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少年心】追忆(征文·散文)【鲁紫苏】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少年心】追忆(征文·散文)

作者鲁紫苏  阅读:773  发表时间2018-01-12 06:48:44


   夜色如水,家人已睡,发出隐隐的鼾声,她从梦中醒来,擦了下未干的泪痕,朦胧中,瘦削的父亲仿佛在眼前。她叫星,是父亲最小的女儿。
   星兄妹四人,她已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本不在计划内的,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人间,当时母亲体弱多病,即使怀她时也没断了吃各种汤药,因此等星出生时又瘦又小,面色黄黄的,皮肤透明的象刚长粒的嫩玉米。奶奶看到是个小丫头,甚至要送人,而当时生活并不是太宽裕,小时的她很乖巧,不太爱哭,吃饱就很安静地躺着,有天父亲在床前看她,她咧开小嘴竟冲着父亲笑起来,很甜的笑,这一笑,让父亲心中一暖,一直沉默的父亲,在他三十六岁时,做出了一个决定,留下,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送人?
   正是这一句话,让星从小体验到比她的三个同胞姐姐哥哥更多的父爱,对姐姐哥哥,父亲几乎没怎么抱过,这是后来星记事后妈妈常说的话,而对于她,只要是父亲不忙,总是抱着她,指着树,天,房子,星星,月亮等耐心地教给牙牙学语的她,等她蹒跚地学走路时,高大的父亲总是弯着腰,领着她慢慢地跌跌撞撞地学步。父亲是个中学物理教师,处理事情也如同工作一样严谨有序。平时工作较忙,而平时家中只有母亲自己干活,添了这个小女儿,母亲更是忙得很,地里家里的,父亲自几里外的学校放学回来,总是放下自行车,先去地里干一阵子活,锄地,打药,收割,然后回家匆匆吃口饭又匆匆赶到学校,早上有早自习,晚上有晚自习,而当时没有这那的机器,收种庄稼全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但父亲照样把地种的好好的,而且教学成绩一直在全县名列前茅。
   会说话时,父亲教给她背唐诗宋词,有月亮的晚上,凉风习习,父亲教一句她说一句,稚嫩的声音在夜色中如雾飘荡,到现在有些古诗记忆犹新。现在每每教给小女,耳边常会回响起那时父亲年轻的声音。很快到了上学的年龄,在村里的小学读书,那时父亲对她学习很严格,每天要求写一张小字,而且一定认真,每天一定要复习一遍当天的功课,那时本是贪玩的年龄,有时小小的心里也常生出恨意,有时父亲工作忙,来不及检查她,那是最快乐的日子,可以和邻居小女孩子一块玩了,一直疯到天完全黑才回家。尽管如此,她的功课一直还是不错的,整个小学几乎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大学苗子,那时教她的老师这样说,父亲也这样说,目光闪闪,而当时的哥哥姐姐学习平庸,父亲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她身上。可惜那时她只盼望着放假,盼望着玩,跳皮筋,抢沙包,好吃的东西,充斥着整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初中就在父亲的眼皮底下读了三年,后来德高望重的父亲荣升为那个乡镇中学的校长,那时父亲工作很忙,每天除了忙于学校大小的琐事,还兼着初三的物理教学,他用自己别具一格的教学方法,使多年以后分散到各行各业的昔日学生提及他,也会赞叹不已,初三的物理一直在全县十多个乡镇,三十多个物理老师,近百个班级中稳居第一,有条不紊的讲述,循序渐进的引导,生动活泼司空见惯的举例,浅显易懂,让本不爱学习的学生其他方面都较差,却喜欢上父亲的课,父亲的板书很漂亮,粉笔字钢劲有力,父亲教星那年时,班内的好多男生喜欢模仿他的字,偷偷地练习。
   初中三年,是和父亲相处最多的时候,有时学校应酬时剩下的小包子,肉呀等,父亲总是给她留着,有时整箱的桔子,让她每天都在当时物质供应不太丰富的乡镇骄傲地吃着,也分给其他要好些的同学,因此那些小女孩如众星捧月似的,少年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粉红色的皮肤象个刚学步的婴儿闪着光泽。已渐渐长大的她,开始有点喜欢打扮自己,关注些电视中明星的穿衣,发型,开始使用那时她们流行的化妆品,奥琪、霞飞等把自己本是青春四射的脸,涂抹的亮光光的白,象戴着面具似的,浓郁的香气让父亲有些皱眉,但看到她对此乐此不疲,也不太说什么,好在也不影响什么学习,校长女儿的身份让教她的老师对她有较其他同学太多的关注,在成绩稍有下滑时总被及时提醒,学习一直是前十名的学生,她也开始了有点小秘密,席娟、琼瑶的言情小说在校园内疯狂流行,她有时也偷偷地看,渐渐地越来越喜欢,而且晚上做梦渐渐地梦到一位未曾谋面的玉树临风的少年,在不经意中出现,模模糊糊地笼罩了她十四的天空。
   后来星来到县城一中就读,离家四十多里路,就必须住校,第一次离开家,心像放飞的小鸟,无限欣喜地仰望太空。每到周末,总是看到父亲带着一大箱零食来看她,带她到外面小店吃饭,切切叮嘱她好好学习,考上大学。那时一般同学生活费一周大约十元左右,而父亲总是给他三十多元,让她一定吃饱,吃好,学习紧张身体一定要保护好。
