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少年心】丁香树下(征文·散文)【剑气箫音】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少年心】丁香树下(征文·散文)

作者剑气箫音  阅读:485  发表时间2017-12-07 21:43:14


   那棵树长在校园的一角。那里没有围墙,可你也别想从那逃出校园。因为虽没有向上的围墙,却是个向下的峭壁,很高,下面就是铁路。每晚自习前都有一列火车从这儿经过。刚入学时,他们就相遇在这树下。那时,他不知道那树的名字,直到第二年五月,树上开满了花,香味淡淡的,若有若无。一打听,原来那就是丁香。
   他在农村长大。来这城市读书是第一次出远门,对城市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尤其是火车,原来只在图片、电视上见过。所以入学第一天就赶到那树下去看。火车拖着尾巴哐啷哐啷地驶过。他感到脚下的土地都有点发抖。“呜——”一声长鸣,火车驶过拐弯处的铁路桥,消失了。他转过头正撞上她的目光。她眼睛不大,但目光清澈明净,水一般洒向他。对视,一笑,她转身离去。身后甩一条长长的发辫。
   真的很巧,他们居然被分到同一班。从开始的军训到后来的正式上课。他都是随着同学在操场、教室、餐厅、宿舍打转。她也混在女同学中,并不出众。只偶尔那眼一闪,撞上他的目光,他便感到水样的清凉。而她也在他深邃的目光中,读到一种捉摸不定的东西。她的辫子已剪去,学校里,女生也是不准留长发的。
   时间在上课、下课、食堂、宿舍的辗转中匆匆流逝。天气渐渐冷起来。那天晚饭前,她躺在床上看书,上铺的同学从上面下来,不小心,险些把臭脚丫踏到她的脸上。于是两人吵了几句。她也生在农村,但有个姐姐是领导,所以上学都在城里,并受到姐姐的影响,稍有傲气,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稍显娇气。所以与同学赌气,饭也没吃便独自一人跑到教室里伏在桌上哭。他正巧去教室取东西,看见了趴在桌上哭的她。过去问,她不答。于是他双手捧起她的头,如水的眼里满是泪花。她哽咽:“其实也不全是为这,其实……有点想家了!”他安慰她,说她多愁善感。她笑:“我可不多愁善感,我是个乐观开朗的人!”“那还一个人躲在这里哭?”她不好意思地笑。“走,吃饭去!”他拉她一起去了小餐厅,吃了两碗面。这是他俩第一次真正的单独接触。
  
   二
   丁香花开的时候,学校开展“劳动周”活动。每个班要劳动一周。主要是在学校里搞卫生、植树、浇花等。每个班又分若干组。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劳动委员的刻意安排,他们被分为一组。任务是清理那排丁香树下的水盆,并把水盆修整好。当然也包括他们初遇的那一棵。
   他用铁锹在树下挖出坑,把她扫起的落花、落叶埋在下面,再把余下的土圈在树根四周,抹平,修成漂亮的水盆。当她把一铲落花倒入坑里时,说:“你想到了什么?”“黛玉葬花!”他说完哈哈笑。她也跟着笑,“我可不是林黛玉!”“我也不是富家的公子!”谈笑中,并不觉得累。休息时,他们坐在那棵丁香树下,望着铁轨。他从口袋中摸出口琴吹一首曲子。有时她轻轻跟唱,多数时是静静地聆听,如水的目光顺着铁轨流向远方。
   “劳动周”结束了。劳动委员——她最要好的姐妹,找到他问:“你觉得她怎么样?”“不错,我们挺谈的来!”“她喜欢你,你要不要表示一下?”劳委的大眼睛中充满期待。他沉默,因为他想起了父母家人的叮嘱:“到学校要好好学习,不要想其他的!”他是个听话的孩子。
   他是喜欢她的,从撞上她水样的目光的时候。所以几乎每晚都去那丁香树下,不只为了看火车驶过。上课时,他坐在最后一排,斜对着她。做操时,也站在最后面,斜对着她。只为看她专注的听课、作笔记,看她伸臂、踢腿、转体、弯腰时的背影。有时,一伙男女在一起谈天,他俩也会参与其中。一样的欢笑,一样的忧伤。只是,他有点怕撞上她那如水的目光。因为他知道,她最近常失眠,早晨早早起来,一个人去爬山。她对同宿舍的姐妹说:这样会有助于睡眠,锻炼身体,还能减肥。可她并不肥!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也怕自己的言语、目光出卖了内心。他在等待着,等着成长,盼着毕业。
   内心的波动阻挡不了平淡如水般日子的流逝。
  
