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影剧本】两个父亲(首发)【烟云墨雨飞】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微电影剧本】两个父亲(首发)

作者烟云墨雨飞  阅读:381  发表时间2017-12-05 22:00:48


   【剧情梗概】张萌萌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察员,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身负重伤,急需输血。父亲张天伟得知情况后,竟然拒绝为女儿输血,而是打电话叫来了另一个人,那人便是市寰宇公司总裁袁克强。医生、护士与众警员都是莫名其妙的,都在想是不是张伯伯急糊涂了,干嘛叫一个不相干的人来?然而,更令他们惊讶的是,袁克强的血型与张萌萌的血型相吻合。难道……难道他们是父女关系?那么张天伟就一定是张萌萌的养父了。张萌萌终于抢救了过来,转危为安。养伤期间,她从护士们偶然的谈话中,知道了这些情况,真是令她大吃一惊。怎么可能?父亲张天伟对自己那么疼爱,又怎会不是她亲生父亲呢?那个袁克强袁总裁竟然是自己的生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张萌萌的追问下,张天伟道出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主要演员】
   张萌萌:女,二十五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察员。
   张天伟:男,五十八岁,市国土局副局长,张萌萌的养父。
   袁克强:男,五十九岁,市寰宇公司总裁,张萌萌的生父。
  
   【次要演员】
   王医生:女,四十八岁,市总医院主任医师,张萌萌的主治医生。
   杨护士:女,二十六岁,市总医院护士。
   吴秘书:女,二十九岁,市寰宇公司总裁袁克强的秘书。
   匡亚男:女,二十八岁,市第一中学音乐教师,张萌萌的母亲。
   袁父:男,六十九岁,原寰宇公司第一任总裁,青年袁克强的父亲。
   袁母:女,六十五岁,原寰宇公司财务总监,青年袁克强的母亲。
   护士长:女,三十二岁,市总医院护士长。
   护士甲:女,二十四岁,市总医院护士。
   护士乙:女,二十五岁,市总医院护士。
   刘红舒:女,七十二岁,匡亚男母亲,张萌萌的外婆。
   宫志斌:男,三十八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
   高个子:男,四十一岁,抢劫杀人歹徒。
   小李:男,二十四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员。
   病友甲:女,二十九岁,张萌萌对面病床女病人。
   众警员若干……
  
   【第一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外,山野丛林中
   (山野丛林中,支队长宫志斌带领着张萌萌以及其他队员,紧紧追赶着一个高个子持枪歹徒)
   宫志斌:站住!你被包围了,快缴械投降!(举枪瞄准)
   高个子:(气喘吁吁躲藏在大树后面,射击)去你的吧!让老子投降,哼!做梦!
   (子弹落在在宫志斌身旁,啪啪直响)
   张萌萌:(瞅准时机,在对方露头之际,快速射出一颗子弹)宫队,小心!
   (哎呦……突然一声惊叫,对面没了声音)
   小李:(心中大喜,高叫道)张姐,你打中那家伙了(音落,冲了过去)
   张萌萌:(大惊)小李,回来!(随后跟上去)
   高个子:(只是肩头中弹,他缓缓举起了枪,对准了扑上来的小李)去死吧!老子一对一,值了。
   (张萌萌连想都没细想,猛的扑过去抱住小李转换了位置,后背对上了歹徒的枪口。砰!对方的枪响了,张萌萌身形一震,软倒在小李的怀中)
   小李:(高声叫喊)张姐……
   (高个子趁此时机,拔腿就跑。还没等他跑上几步,就被随后跟来的宫志斌一枪击中后心。高个子终于缓缓倒下去,见了阎王)
   宫志斌:(对着手机大声叫着)120……救护车……原梅山北侧交通事故报警点……要快……
  
   (镜头二)日内,市总医院抢救室内
   (无影灯下,王医生认真做着手术)
   助理:王主任,病人出血过多。
   王医生:快,从血库调集血浆。
   助理:王主任,刚刚血库来电话,血浆没有了。
   王医生:(微微皱眉)病人又不是什么稀有血型,只是普通的血型,怎会没有了?
   助理:血库的人说,国道刚刚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好几十辆车连环追尾,受伤人员比较多。所以,血液一下子就紧张了。
   王医生:(缝好张萌萌后背上的刀口)事不宜迟,赶紧组织人员献血。
  
