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解语花】破镜重圆(征文·小说)【李永庆】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解语花】破镜重圆(征文·小说)

作者李永庆  阅读:1159  发表时间2018-01-11 19:03:23


   春雪从民政大厅里缓缓走出来,“我这是咋啦,双腿发沉,身子发飘,心里空落落的。”春雪声音很小,自言自语,小到只有自己听得到。毕竟离婚不是件可以招摇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必要向全世界宣布。再说,就是向全世界宣布又会如何?有些人怕正等着笑话呢!算了,自己的命就该自己承受。春雪抬起手,把垂在鬓角的两缕头发向后捋了捋,努力平息着有些失落又有些躁动的心情。天上飘着一些白云,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有点勉强。
   阳光直射过来,明晃晃的。踩在大理石铺的地板上,却觉得地有点不平。
   “与万里生活了六年,到头来竟然走到了今天这步,唉!”随着长长的一声叹息,引得旁边路过的人转过了脸。
   今天一大早,春雪和万里就来到民政大厅。春雪比万里来得早,左看又看就是不见万里的影子。“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连离婚也拖沓。”
   还没到上班时间,民政大厅的门就打开了。“是为了方便来办事的人吧?现在政府都在提升服务质量,增加了不少便民措施。”春雪边走边想。
   这里人头攒动,热闹,会让人想起同样热闹的菜市场。春雪知道,来的这些人中,有的是来办结婚的,有的是来办离婚的。办结婚的那些人,单从脸上的表情大概就可看得出来——喜悦、激动,这些人类创造的美好词句仿佛都印在了他们的脸上;办离婚的那些,基本上从脸色也看得出来。一般来说,他们脸色比较阴沉、灰暗,笑脸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说是基本,就是说有例外的情形。
   这不,眼前这对夫妇,虽然是来办离婚的,但脸上却呈现着激动,其程度甚至超过那些来结婚的。春雪有点鄙视,她知道,这俩货是为了规避卖房风险来办假离婚的。两口子本来过得好好的,一觉睡醒,说离就离了。一离,每人就名正言顺地各自拥有了一套住房,偷逃国家税收,个人占了便宜。
   “呸,蛀虫!”春雪心里暗自骂了一句,估计自己的脸拉得比球鞋底还要长,很难看。春雪把脸转了过去,却看见了万里,万里正向她这边走过来。春雪习惯性地白了万里一眼。万里倒显得很平静,脸上并没有多少反应。
   这是老地方了,结婚的时候来过一次,离婚的时候来过好几次,春雪和万里与办事人员很熟。感觉他们素质挺高,办事很周全。春雪和万里来办离婚,他们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问三问四,问完了,好言相劝:“你俩冷静冷静,十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呢,好好想想,等想好了再说。”“真的要离了,也不在乎这几天。”看春雪和万里转身要走,工作人员慢条斯理地又补了一句。
   这次,工作人员抬眼瞄了瞄,见是春雪和万里,知道这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便再没二话,麻溜办事,填表,盖章,按手印,只几分钟,以旧换新,春雪和万里手上的旧本本就换成了新本本。
   春雪攥着新本本,心里有些伤感。本本,颜色仍然是红色的,跟棺材红差不多,在刺眼的灯光下贼亮。春雪苦笑了一下,“本本换本本,这是生活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街道上,车水马龙,过往的人们行色匆匆。一对小年轻手拉手从春雪的眼前眉飞色舞有说有笑地走过,“看起来,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与他们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春雪的牙齿莫名其妙地有点痒。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两人已经共同走过这么多年,有些东西应该似海深吧。”春雪停住了往前挪着的脚步,转过身,看着万里。
   万里还是万里,还是熟悉的那个样子,戴个眼镜,文文静静,斯斯文文的。也许是工作的压力,不到三十五岁鬓角已经有了一些白发。
   “你再抱抱我吧。”春雪的声音很小,话语中似乎带着恳求。万里楞了一下,没想到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春雪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好!”万里虽然犹豫,但还是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好”来。
   不就是抱一下吗?万里伸出了双手。
   这说是抱,还不如说是春雪靠在了万里的胸前。这一抱,春雪绝望了,原本擒在眼里的泪水,又硬生生地缩了回去。“眼前的这个人,怎么感觉这么陌生?”春雪推开了万里。
   春雪转过脸,假装擦去眼里的灰尘。天空里,那几条缠绕的白云已经分开,正随风慢慢散开,“估计它们这辈子再难得相见了。”春雪叹了口气。“想想也真有点好笑,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万里会有些许的内疚,还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流出来,是自己多虑了。”
   “面对这样一个冰冷的木偶,自己还会有会什么眼泪?”一阵阵凉意袭来,春雪禁不住打了一个冷噤。旁边的人好奇地看了一眼春雪,可能觉得奇怪,这么大的太阳,怎么会打起冷噤?
   罢罢罢,离了也好,离了就再也不用跟这个讨厌的家伙生气了。这个农村来的土包子,吃饭吧唧嘴,喝汤喝出声,袜子要几天才洗一回……
   离了也好,这个男人,怨天尤人,缺少担当,非要和我离……
   春雪还在埋怨,忽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了,“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数落他干什么呢?”
   春雪抬手看了看手表,知道又要到了接儿子的时间了。
   春雪的儿子叫洋洋,今年十一岁。一想起儿子,春雪就心痛,洋洋才读五年级,语文数学考试就不及格了。
   “你们家长还管不管?”老师在家长会上,当着那么多的家长,不留一点情面。轻轻的一句话如重锤一般敲在春雪的心上。就是,洋洋这样发展下去,到初中怕要考个位数了。春雪脸颊发烫,恨不得地下有个缝钻进去。一个高中生加一个大学生带出了这样的孩子,这是头发提豆腐——没法提了。
   “万里,你得给洋洋好好辅导辅导。”春雪郑重其事地恳求。万里笑笑,笑得很勉强。在春雪看来,万里与其说是笑,倒不如说是嘲讽。果然,万里说,“我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人给辅导过,不也照样考上大学了吗?”万里头也没抬,话语中自豪多于解释。
  
