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李唯真酒驾停装置(小说)【清泉石】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流云】李唯真酒驾停装置(小说)

作者清泉石  阅读:642  发表时间2017-12-07 21:42:35
摘要:一对大学生恋人因痛恨酒驾,虽然法律制止酒驾,可是酒驾依然屡禁不止。他们突发奇想,决定用科技手段搞出酒驾停装置 ,制止住酒驾,让大家安全出行。于是他们不但以此想法作为毕业论文,还进行了艰苦的科学试验攻关。在实验即将成功之际,女主人公死于酒驾车祸,这让男主人公十分伤心,他为了他和她的理想,继续坚持下去,最终实现了他们的构想。

大公路从坡上一泻而下,然后向山沟沟分流了一条小公路。水泥筑的小公路刚好可以过一辆小汽车。进山沟不远,路边卧着几辆僵尸小汽车,不知是谁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像竹笋般一夜之间从土里冒出来。家住这里的高阿伯觉得很奇怪,很怪异,更令人不安,老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一天,天刚蒙蒙亮,雀鸟们叽叽喳喳地闹开了,丁三山从僵尸车里钻出来,正舒舒服服地伸懒腰,伸到一半只听得一声呵斥,随即看到一个人举着扫帚冲到跟前。看他那虚张声势中夹着恐惧,黄脸上的皱纹似条条蚯蚓不安地蠕动着。丁三山也紧张了,赶紧收住伸到一半的懒腰,改为招架,双臂护住了头部,从两手臂的空隙中不明就里地看着来人,颤声问:“大爷,你……”
   此时一只雄赳赳的大红公鸡立在土坎上,拍拍翅膀,引颈高歌:“喔喔喔——”
   雄鸡的高歌立刻让来人紧张不安的心情缓解了,黄脸上的皱纹不再扭动,安静下来各就各位。此人正是高阿伯,他松口气放下扫帚:“我以为青光白日大清早的撞到……”他不说了,改口问,“这些乌龟壳是你的?”
   丁三山没听明白,经他手指点,明白了:“哦,不是,这些是报废了的僵尸车。”
   高阿伯听到“僵尸”二字,又举起扫帚,丁三山又赶紧护住自己:“大爷,大爷,我只是住了一晚上。我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没钱租房子……你不愿意就算了,不要这么凶嘛。”
   高阿伯再次放下扫帚:“这些乌龟壳有股邪气,不是我的,你要住就住,镇得住邪气,就没得事,镇不住就麻烦了。”
   “汽车嘛,有啥邪气?”
   “来路不明呢。”高阿伯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它有四个轮子嘛,一滚就来。”
   高阿伯提出个要求:“小伙子,我摸下你的手呢。”他握着丁三山的手满意地点点头,“唔,是人手。”
   丁三山狐疑地看着他:“不是人手未必是猪蹄子啊?”
   一阵喳喳叫声,两只喜鹊从他们头顶掠过,飞走了。
   “小伙子,来我家吃早饭。往后我们是邻居了。”喜鹊从上空飞过,使高阿伯的顾虑消除了,黄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笑了,笑得如秋天里盛开的金灿灿的菊花。
   他家在小公路的那边,距这几辆僵尸车约二十来米远。那是一幢两层水泥楼房,房前屋后都是茶园。房子外墙贴着米白色的瓷砖,家里就高阿伯和老伴,儿女们带着孙子进城打工,逢年过节才回来住几天。因为家里人少,高阿伯很谨慎很胆小,生怕撞了邪,所以才有刚才的举动。顾虑打消后,热情邀请丁三山来家做客。多个人多份热闹,况且丁三山的年纪可能比他的孙子大不了几岁,权且把他当孙子也还说得过去。
   那以后,高阿伯经常看到丁三山打开这些乌龟壳,把它们的肠肠肚肚翻过来理过去,从这个乌龟壳搬到那个乌龟壳里去,敲敲打打,修修补补,不知搞啥名堂。忙活一段时间后,有个乌龟壳可以嚎叫了,跟路上跑的车一样叫唤了,就是不晓得跑得起来不。
   一直很好奇的高阿伯终于忍不住发问了:“丁三,你搞这些名堂究竟是为啥子?不好好找工作,未必你想一辈子住乌龟壳里,不怕一辈子打光棍?
   他总是叫丁三山为丁三,说叫“丁三”省事,顺口好叫好喊,又响亮。丁三山也由他叫,的确,“丁三”比起“丁三山”来,响亮些。
   丁三山正在摆弄手中的东西,或许没听见问话,直到高阿伯捅他一下,重复一遍问话,这才回答道:“哦,高阿伯,你喝酒没有?”
   “我喝没喝关你啥事?”高阿伯眼睛一䀦,表示不满。
   “有股酒味儿,高阿伯你吹一下,看是好多。”丁三山把高精度酒测仪递到他嘴边,“吸口气,含住这里使劲吹。”
   高阿伯猛吸口气,含住酒测仪的嘴用力往里吹气,吹得他脸红脖子粗。
   测完,丁三山报出检测数据:“每毫升血液二十一毫克,开车的话属于酒驾,要罚款要扣分,还有遭拘留。”
   “我晓得酒驾害人害己,我又不开车,也没得车来开。”
   “高阿伯,你坐在车里头试一下。”
   高阿伯听话地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丁三山坐上驾驶位,开始发动汽车,可汽车发动机怎么也打不燃火。高阿伯不安地扭动身子,有些歉然:“丁三,是不是我的原因,害得你打不燃火了?”
   “高阿伯,你下去,我再试试。”
   丁三山再次启动点火,这次汽车突突突地吼叫起来,吼得全身震动,吓得高阿伯往后一跳,险些摔倒,回过神来骂一句:“龟儿子娃娃搞啥子鬼名堂,吓老子一跳!”
   丁三山关闭发动机,钻出汽车,握住高阿伯的手高兴得大喊大叫:“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成功了……”
   高阿伯佯装生气了:“你成啥子公?”
   “我的酒驾停装置成功了……酒驾克星……”
   “哦!”高阿伯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天他在搞克星!虽然不懂克星是什么,但见丁三山高兴得这个样,也跟着傻乎乎地乐。
   突然,丁三山倚在高阿伯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鼻涕眼泪涂了高阿伯一身,接着大声喊:“唯真,唯真,我们不再怕酒驾了,让一切酒驾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呵呵呵一阵笑,“……唯真,你听到了吗?酒驾消失了,从今以后我们不怕酒驾了……”
   高阿伯开始为他高兴,见他又哭又笑的,好像不太正常了,试着叫一声:“丁三。”
   “唯真,是你吗?哦,你不是,我找唯真去!”丁三山撇下高阿伯一阵风似的跑了。
   高阿伯愣在原地,看着远去的手舞足蹈的丁三山,半天从嘴里蹦出三个字:“失心疯?”他也高声喊,“喂,老婆子,我追丁三去了!”
   高阿伯追一路喊一路,引得邻居家的两老头子也跟着追赶。
   远远的看见丁三山挥舞双臂蹦蹦跳跳,狂呼乱喊。高阿伯三人追上了,但不敢上前,只默默地看着丁三山。