   (镜头三)日内,市总医院抢救室外走廊
   (宫志斌在走廊焦急的走来走去,小李泪流满面,其他队员凝重肃穆的表情)
   宫志斌:手术怎么还没做完——对了,暂时不要告诉张伯伯。
   (众警员连忙点头)
   小李:(后悔极了,抓着自己的头发)张姐都是为了我啊,为了我……
   宫志斌:(眼睛一瞪)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
   小李:(连忙止住哭声)宫队,我……
   (他们正在低声说话的时候,手术室门上的灯灭了,王医生走了出来)
   宫志斌:(连忙迎上去)王主任,怎么样了?
   王医生:子弹取出来了,手术很成功。只是血库血浆不够用,需要马上输血。
   (宫志斌、小李以及其他队员都撸胳膊,异口同声:医生,抽我的……)
   王医生:时间紧迫,需要一个个化验血型——杨护士快带他们去化验。
   (五六个人跟着杨护士走了,片刻功夫,宫志斌就带着小李和其他人返回了走廊,很快,化验结果就出来了)
   王医生:(对宫志斌)太不巧了,你们的血型都不符合——快把病人家属喊来吧。
   宫志斌:我已经通知了她父亲,应该是快到了。
   (正说话间,张天伟踉踉跄跄的被一个警员搀扶着赶到了)
   王医生:您是病人的父亲么?
   张天伟:是的,我是她父亲。但是,我不能给她输血……
   (王医生,宫志斌以及小李他们甚是惊讶)
   宫志斌:(又着急又惊讶)张伯伯,您……您急糊涂了吧?您是萌萌的父亲,您不给她输血,谁给她输啊?
   张天伟:别急!会有人给她输血的(目光盯着门外,此时,刚好一个人踏进了医院大门)看,他来了。
   (众人一起望去,仔细一瞧,这人大家都认识,这不是常在电视露面的寰宇公司总裁袁克强嘛)
   袁克强:(急匆匆的奔过来,一把抓住王医生的手,急促的)医生,萌萌,萌萌她怎样了?
   王医生:还没度过危险期……
   护士长:(匆忙赶过来)王主任,病人的血液快用完了,怎么办?
   袁克强:(一撸胳膊袖子)医生,还等什么?快抽我的血!快……
   王医生:(转头对护士长)护士长,快带他去化验。
   袁克强:不用化验了,我的血型与萌萌的一样。
   (王医生半信半疑的望着他,一旁的张天伟连忙走过来)
   张天伟:医生,没错!他们血型完全吻合,快去输血吧(俯在王医生耳畔低声道)他是萌萌的亲生父亲。
   王医生:(颔首,随后对袁克强)快跟我来吧。
   (众人疑惑的神情,淡出画面)
  