   二
   万里的历史,春雪很清楚,两人在谈恋爱的时候,春雪就像听磁带一样,反反复复听过好多次了。
   万里从小跟着爷爷奶奶,是个留守儿童。爷爷奶奶上年纪了,没有文化,他们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遇上签名就按个手印,“反正有十个指头呢,要怎么按都行。”这是爷爷的原话。所以,万里的吃和住,爷爷奶奶管得了,而万里的读书学习,爷爷奶奶实在没法管。
   “我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人给辅导过。”万里的这句话的确是实情。万里说过,读书,一靠老师二靠自己,但主要还是要靠自己,老师只是外因,自己的努力才是内因。
   “入门靠师傅,修行靠自己。”在万里看来,读书无异于一场修行,得一门心思,心无旁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点毅力肯定不行。
   万里他们的村子有四五百人,村子坐落在两山一沟之间。山叫丫巴山,沟叫清水沟,村子叫凹子村。当年,万里考上大学的消息,就是从沿海的大城市,一路传来,翻过丫巴山,顺着清水沟来到凹子村的。
   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们显得既平静又不平静。
   说平静,是因为人们知道万里成绩一直很好,一定会考上。“假如说是参加马拉松比赛的话,万里就是一直跑在前头的那个人。”村长指着电视里正比赛的画面打了个比方,“万里考上,理所当然!考不上才怪!”村长说这话的时候,使劲拧灭了手上的烟头,神态就像是在召开村委会会议要做最后总结时一样。
   说不平静,是因为万里是凹子村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诞生的第一个大学生。村民们一讲起来就激动,尤其是那些有小孩的家长们,讲东讲西,往往都会绕到万里的头上。
   凹子村为了庆祝万里考上大学,村长安排,专门放了三天免费电影。热闹的情形,直到现在大家还记忆犹新。
   “杨万里,你这是放屁!你那是什么年代?现在又是什么年代?洋洋小学考试都不及格了,还能考上大学?”
   春雪气急败坏,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声把万里从遥远的凹村子里拉了回来。“大学生,大学文凭,这是敲门砖,你知道不?!”看着万里有点发愣,春雪继续说,“你不知道现在不少好点单位都要求是研究生了?”
   万里知道,只要这个话匣子一打开,春雪的话语即如江河决堤,定会滔滔不绝。然后就是两人的争吵,当然也会像磁带一样,反复播放。“不就是读书这么点破事吗?”万里始终憋着一肚子气。
  