   学校门口有个小书店,简陋的架子上陈列着很多言情小说,晚饭后每次进去翻阅,不到预备铃不忍罢手,晚自习上偶尔也会为未知的情节焦虑。开始一周租一本看,后来看的快了,就几乎每天租书,爱不释手的,甚至买下来,以致后来那个矮矮胖胖的老板娘一见她就会推荐新书。这样,她的成绩渐渐地下滑,以至于升高二时勉强地在中游左右,父亲有些着急,和班主任沟通,每次她看到父亲花白头发的背影,都下决心要好好学习,但父亲走后,小说中狂热的情节仍然在召唤着她,她便安慰自己“最后一本”,“最后一本”的若干遍。本来自己想读文科,但父亲感觉理科无论从将来就业还是其他上,比文科要有优势的多,自己就懵懵懂懂地上了理科,其实那时数理化已是一团糟了。
   高二高三,是她最灰暗的日子,上课已听不太懂,而老师又不若初中时的那么恩惠施展给每一名学生,三十名以后的学生老师上课基本不太怎么提问,这也让她渐渐失去了学习兴趣。很快到了高三,她皱着前额看到老师不停翕动的嘴巴,听着头晕,有时下课了感觉灰心到了极点,有时就暗自垂泪,就前所未有的努力,非常用功的学习,慢慢地功课如蜗牛爬行似循序渐进,父亲得知她的成绩好转,很高兴,后来不大经常看他,因学习较紧张,家中的供给又充分地满足,也没大在意,有天她对父亲说,你的背怎么有点驼?是吗,老了,小女儿长大了,我就老喽!父亲笑笑,背努力地伸直,可一会儿又不自觉地含着胸,恢复刚才的姿势。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山大!她知道,那是父亲的母校,一直也是父亲的骄傲,看着父亲充满希望的目光,她很惭愧地低下头,自己太清楚自己的成绩了,当时大学不象现在似的扩招,整个学校考取的占十分之一左右。
   很快灰色的七月来临了,她记得很清楚,那时整个中国都在下雨,淅沥的雨声伴着沙沙的答卷声,每考完一场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家长打着五颜六色的雨伞,穿着各式各样的雨披,不同声调的高呼自己孩子的名字,举着水,饮料,关切地询问着,她知道父亲是不会来,只在她考试前一天,象对一个大人似的深谈了一次,说别紧张,只当作一次平常的考试。她听说某个考生晕场了,某个考生病了等,她不得不佩服父亲的智慧。她勉强考取了市里的一个学院专科学的是工业管理,听到通知,父亲眼中暗了一下,不过还是很高兴地祝贺她。紧张的学习一下子变得无所事事,她便跟着父亲去他的学校玩,也就在那时,她知道父亲得了肝病,而且好几年了,每次一大把大小不一的药服用后总是咳一阵子,她有点恐惧,看着瘦削的父亲前额深刻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她一下子感觉到父亲真的有些老了!
   那年她十八岁。父亲后来因病不大常去学校,事务就交给一个副校长全权处理。两个哥哥姐姐皆已上班成家,家中只剩下父亲母亲和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拉着地排车,父亲在后面扶着,过一个陡坡时,她拼足了力气也上不去,父亲也在后面推着,她回头大声喊,爸你别推了,你的肝会更疼的!看到一向刚强的父亲泪一下子涌出来,摇摇头说没事,没事。就在那时遇到两个年轻人,帮他们推上了坡,父亲不大善于表露感情,但刚才那苍老的泪,让十年后的星无数次想起也是感慨万千,她知道父亲一定感觉女儿长大了,知道心疼自己了,而更多的是作为父亲对女儿无私父爱的一种无奈的自责。
   凉风习习的九月,她到市里那个学院报到,父亲不顾她的阻拦,固执地要送她去上学。一直到安排完宿舍,父亲才走。送父亲到学校门口,听着父亲的叮嘱,她不住地答应着。
   有天,她做了个梦,梦见和父亲一同散步,右手提着东西,她赶紧说,你的肝好些了吗,父亲微笑着摇头,没事,突然她看到父亲走路有点不稳踉踉跄跄的,象要摔倒的样子,她赶紧地扶住他,却见父亲慢慢地摔倒了,一直望着她,望着她,她哭了,父亲,父亲!一下子坐起,梦就醒了,天明时她强烈地感觉她一定要回家看看父亲,在教室里坐立不安。
   于是她请假回家,母亲责怪她,又不是周末,回来会耽误功课的,父亲笑笑说,别吵孩子,咱星也是挂着我呢?她一惊,梦中的情形又出现在眼前,父亲就那样慈祥地看着她,象在梦中一样。后来,国庆节放了七天假,父亲拿出一支纯黑的英雄钢笔,很郑重地说是送给她的一件礼物,她也没在意,自己有钢笔,就把它随便的丢下,父亲说这几天没事,你去学校把我的东西整理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几本日记,自你出生起开始写的。我办理内退了。
   她吃惊地发现,父亲的办公室抽屉锁被撬开,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父亲说的那几本日记不翼而飞,怯生生地问了副校长,也回答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好沮丧地回到了家,父亲见她两手空空地回来,就问她,她没好气地说,没有了。父亲不甘心地问,你没问副校长吗?她很随意地顶了一句,怎么没问,人家怎么知道?父亲的目光一下子暗淡了,良久,说没事,其实也没什么。若干年后,星再想起,内心如焚,一向沉默刚强的父亲,严谨隐忍的父亲,内心究竟有什么样的感情波涛,对小女儿的多少厚望和牵挂,那珍贵的未曾谋面的日记,让星对当时的怯弱无知的少年愧疚极了,对当时副校长那副事不关已的冷漠样子,感到愤怒,若是事情再重新开始,她一定要不顾一切地把父亲的日记本找到,当时父亲心中是心中是怎样的失望,在她若干年后如蚂蚁蚀骨似的时刻啮食着自己的灵魂。