   丁三山站在路边的岩坎上,嘟哝着:“唯真,我成功了。唯真,我们成功了……”突然发现了高阿伯三人,眉头一竖,发怒了,挨个指着他们,“就是你,你,还有你。酒后驾车,撞死了我的唯真!”
   由于激动,挥舞的手臂使身子失去平衡,丁三山摔下了岩坎。岩坎那边是个水塘,岩坎距水面有两三米高,只听得噗通一声。
   高阿伯三人慌里慌张地绕过那岩坎,站在水塘边。水塘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静静地荡漾着一圈圈清澈的波纹。
   李老二问:“中邪了?”
   高阿伯快步走进水塘,然后潜入水中,一会儿从水中捞起软绵绵的丁三山。坎上的两人赶快搭把手,拉起丁三山和高阿伯。然后三人合力将丁三山脚上头下面部向下地放到斜坡上,高阿伯扶住他的下巴:“快,你们拍他的背!”
   那两老头子蹲地上,你一下我一下地拍开了,他们边拍边瞧高阿伯,想从他脸上看出有救没救的警示。
   高阿伯坐地上,一直低头默默地扶住丁三山的下巴,皱紧了眉头:“快一点,用点劲!”
   嘭嘭嘭地一阵敲打后,听得丁三山一声微弱的呻吟。
   高阿伯三人高兴地舒展开眉眼,不约而同地说:“啊,有救了。”
   高阿伯依旧扶着丁三山的下巴吩咐道:“把他掫来坐起。”
   三个老人从三个方向支撑住丁三山那绵软摇晃毫无自持力的身体,高阿伯仔细看他。丁三山虽然浑身无力,但却大睁双眼,目光贼亮,直勾勾地盯住前方。高阿伯忍不住抚下他的眼皮,想用眼皮盖住他那可怕的目光,痛心地摇摇头:“我说嘛,那几个乌龟壳邪火得很。”
   那两个胆怯地看着他,张着嘴等他拿主意,一会儿,李老二说:“把那几个乌龟壳烧了算了。”高老幺则问:“他是咋中邪的?”
   高阿伯把丁三山当时的情形复述一遍后,高老幺想想说:“多半是失心疯。”
   高阿伯认同他的说法:“我也是这样想的。你们扶好他。”高阿伯起身走到丁三山身后,照准他背心猛击一掌。少顷,听得他胸中一阵低鸣,不一会儿,哇地一声,嘴中喷出一口带血的痰。
   扶住丁三山的两老人赶快替他抚胸,轻声安慰他。
   高阿伯转到他身前,躬身细细打量他,叹口气:“好好的一个人,说失性就失性,可怜啊。”
   李老二高老幺也跟着细看丁三山的脸,也跟着叹气摇头。
   “眼神好些了,不那么怕人啦。造化好的话,好就好了。造化不好的话,人就毁了,一辈子糊涂了。可怜他爹妈养他这么大!来你们扶起他,我背他回去。”高阿伯躬下身子,背起个子比他高一个头的丁三山往坡上走,李高两人一边一个伸只手扶住丁三山的后背。高阿伯边走边说,“丁三,我们回家咯,乖孙,不要乱跑了。”
   快到家的时候,高阿伯吩咐:“李老二,麻烦你去请村医。高老幺前头走,喊我老婆子快点回来,她在屋后采茶。”
   刚安顿好丁三山,李老二带着村医来了。一番望闻问切后,村医给他扎了银针,开了一剂中药:“捡两副先吃了,过两天我再来看看。主要是气血瘀滞引起的,气血通畅,病也好了。”
   高阿伯三人看着年纪和他们相仿的村医,生出许多疑问,这么重的病,扎两针吃两副药就好了?于是高阿伯忍不住问:“他中的什么邪?”
   “照中医解释,邪气是指各种致病因素而言,风寒、暑热、燥湿、积食……嗯,多了,这些都是邪气。我看这年青人脉象紊乱,可能还受过刺激,说不定还要犯。犯得两次,瘀积的邪气释放了,会好些。总之,他熬过这一关,这辈子就无大碍了。”
   高阿娘端上三碗红糖荷包蛋,感谢村医及李高三人。送走李高两人后,高阿伯跟随村医去医疗点捡回两副中药,顺便买回香蜡纸钱,迫不及待地吩咐高阿娘熬中药,他则拿上香蜡纸钱和一个烧过的蜂窝煤出门了。
   高阿伯来到那几辆僵尸车前,严肃地盯着它们,用目光警告它们。一会儿,他在丁三山这些天来一直住的僵尸车前,放好燃尽的蜂窝煤,点上红蜡,点燃三炷香,双手合十给它作了几个揖,然后蹲在地上烧纸钱,口中念念有词:“……本来我们这儿清清静静的,你们来了差点出人命。你们想出气,要找准害你们的人,不要瞎起个眼睛害人。不要以为你们是乌……是汽车就可以逍遥法外,人法管不到你,天地总管得到你。今天我给你们烧点香蜡纸钱,惟愿你们不要害人了。”
   丁三山在床上昏昏沉沉躺了三天,多亏高阿伯老夫妻的悉心照料,吃了几副中药,人清醒了许多,人依然虚弱,间或在梦中呼喊:“唯真!”
   高阿伯端着碗药汤进屋,这是他儿子和媳妇的房间,他们一家人在城里务工,平时空着没人住。丁三山病了,将他安顿在了这屋里。见丁三山睡着了,正要返身出去,听得一声呼唤,不由得一震,汤药险些荡出来。回身细看,生怕他又跟前天一样,失心疯发了。
   丁三山睁开眼看着高阿伯,起初是个模糊的身影,好像唯真站在屋中,叫一声:“唯真,真的是你?”
   高阿伯听清了,前天他也是这么叫的,随后得了失心疯。这尾针是个什么东西,这么邪火?!他放下碗,走近床,准备好在他起来时按住他。
   然而丁三山却显得那么平静,静静地看着唯真走来,摇摇头,不知是想看清楚些还是不相信眼前的人是唯真。终于看清了,轻轻叫一声,并支撑着要起来:“高阿伯。”
   “睡倒,睡倒。”高阿伯赶快上前按住他。
   “高阿伯,我怎么睡到你家里了?”
   “来,吃药。你病了。”高阿伯端过汤药,拿起调羹喂药。
   丁三山起身,端过药碗咕咚咕咚喝下去,一抹嘴:“高阿伯,太给你们添麻烦了,不知该怎样感谢你们。”
   “不消谢,只消你病好了,就对了。”高阿伯由衷地说道,“啥都不要想,医生说你熬过这一关就无大碍了,以后就好了。”
   丁三山平静地望着那雪白的墙上的大幅十字绣荷花图,透过荷花图,他看见了远处,远处是学校的荷花池,记忆中曾经温馨难忘的荷花池。良久,悠悠地说道:“我记得,那天我测试酒驾停装置成功后,很高兴,马上又很忧伤,一股气涌上来,后来的事不记得了。”他闭上眼努力回想,少顷睁开眼,“高阿伯今天几号了?”
   “二月二,龙抬头。”
   “公历是几月几号?”
   “三月……”高阿伯仔细看挂历,“我老眼昏花看不清……”
   丁三山起身看挂历,大喊一声:“嗨呀,今天是最后一天报名,我得赶紧去!”
   高阿伯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立刻睁大眼睛警惕地盯住他,生怕他又犯病了:“去哪儿?”
   “神州汽车。”
   “你还没好清楚。”
   “我去报名应聘,病就好了。为了我和唯真的酒驾停装置我必须去,不然我会疯的。”丁三山穿好衣服,风风火火、高一脚矮一脚地赶出了门。
   丁三山上小学二年级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不喝酒时,待他还可以,可是父亲爱喝酒,一个月醉两三次算少的。每当他喝了酒总拿丁三山练拳出气,一次将他打昏了,等他醒来时,四周漆黑,屋外静悄悄的,屋里满是父亲一阵一阵的鼾声还夹杂着酒臭。想起了妈妈,伤心地开哭,要是妈妈在就好了。也许是哭声大了,惊动了父亲,怒斥一声接着打鼾。尽管心中很悲伤,还是强忍住不哭了,借助窗外的灯光,看清了父亲也躺在自己身旁的地上,立刻害怕地爬开,离他远点,独自靠墙坐地上颤抖。

