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春】三嫂(散文)【雪凌文字】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柳岸•春】三嫂(散文)

作者雪凌文字  阅读:1107  发表时间2018-02-08 23:15:17
摘要:谨以此文送给至今为我们坚守“阵地”,坚守老家的三嫂,感谢您让我们的家分外温暖。


   “喂,哎呀嫂子,你怎么知道是我打来的电话呀?”
   “哦,手机上有你名字啊,我认得你的名字……”
   电话接起来,三嫂子便给我一个热乎乎的惊喜,而这个惊喜竟然只是三嫂认识我的名字。
   三嫂是70后,大我六岁,然而受到当时家庭条件与社会环境的影响,从小便跟随父母务农放羊长大,没上过学,在我记忆中,三嫂不识字,然而她却记住了我的名字怎么写……
   嫂,兄之妻也。右边一“叟”,叟字意为单薄瘦弱,左边加一女,音转为嫂,意为瘦弱单薄的女子。女子在初嫁进婆家时,风韵美丽,然经生子,操持,劳累,即变为瘦弱单薄的一个女人。“嫂”之来历,可观“嫂”之辛酸一斑。汉字的伟大,就在一笔一划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慢慢细嚼,往往会让人满嘴发涩。
   三嫂嫁入我家,已经二十年有余,初入家门,那时我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学生,记得三哥三嫂结婚那天,家里人山人海,墙头上挂着借来的喇叭吼着秦腔《华亭相会》,从天未亮吼到半夜,给村里每家每户传送去了我们全家的喜事。三嫂进门后便一直坐在新房的炕上,低头羞涩不语,因为我那时年少且总是羞于见生人,所以已不记得第一次见到的嫂子是什么样子,只记得时不时有一帮村里的单身汉或半老头儿,凭着刚喝完喜酒壮起来的三分怂胆,闯进去,闹着让新媳妇给他们点支烟,中途还不乏拉拉扯扯,满面猥琐,试图在传统粗俗的闹腾中,沾点喜气带回家,当时一块钱一包的“金驼”香烟,经嫂子点着后,他们砸吧着毛毛糙糙的两片儿嘴皮恨不得整个嚼下去,农村人的愿望很单纯很朴实,却也很粗,然三嫂一整天都那样不言不语,不知一共点了多少烟。
   西北农村人家,屋子里都有大大的土炕,而土炕的热度来自在屋外山墙下面的那个叫做炕门洞的黑窟窿,每天早晚两次,都要定时从那里添加燃料,此燃料俗称填炕(名词),炕膛需不起火,纯靠烟熏加热。填炕(动词),看似简单,然实为一件技术活儿,搞不好,会压灭火星,炕就凉了,亦或会引起燃料起火苗,那样炕上的席子褥子都会被烧焦。
   三嫂新婚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炕上睡觉,就听着她在外面给我和父母睡的屋子“填炕”,于是自小便碎嘴的我爬到窗台上,朝新嫂子喊“嫂子,炕不热哦……”引来在院子中的父母兄长们一顿大笑。母亲半带批评却笑着骂我:“这个瓜娃娃咋这么说你嫂子呢?”彼时,三嫂在外并没停下手中的推耙,只顾低着头,继续填炕,瞅上去,却似满面堆笑,又似有一些尴尬。
   从此以后,为父母兄长弟弟们早晚的填炕,便成了三嫂一天忙碌的开始和收尾,而这一干已经二十年,或许在三嫂的心里,这已然是一种好似吃饭睡觉一样,理所当然的习惯。
   2013年的春节,婚后第一次带着媳妇回家过年,过年的几天,每天酒肉穿肠之余,便是和哥哥们围成一堆侃天说地,无不欢乐,那些天三嫂留给我最深的映象是一身油烟味还有那件从早到晚绑在身上的油乎乎的围裙。我总是喜欢时不时跑进厨房,像一个嘴馋的小孩子一样,在三嫂的胳膊缝儿里抓几块做好的半成品塞进嘴里,顺便捡起地上的火棍儿用烧黑的一头在地上乱画圈圈。记得小时候也总是这样在妈妈的身边抢肉吃,那时候妈妈总会说:“赶紧改了这个毛病狗娃,要不等给你娶个嫂子看你还敢这样,人家不收拾你……”
   而今我而立已过,三嫂已掌勺20年,也在三嫂的胳膊缝儿里抢吃了二十年,但是我依旧改不了这个习惯,也许,是三嫂根本没打算让我改吧,她看我抓案板上的吃的的那种眼神,和看她的孩子的眼神竟然有些许雷同,犹如长辈,犹如溺爱。
   过年三天如白驹过隙,一晃结束了,可惜父母有事需提前去兰州,他们不能为我送行,妈妈满脸不舍地出发了,将我,理所当然的全权委托给了三嫂。正月初六是我计划好的返程日子,一大早便听到厨房里砍柴一样的声响,我和媳妇洗完脸跑进去一看,原来是嫂子早早将一只完整的,肥硕的,冻的生硬的猪大腿搬了出来,正在让三哥用斧头砍,一个几十斤重的猪大腿,被均匀的砍成一个个如拳头大小,整齐地装进塑料袋里,看到我进来,让我去拿行李箱,快装好,免得屋子里放时间久了化了。其实最后我并没有带那些上好的猪肉,因为行李太多,考虑还要一千五百多公里旅程的周折,担心最后坏了反倒辜负了三嫂的本意,在苦苦的近似哀求下,嫂子才满脸不情愿的又收起了,不过取而代之的是满满一大罐子早已腌制好的熟肉,拧上盖子,包上塑料袋,扎着绳子……硬是给我塞进箱子里,还特别叮嘱我拿回去怎么做最好吃,突然间,竟然有种被长辈絮絮唠叨的感觉……
   俗话说,长嫂如母,三嫂虽非我的长嫂,但她确实是我家第一个过门的媳妇,是我的第一个嫂子,虽非长,实为长也。三嫂并不漂亮,三嫂没有文化,三嫂仅仅是一个纯纯粹粹的农村女人,然而,在家庭中,三嫂将对父母兄长的孝道尽到了极致,将对姊妹兄弟间的亲情做的犹如她做出的那一锅年夜的长面,绵长而浓情。如果说三哥是撑起并一直撑着我们这个大家庭的那根横梁的话,那三嫂就是这根横梁下面的那面墙,她是三哥的依靠,三哥的双手托着全家,而三嫂托着的是三哥的一切。