   七天很快过去了,她又上学了,就在上政治经济学时,她忽然感觉浑身象触电似的,浑身疼痛,心里乱极了,听不进老师在讲什么,她在练习册上胡乱地划着。忽然那个戴眼镜的老师幽幽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刘星,有你的电话!身边的同学推推她,她才摇晃着站起,一种不祥的感觉袭来,她一路摔了好几次,狂奔着,到了老师办公室接了电话,电话是哥哥打来的,说父亲病重速归!她一下子呆住了,脑中仿佛有万千个小蜜蜂在狂舞。不知怎么跌跌撞撞地回到宿舍,泪流满面,父亲,一直是她心中最强大有力的依靠,难道就真的要离开了吗?
   等好赶到县医院,跑着闯进父亲的病房,只见全家人都在,连在省城工作的大哥也来了,泪眼婆娑的,她上前握住了父亲的枯瘦的手,四目相顾,惟有泪千行。父亲看到她,努力地笑着挣扎着坐起,她扶起他,背后塞上枕头,就这样一直握着她的手,小声地问学习紧张吗,吃得还好吗,又说有点瘦了,要她多吃饭,预防感冒。她泪眼朦胧中,望着父亲不住地点头。
   她请了一周的假,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一直在医院里,看着父亲吃饭,静静地躺着,父亲的肝部病情开始恶化,注射杜冷丁不久又会痛的额上大大的冷汗滚落,她紧张地望着痛苦的父亲与病魔挣扎,心如刀割。不得不频繁地注射杜冷丁,以缓解病痛。县里教育局的领导,县长,还有学校的老师一拨拨地来探望,后来,父亲已无力抬起头,一生要强的父亲每次都要人帮助扶起他的头,面视他们表示感谢,他已说不出太多的话,他们走后,又放下他的头面色苍白的休息。
   后来二嫂休假也来看父亲,不知怎的,星看到她新烫的大卷的头发,有种愤怒,看着她对来探望父亲的人由衷地笑着,她很悲哀,看到客人走后,她旁若无人的大口大口地啃着苹果,她失望极了,父亲一向节俭,省吃俭用的攒的几万元在县城给他们买房子,在他生病时居然这样无动于衷。后来父亲看二嫂出去了,向她摆摆手,她过去,父亲已说不成完整的一句话,只说,你愿吃的,藏起来,短短的七个字却说了三句,说两字就喘起来,她的泪飞如雨,含泪点头,她知道,这是父亲是有私心的,给心爱的小女力所能及最直接的爱。当然,她没藏什么东西,那时的她,任何的山珍海味对她的味蕾也失去吸引力,她只盼望她的父亲能少受一点折磨,哪怕自己什么好吃的都舍弃。
   永远也忘不了的是那天下午,可能父亲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在全家都在身边时,他对大哥喘着说,及时处理,那种冷静一如他平时雷厉风行的处事原则,父亲那时也在想,四个孩子,三个上班,都是请假耽误工作,最小的女儿还在上学,也怕影响学习。又一一望着身边的亲人,最后目光定格在星身上,很久很久。后来父亲又迷迷糊糊地睡一会儿,黄昏时分,父亲醒了,递给他的牛奶被吸了半盒,就喘息着说出:星,星。可是因病痛折磨的父亲发音已不是太清晰,大家都听着象是起,起。只是轻轻启唇,说着,目光定定地望着大哥,大哥扶起父亲,父亲还是很努力地重复着刚才的发音,大家无所适从,面面相觑,星星听得真切,他知道父亲最挂念的是她,一定是让大哥担当起她以后的安排等事宜。但她只是流泪,流泪,什么也说不出,父亲越过众人目光,望她一眼,眼中一闪,苍白的头发颤动了一下,就慢慢地垂下了,眼睛也微微地闭上,而后再也不动。她飞奔着跑去叫医生,医生听了下,摇摇头。那天残阳如血,照着父亲瘦削的脸,白色的被子床单,如同抹上一层金色,窗外的梧桐树叶在风中哗哗啦啦地响着,仿佛是对室内亲人悲痛哭泣的劝慰。
   在父亲的葬礼上,她哭得死去活来,哭昏过好几次,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耀眼的白色的围绕着如在梦中。您最关心最疼爱的而又不孝的小女儿,不愿让您走!父亲!她呼唤着,摇晃着父亲凝固的身躯。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如花灿烂的十八岁那年,父亲离开了她。
   后来回到县城在一家企业上班,十年过去了她慢慢长大,后来成家后来又有小女,父亲的高大形象如无声电影无数次在她在心田放映,每一次都是痛断肝肠。父亲对于她的无私的爱,是这一生永远珍藏的财富,而立之年一点点地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自小到大,父亲从未打过她,即使自己做的事情非常过分,父亲只是沉默一会儿,后来又恢复如常,没有,从来没有。
   父亲一生为人正直,工作认真,没有任何背景的他被县教育局领导任命为校长,而后在任五年间学校总体成绩从一个下游水平扶摇直上,超过县城的城关中学,连续五年名列第一,这光彩名誉的背后,父亲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她不会知道,那时只知道父亲很忙,几乎每天都有应酬,开会,亲自出操,晚自习查岗,对众多老师学生的严格管理,一下子从单纯的教书上升为管理诸多事务,从没见他冲人发过火,一向隐忍文雅的父亲,牢骚烦恼之类的,从没听父亲说起过,父亲一直是很男人的人,不知经过怎样的努力,才把一个二千多人的学校管理的井然有序。父亲在她心中,永远如山似的高大伟岸。