共24753字上一页1/6▼下一页
【编者按】丁三山的少年时代,是在洒鬼般的父亲的虐待下度过的,故而他谈酒色变,对酒恨之入骨,以致于他的学生时代陷入灰色的阴霾之中。出于李唯真对他的青睐,让丁三山的生活又充满了阳光,两人自此有了共同的交集。在相互交往中,李唯真知道了隐藏在丁三山心中的秘密。于是一对大学生恋人因痛恨酒驾突发奇想,决定用所学知识,以科技的手段搞出酒驾停装置 ,来制止住酒驾,让大家安全出行。他们不但以此想法作为毕业论文,还进行了艰苦的科学试验攻关。几经周折,科研有了突破性进展和成效,却在实验即将成功之际,女主人公死于酒驾车祸,这让男主人公十分伤心,他为了他和她的理想,继续坚持下去,最终实现了他们的构想,丁三山走上了科技创新的高峰,被正式聘任为神州集团汽车制造集团有限公司创新设计实验室主任工程师,也使他心爱的唯真的生命得以永生,真可谓丁三山与酒相关的爱恨情缘。小说故事情节波澜起伏,既有浓浓的恨,又有深深的爱,都溶入于淡淡的文字之中,值得读者去品读,去欣赏。【编辑:艺苑奇葩】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12-07 21:59:07

