十五。
   忙里偷闲,到赤水城中城东门石沓沓老街,去逛一圈,感受现代城市中的那一抹古韵。走在光滑的石板路上,走进历史的时空里,感受现代美与古代美的完美结合,赤水古老民居,得到有效的保护,焕发了生机。五彩的油纸伞,红红的灯笼,红红的福字,红红的蜡烛……年味,在这里最浓,红红火火,喜气洋洋。
   正月十五,人们邀约着看耍龙灯表演,舞狮表演,猜灯谜,放鞭炮,放瓢儿花,放烟花、偷偷青……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全是沸腾、喜悦、欢腾。
   我最喜欢看放瓢儿花。放瓢儿花也叫打铁花,很是神奇。高温铁水在炉子里沸腾,负责放铁花的几个师傅,手持一把长勺,把沸腾的铁水迅速地舀起来,向着空旷的地方,高高地抛起,亮晶晶的铁水在寒冷的冬夜,迅速地散开,随着“哧——哧——哧——”的声响,一束束银色的小花儿在空中绽放,飘洒下来。我看得瞠目结舌,也想凑近看看师傅是怎么把铁水变成花的,但又怕铁水烫伤自己。
   舞狮子和龙灯的汉子们,手舞足蹈。龙灯忽而盘旋,忽而翻越,忽而摆尾,威风凛凛。头戴笑脸胖和尚面具的人,憨态可掬,手摇着蒲扇,悠闲自在地挑逗着“狮子”。“狮子”一会儿打滚,一会儿站立,一会儿奔跑,活泼可爱。瓢儿花飞舞,礼花满天,鞭炮声阵阵,锣鼓喧天,龙腾狮跃,观众更是不住叫好。眼前颇有“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姐妹舞翩跹”的意境!
   “嗖”“嗖”“嗖”,一朵朵五彩缤纷的烟花,怒放在新年第一个月圆之夜,在清朗的夜空中幸福地爆炸,为赤水的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夜不同。”拽紧父母的手,看着绽放在夜空的烟花,每一个人都被温暖着,被激动着。幸福的年味在心底,慢慢地荡漾,慢慢地流淌……
  

共4317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叙述和描绘过年主题的散文,记述清晰、文笔流畅、情真意切、生动自然。文章以赤水地区过年前后的民风民俗为主线,贯以“杀年猪、吃年猪汤”、“灌香肠、熏腊肉、熬猪油”、“吃团年饭”、“贴春联、贴福字”、“守岁、发压岁钱”、“过新年”等六种过年民风民俗事件,加之作者成长过程中的感悟和生活场景描述、儿歌、童谣的巧妙使用和借鉴,使得通篇文字灵动自然,轻易就将人引入过年的回忆。拜读欣赏,推荐阅读,共同见证和回味:赤水的年!【编辑:剪字木兰】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剪字木兰  2018-03-02 16:28:04

拜读姐姐佳作!
   今天元宵,我站在年的尾巴上,一下子又回到年前了,沉浸在记忆中的年味里……

回复1楼 文友::曾利和  2018-03-02 17:56:10

谢谢社长的指点,辛苦了!祝元宵节快乐!赤水的年也接近尾声了,我也还在想着过去的年,那些事……

2楼 文友:椰帆  2018-03-02 23:07:15

场面描写很精彩,叙述中带有感情,学习了,师姐!

回复2楼 文友::曾利和  2018-03-03 07:57:30

谢谢师弟鼓励,有你们的指点,希望进步大点。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