   【第二场】日内,寰宇公司总裁办公室
   (袁克强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那一张金皮沙发上,一只胳膊肘拄着办公桌,手托着面颊,目光久久凝视着电脑旁一个相框上,相框里镶嵌着一张发旧的孩童照片。那是一个惹人喜欢的女孩童年照,她正对着自己天真烂漫的笑着)
   袁克强:(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那一张照片)萌萌,你知道么?爸爸终于为你做了一件事……
   吴秘书:(轻轻敲门,画外音)总裁,我是小吴。
   袁克强:(头也不抬)小吴,进来罢。
   吴秘书:(推门走进来)总裁,朔方公司执行总裁刚才打电话来,说今天下午一点五十分,要与您商议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您要和他们会面吗?
   袁克强:(摆手)会面时间推辞——我下午有事,要去医院看萌萌。
   吴秘书:但是,总裁,如果推迟会面时间的话,朔方会不会有想法?他们,他们猜疑心很重的……
   袁克强:(打断吴秘书的话)如今,我最担心的是我女儿萌萌,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明白么?吴秘书。
   吴秘书:那好吧。我马上去回了他们,就说您临时有重要的事需要处理。
   袁克强:你看着办吧。
   (吴秘书点点头,走了出去)
   袁克强:(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一个女人的照片,喃喃的)亚男,我已经找到咱们的女儿了……
   (镜头闪回多年前,年轻的袁克强和年轻的匡亚男正在在公园散步)
   匡亚男:(有些担心)克强,你说……你父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么?
   袁克强:会的。我们如此相爱,他们应该是能同意的。
   匡亚男:可是……可是我听说,你父母相中了温莱雅集团的千金小姐……
   袁克强:他们相中是他们的事,我爱的是你,谁都别想拆散我们。
   (匡亚男偎依在袁克强怀里,幸福的闭上眼睛)
   (镜头快闪,袁克强家大客厅)
   袁父:(掐着腰,指着袁克强气愤的)你必须和匡亚男一刀两断,下个月初八娶温莱雅集团的温然然。
   袁克强:(倔强的)我不!我不会娶什么温然然的。除了匡亚男,我谁都不会娶!
   袁父:(气急败坏,抓起茶几上杯子,狠狠摔在地上)混账!你休想!
   袁母:(赶紧过来劝架,扶着对方坐在沙发上)老袁,消消气……(又对着袁克强)儿子,你怎么就不明白你爸的苦心呢?咱们寰宇现在入不敷出,只有与温莱雅集团结成儿女亲家,人家才帮助咱们,给寰宇注入资金。这样的话,寰宇才能起死回生。
   袁克强:我不管!反正我不喜欢温然然,永远不会娶她的。
   袁父:(猛地站起来)你……你……(突然捂住心口,倒了下去)
   袁母:老袁……
   袁克强:(心中一惊)爸……爸你怎么了?
   (医院,医生走出抢救室,对着袁克强和袁母摇头)
   袁母:老袁……(顿时昏迷过去)
   (病床上,袁克强跪在母亲床前)
   袁克强:妈,儿子答应您,您就吃饭吧。
   袁母:(大喜)儿子,真的么?
   袁克强:(痛苦的点点头)嗯,是真的。您要好好的,儿子下个月就与温然然举行婚礼。
   (镜头闪回现在,袁克强凝重的脸,缓缓淡出画面)
  
   【第三场】日内,医院308号病房
   (张天伟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看着张萌萌津津有味的吃着饭)
   张天伟:萌萌,好吃不?
   张萌萌:老爸,没想到您的厨艺又精进了不少。
   张天伟:(一脸宠溺的望着女儿)又给老爸灌迷魂汤。
   张萌萌:我说的是真话,老爸,我就爱吃您做的饭菜,香啊——那真是回味无穷啊,嘻嘻……哎呦……(忽然,扯动了伤口,止不住娇声喊了一声)
   张天伟:(紧张的)怎么了?是不是又扯动了伤口?注意点啊。
   张萌萌:(吸了一口气,掩饰着)老爸,没事。逗您玩呢。
   张天伟:(严肃的)萌萌,你的伤口还在慢慢愈合,一定要多注意。
   张萌萌:知道啦,老爸。
   张天伟:萌萌,吃完饭休息一会儿,老爸扶着你去公园坐坐吧——今天天气很好,吹吹风怎么样?
   张萌萌:好啊,女儿正有此意。总在病房里捂着,真是快憋死我了。还是老爸好,知道女儿的心思。
   张天伟:(拿起饭盒)我先去把饭盒洗了,你靠着休息一下。(音落,把张萌萌的床摇到舒适的位置,就走出了病房)
   (对面病床上的病友甲望着张天伟离去的背影,满脸羡慕的神情)
   病友甲:萌萌,你真幸福啊,有一个这样的爸爸,那么爱你。
   张萌萌:是啊……我妈妈在我九岁那年就去世了,爸爸就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人生的全部就是我。所以说,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病友甲:真好。我若是有一个这样的爸爸该多好。
   张萌萌:那?你爸爸呢?
   病友甲:我爸爸早就去世了。(突然很难过)
   张萌萌:对不起。
   病友甲:没关系。
   (病房里突然沉默了,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渐渐淡出画面)
  