好久没看到老师的美文了,搬个凳子占个位置,然后再品读美文。作者和编辑两位老师都辛苦了,敬茶问好!祝创作愉快,问冬安。

回复1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38:19

谢谢。您客气了。

2楼 文友:艺苑奇葩  2017-12-07 21:59:21

问好清泉石,创作辛苦了!向你敬茶。

回复2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39:20

您好。谢谢。

3楼 文友:艺苑奇葩  2017-12-07 22:10:00

老师的文笔我很喜欢,只是今天的稿件,可能是疏忽了:一是不该一段空一行,那样放出来不美观,也让编辑很费时;二是发表前看看初稿,不要将原稿重叠复制两遍。

回复3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41:57

谢谢指出不足之处,记住了。

4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12-07 22:11:29

一部小说,构思精巧,情节跌宕起伏,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读者的脑海中展露得一览无余,深深烙印在读者的脑海当中,人物的思想性格别具一格。点赞!

回复4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43:56

老师的点赞是我写作的动力。握手。谢谢。

5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12-07 22:14:48

感谢老师赐稿流云,期待您的更多精彩,遥祝冬安。

回复5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45:30

喜欢流云。喜欢大家。

6楼 文友:无悔红烛  2017-12-08 19:35:07

车祸猛于虎,多是因酒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丁三山的酒驾停装置不是异想天开,总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回复6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48:53

有人就是要酒驾,管控不了自己,害人害己,悲哀。只希望这样的事不再发生。谢谢朋友。

7楼 文友:成雅琴  2017-12-08 20:00:01

老师的文笔优美,小说故事情节独特,人物刻画有创意,写得真棒,欣赏学习了!

回复7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50:46

谢谢雅琴,互相学习。

8楼 文友:成雅琴  2017-12-08 20:02:01

我喜欢小说,但自己不会写,读完老师的文章,让我学习好多方法,希望老师多多指教,小说的写作手法,一起交流,创作。我想写一篇长篇小说,没信心下手,见笑了。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8楼 文友::清泉石  2017-12-11 13:53:38

我的办法就是多读名著,多写,慢慢体会。我想您客气了,雅琴老师,我们互相学习。

共16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