   三
   “读书,读书,你得会归纳总结呀!否则,你读再多的书,做再多的题都没用。不过脑子,那哪成?”想想自己的读书经历,再看看洋洋读书的阵势,万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读这么点烂书,咋就那么费劲呢?该不是遗传了你亲妈,模样好看脑子不好使吧?”
   春雪的确长得好看,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会说话。当初,就是这双大眼睛一忽闪,把万里的心给忽闪化了。在万里看来,春雪模样俊,嗓门亮,全是优点,看哪儿哪儿都顺眼。
   万里的婚姻也曾经是个大问题。万里高不成低不就,就想找个自己中意的。村子里与万里一般年纪的小伙伴都早当爹了,有的孩子都快要读初中了,万里却迟迟不见动静,万里的爹妈都快急死了。
   一直快三十了,万里终于找到了对象,尽管对方还带个小孩,万里的父母仍然十分高兴,“人家都要当爷爷奶奶了,实在等不得了。”父母不愿意这样一直等下去,毕竟万里是凹子村公认的成功人士,再不结婚,就要成为反面教材了,成为大伙的笑柄了。人们已经在背后议论了,“瞧瞧,读书,读书,读书读憨了,连讨媳妇那么美的事情都不会想了。”
   万里的历史是一个典型的“土饭碗”换“铁饭碗”的历史。当万里读大学时,早抱定了考公务员的决心,提前做了准备。万里清楚笨鸟先飞的道理,“别人还没起床,自己早飞出去一大截,其结果,肯定比别人要飞得远。”
   万里毕业后,参加考试,笔试面试双料第一,很顺利地进入了公务员行列。
   办公大楼坐落于市区繁华的街道旁,办公室窗明几净,宽敞明亮。站在窗子往外看,街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时不时也会看到一些推车挑担沿街叫卖的人。每当这时,万里就会想到自己的过去,就会想到远方的父母。或许,他们正在往山上背东西,或许,他们正在田间地头里劳作。
   万里家有三亩三分地,都在半山腰上。山地高低起伏,不能用机械耕作,全靠人力。肥,要一背篓一背篓背上去,收获的苞谷洋芋,也要一背篓一背篓背下来。
   万里三岁的时候曾跟着父母到地里干活,一失足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要不是下面一颗小树伸出援手,正好挡住了去路,万里的小命恐怕休矣。这件事后,万里的父母宁愿狠心把万里关在家里,再也不敢把他带到山上。
   万里被父母用根细绳栓住脚,拴在床脚,又用把铁锁把大门锁山,任万里怎样嚎啕大哭,就是不给解开。万里哭累了,就无趣地睡去。“只有等睡醒再哭了。”万里的父亲还想对万里的母亲来个幽默,不成想,一句话把万里母亲说得泪如雨下。但是,泪如雨下又如何,万里的父母清楚,人的命只有一条,要是命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到万里大了许多,身上有点力气的时候,万里就可以上山了。不过,这不是去玩耍,而是要帮着父母干活,万里也要到地里挥动锄头,也要背起背篓与父母一样背上背下。人们都知道,农村就是这样,大人和小孩都没得其它更好选择,“如果说有好的选择,那就是只有好好读书,这样就可以走出大山。”万里记住了老师的话。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咧!”老师怕同学们印象不深,又来了一句。这些话勾起了万里许多美好的憧憬和遐想。
   万里读清江中学时,第一次离开了家。
   清江中学的条件当然比凹子村小学好多了。凹子村小学建在半山腰上,一不下心,一脚踩空,人就会像块石头一样滚下山去。所以,师生平时行动时刻要小心。清江中学好多了,学校建在一座山包上,山包还算平坦,师生行动起来没有像凹子村小学师生有那么多的顾虑。
   清江中学除了教学楼、办公楼外,还有两块篮球场。篮球场很周正,长宽都执行国际标准。校长说,乔丹打球的篮球场也是这样的长这样的宽。
   “乔丹是谁?”万里好奇,边上一个同学说,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这双篮球鞋就是乔丹牌的,鞋帮子上正在要扣篮的就是乔丹!“乔丹是百年不遇的篮球天才,他的粉丝遍布世界各地,我就是其中一个。”这个同学懂得挺多。“乔丹牌篮球鞋是以乔丹的名字命名的品牌,我这双买了999元呢!”
   说这话的人,叫张助友,万里喊他“张猪油”。万里这是谐音联想,万里觉得这样好记好喊。老师说过“教学工作,教师是主导,学生是主体,学法是主线,办法是生产力。”万里牢牢记住了最后这句,谐音联想就是万里经常使用的好办法之一。
   “张猪油”是个城里人,与万里他们农村人不一样,穿着,说话,始终透着一股洋气。在万里看来,“张猪油”一口地道的城里话,基本上与普通话没有什么两样了。听说,“张猪油”是因为在城里调皮捣蛋,他父母管不住他了,没办法,才把他“流放”到这里的。这地儿穷山僻壤,交通不便,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张猪油”偶尔只能打打篮球。

共11533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人生不容易,无论你我他,还是小说里男女主人公。生活并非都是笑脸,幸福,还有哭脸,悲伤痛苦。事实上,没有痛苦的幸福也不叫幸福。所以,日子得慢慢过,得珍惜。这尤其是婚姻,更是如此。没有从头到尾的圆满的夫妻。因此,珍惜,显得弥足珍贵。婚姻中,宽容是婚姻幸福生活的法宝。总想到对方的好,不要总把对方的缺点放大,不依不饶,甚至胡搅蛮缠,只会把小事搅成大事,于事无补。事实也是,家里哪有道理可讲,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唯有婚姻中人,互相体谅,互相理解,多为对方着想,换位思考,不要轻易打击对方,伤人的话语不要轻易说出口。婚姻中的红线不要轻易践踏。夫妻之间最起码要彼此尊重,这是做人的起码品德,也是婚姻中的底线。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就存在着这些毛病,原本他们并非坏人,当真的失去了,才发觉可贵之处。夫妻当真的离开了,才觉得对方的好。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一夜夫妻百日恩。好在作品最后两人意识到了彼此的好处,自己身上的过分,给人一亮的结尾,暖暖的,柔柔的。小说构思不错,语言圆润,细节丰满,有血有肉,男女主人公塑造成功,接地气,描写当下,给人思索。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20026】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1-11 19:06:17

破镜重圆,真的能吗?读这篇小说吧,你会知道答案的。

2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1-11 19:07:44

永庆的小说,越来越棒了,尤其是在细节的处理上,精致。
   小说描写人性,婚姻里的点点滴滴,让读者思考。
   赞!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