共197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俗话说“长嫂如母”,三嫂并非家中长嫂,可她却是家中第一个娶进门的媳妇,是实际上的“长嫂”。三嫂并不漂亮,也没文化,是一个纯纯粹粹的农村女人,但她的为人处世却深得传统文化的熏陶:上对父母兄长的孝道尽到了极致,下对姊妹兄弟间的亲情绵长而浓情,勤勤恳恳地做事,老老实实地为人。长幼有序,谦卑隐忍,从新婚进门的“点烟”“填炕”,到二十多年为家庭的操劳,三嫂已然成为大家庭中顶梁柱——三哥的双手托着全家,而三嫂托着的是三哥的一切。家和万事兴,为这样勤俭善良的好嫂子点赞。文章娓娓叙来,如话家常,很接地气,推荐文友品读鉴赏。【编辑:嫁与飘飘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1001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嫁与飘飘雪  2018-02-08 23:16:58

感谢老师赐稿柳岸,期待精彩连连。

回复1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08 23:19:25

谢谢老师,辛苦了

2楼 文友:嫁与飘飘雪  2018-02-08 23:18:24

生于七十年代的三嫂居然没上过学?太不可思议了。

回复2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08 23:20:20

时事造化,是人力所不能为也

3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2-08 23:35:53

向作者这样的好嫂子致敬。

回复3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08 23:38:55

谢谢老师,其实这篇去年在杂志上发表了,赚了一顿酒的银子哈哈,今天看着社团一直没稿件,索性就投了

4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2-09 06:36:09

令人肃然起敬的三嫂!问候作者!

回复4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09 07:58:09

谢谢宋老师!祝福!

5楼 文友:极冰  2018-02-09 08:13:30

文章语言不华丽,也没有技巧,但有一颗淳朴的心,一支朴实的笔将三嫂的勤劳,厚道,默默的对自己的长嫂之爱,力透纸背、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了。点赞!

回复5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09 08:24:41

感谢极冰老师!问好!

6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2-09 23:28:43

欣赏老师美文,好棒的文笔,朴实无华最动人;好棒的三嫂,平凡之中见伟大。小年快乐!

回复6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2-11 08:12:58

谢谢若尘老师!新春问好!祝福!

7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3-01 12:23:19

我最欣赏此文的最后几句话,是全文的闪光点,不是一般作者所能写得出来的。

回复7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3-01 13:10:47

谢谢老师留墨点评!真诚问好!

8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3-07 07:33:41

致敬精品,问好雪凌文字老师——
   三嫂嫁入我家,已经二十年有余,初入家门,那时我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学生,记得三哥三嫂结婚那天,家里人山人海,墙头上挂着借来的喇叭吼着秦腔《华亭相会》,从天未亮吼到半夜,给村里每家每户传送去了我们全家的喜事。三嫂进门后便一直坐在新房的炕上,低头羞涩不语,因为我那时年少且总是羞于见生人,所以已不记得第一次见到的嫂子是什么样子。

回复8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18-03-07 11:15:01

谢谢宋老师!

共16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