   三
   丁香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毕业临近的日子,正是花开的时节。淡淡的香远远的飘来,走近却无处觅踪迹。他在树下等,等那水样的目光撞上他的眼。一天,二天……她来了,轻轻地,他递给她一张字条: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走?她沉默着离开,风中飘着淡淡的丁香花香。
   他知道,以前他伤了她的心,伤了她的自尊。但他愿意追,愿意等。
   毕业在即,功课一点也不紧张了。他会在球场上飞奔,有时拎一支竹笛,吹上一曲。她会混在女生群中看他打球,听他吹笛。他不再怕撞上她如水的目光,可她却在有意无意地躲闪。男生们开始聚在一起喝酒,他几乎每次都要醉。醉了就念着她的名字,想:她不会原谅他以前的冷漠。“一定不会,一定不会。”有时他会说出声来。
   她和朋友拍照片,作为毕业纪念。想找他也来拍一张,但他又醉了。她心里有点难过。其实她还是喜欢他的。她会在窗口偷偷看看他在操场上走,或打球;上课时目光也会溜向他。舞蹈课上,她从镜子中看他,只是当他目光扫过时,她会马上转移视线。她也去那棵丁香树下,只是尽量不碰到他。
   毕业聚餐,他们都喝了酒。第二天就要离校了,有人哭,有人笑。他悄悄离开餐厅,踱到那棵丁香树下,再看一次火车,再做最后的等待。她来了,他回头又撞上她的目光。她没有躲避,而是和他并排站在树下。他们谈以前、谈未来。她不提那字条,他也不好再问。夜深了,月升上半空。月光透过树叶,在他们脚下撒下斑驳的影子。花香钻入鼻孔,用力吸吸,却又飘远了。
   她说:“夜深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就要离开了。”说完转身。他对着她的背影说:“五年后我去找你!你等我!”
  
   四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音箱里飘出网络歌手马郁的歌声。她正在歌声中扫地。她老公在电脑前上网。她的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你好!”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是他!她一下子听出来,心里既紧张又激动。“分别五年了,你过的好吗?”“还好,你呢?”“……”他们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毕业后,他们都参加了工作,没有大的悲喜。日子平淡而过,一年,二年……
   起先,他们还书信往来。后来她在姐姐的劝说和威胁下,按着姐姐的规划结婚生子。他也有了女朋友。又因工作的调动,他们失去了联络。可“五年后我去找你”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也不时地浮现在她的心头。他辗转在同学那打听到她的手机号码。
   那通电话后,他们互留了QQ,邮箱。借助着现代的通迅工具,他们的联系又变得紧密了。
   “丁香花又开了,还记得那棵树吗?”
   “当然记得了!”
   “我们再见一次吧!就在那棵树下!”
   “……”
   五月的风,暖暖地吹着。远远地他就嗅到淡淡的花香。她已站在树下等。手轻抚着树叶,望着他来的方向。她更加标致了,他也成熟稳重了。他们对望着,想从对方的眼睛中找出改变。她的目光仍如水般清澈,他的目光依然深邃,他们只在对方的眼中清晰地看到自己。他们又并排站在树下。回忆起上学的时光,谈论毕业后的生活。他突然说:“其实我一直爱你!”“我也是!”她轻轻说,紧接着又说:“你胆子真大,现在还敢说出那个字。”沉默,没有拥抱,甚至没有牵手,只有沉默。太阳偏西,树影斜在地面上,笼罩着他俩的身影。树上的花开得正艳,淡淡的香气引来两只蝴蝶在花间叶下嬉戏。铁轨在阳光下闪着黝黑的光,伸向远方。“簌”,一朵花落下来,她拾起说:“知道吗?丁香是无果的。”他点头,扫一眼地上零星的落花。“我们还是把它们埋起来吧!连同我们的爱情。”
   他挖好坑,帮她捡拾落花,等地上的落花都放入坑里时,她说:“把它们都埋在这树下吧,回去之后好好生活!”“嗯,生活的幸福就是对对方最大的爱!”他说。他俩一起动手埋葬了落花。
   夕阳缓缓坠落山头。他摸出口琴吹出曲子来,她跟唱:“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她的腮边挂上晶莹的露珠,也打湿了他的眼。晚风徐吹,歌声中夹着淡淡的花香飘远、飘远……

共3081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如诗如画的一段爱情,如飘洒的蒙蒙细雨,打湿了那一季的心情。文章笔触细腻,诗意,真实再现了一对青春少男少女懵懂时期的爱恋。歌德说:哪个少男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丁香树下,他与她邂逅了一段恋情,但是在矛盾犹豫苦痛中,甜美的爱情并没有如期而至。他的拒绝,伤了她的自尊;他的再次追求,让她开始躲闪。五年之期,他们却女嫁男娶,劳燕分飞。相爱的人未成眷属,但是,两人再次见面,倾诉真情的同时,也理性地对待了曾经的情感:埋起曾经的爱情,珍惜拥有的幸福。丁香花下的故事变成了美好的回忆。文章很好地抓住了少男少女的心理,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少年时代的复杂情愫,生动真实地呈现了初恋的甜美与青涩,而文章中丁香的寓意也含蓄地暗示了二人的初恋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丁香花毕竟明艳了那段青葱的岁月。很美的文,很真的情,可谓情景有机交融,触动读者心扉。流年倾情荐阅!【编辑:风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21207】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风逝  2017-12-07 21:44:31

感谢您支持流年征文 ,遥祝写作愉快,佳作不断!

回复1楼 文友::剑气箫音  2017-12-08 10:34:51

多谢风逝老师,请多多指教!

2楼 文友:秋天的风  2017-12-08 17:57:23

挺喜欢这篇文章的。

回复2楼 文友::剑气箫音  2017-12-08 23:25:55

谢谢,还请多多指教!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