共5808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令人感动唏嘘,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文章。父爱如山,高大,深厚,充满力量,每每念起总会感慨万千。文中的星是幸运的,从小得到父亲不同于其他手足的爱,那种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让星更真切地知道父爱的力量,父爱的伟大,父爱的无私,甚至于父亲离世后那种蚀骨的思念和疼痛。整篇文章采用正叙的手法,从星出生父亲对星产生的特殊情感开始,一步步讲述成长过程中父女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以及心态情感上的细微变化,最后到父亲病危去世……父亲临终的牵挂,星最后的不舍,都是本篇文章感人肺腑的情节所在。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些关于父亲的往事只能在未来的日子,用一颗赤子之心去慢慢追忆。其中的快乐,幸福,心酸,难过,都成了回忆里不可缺少的滋味。情真意切的文章,唤醒亲情,让读者深有感触,珍惜此刻所拥有的至亲之爱,莫待“子欲孝而亲不在”!佳作,倾情荐阅。【编辑:静如画】【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30004】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静如画  2018-01-12 06:51:01

喜欢亲情文章,因为这是无法替代的爱。
   感谢作者将这么真挚的情感寄存流年,珍惜万分。
   遥祝安好,文字路上收获满满。

回复1楼 文友::鲁紫苏  2018-01-12 10:27:33

非常感谢画老师精彩的按与评,取材真实,这是生活中的一个好友给我讲的故事,亲情无垠,父爱无边!

2楼 文友:王亚范  2018-01-13 16:12:59

此文章内容很真实感人,在品位故事情节中;伟大的父爱成就了女儿的人生,好文章值得我学习!

回复2楼 文友::鲁紫苏  2018-01-14 17:33:14

感谢王老师来访,拙文得到您的欣赏,很高兴,祝周末快乐!

3楼 文友:王亚范  2018-01-13 16:34:09

此文章真实感人。在品位故事的情节中,伟大的父爱成就了女儿的人生。是一篇好文章,值得我学习,

共5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