   【第四场】日内,医院
   (张萌萌缓缓走出病房,在医院过道溜达着,不知不觉走到处置室房间门口)
   护士甲:(配置着点滴的药液)309号病房十三床,今天是不是还有两瓶需要输液吧?
   护士乙:(查看处置单)对,是两瓶……咦?你这是给哪个病房配置的药?
   护士甲:我这个是给308号十六床配置的,下午两点开始输液。
   护士乙:(一听308号病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很神秘的问道)你说,那寰宇公司总裁和308号病房十二床的病人,是不是父女关系?
   护士甲:肯定是啊——血型吻合,不差分毫。
   护士乙:也或许刚好一样吧。
   护士甲:我估计是父女关系。你没听那袁总裁当时说么,不用化验,直接输血就行——想想看,若不是父女关系,怎会这么肯定两个人血型一致?
   护士乙:(点点头)嗯,说的也是。
   (在门外无意当中听见她们说话的张萌萌,闻言身形一震,险些晕倒,刚好被走过来的护士长给抱住)
   护士长:(关心的)张萌萌,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是不是伤口痛?
   张萌萌:(掩饰的微微一笑)没事,我回病房了。(音落,转身缓缓走了)
   护士长:(望着张萌萌的背影,也没在意,走进处置室,正听见护士甲与护士乙在侃娱乐新闻)我说你们两个,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躲在这里八卦。
   护士甲:护士长,我们没有啊,这不在工作嘛。

共6630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一名女刑警侦察员张萌萌,在一次执勤的时候,身负重伤,急需输血。父亲张天伟获知后,而是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公司老总袁克强来为女儿献血,令人匪夷所思。养伤期间,张萌萌从护士们的谈话中得知有关自己身世的疑问,大为震惊。而后,萌萌在与父亲天伟的交谈中了解到自己的真正身世,原来,父亲张天伟是自己的养父。那位为自己献血的公司老总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同时揭开了往日一段情感的风雨往事。张萌萌的亲生母亲亚男是在怀自己一个月时才嫁给父亲张天伟时,其实,母亲亚男当时深爱的是萌萌的亲生父亲袁克强,不过由于奶奶的阻挡,造成了一对恩爱鸳鸯两分离。不过后来,亚男去世,张天伟恪守着抚养萌萌的承诺,一直再未娶。因为萌萌这次受伤急需输血,这段悲情往事浮出水面。其实,在袁克强的心底,他一直深深想念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萌萌的,只是,他不想打破张家平静的生活,于心才安。后来,萌萌欢欣地认同了两个父亲的结果,也是一种甜蜜和幸福。剧本构思精妙,语言流畅,人物丰满,有血有肉,情感丰富,场次清晰,具有强烈的动感和画面质感,佳作,热情力荐欣赏!【编辑:箫音依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2060026】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箫音依依  2017-12-05 22:13:15

张萌萌是幸福的,因为她有两个父亲。虽然张天伟是自己的养父,但对自己一直无微不至地关怀,倾注了很多心血,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并未再娶,只为好好拉扯自己长大成人,这是一种超越血缘的爱,无私坦荡。亲生父亲袁克强出身豪门,但是由于长辈们的原因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当妻子不得不屈从现实的选择时,他无奈接受这个决定,不想打破亚男后来平静的生活,也是一种隐忍,但他的心里,也一直装着亲生女儿萌萌,直到有一天,他的血液和女儿的血液融合在一起,这是为女儿做出的一点小小的牺牲,是一种补偿般的歉疚和付出。

回复1楼 文友::烟云墨雨飞  2017-12-06 11:39:17

点评到位!谢谢!辛苦了!

2楼 文友:箫音依依  2017-12-05 22:15:07

拜读老师精彩的佳作,富有思想性和艺术价值,期待再次赐稿!

回复2楼 文友::烟云墨雨飞  2017-12-06 11:39:49

问好,敬茶!

3楼 文友:菊惆  2017-12-06 11:23:58

做了以下修改:袁父袁母的人设里,改成了青年袁克强的父亲、母亲,不看剧本内容乍一看,年龄差太小,有歧义。

回复3楼 文友::烟云墨雨飞  2017-12-06 11:37:23

嗯,是我疏忽了,谢谢修改!

4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7-12-09 15:25:25

当生死攸关的时刻,亲生父亲出来给女儿献血,挽救了生命。养父是一位善良的人,养大了女儿,赡养了岳母。女儿和亲生父亲相认,养父促成了女儿的亲情。正能量的剧本!人间自有真情在。弘扬主旋律,是江山文学义不容辞的责任!拜读学习!点赞!

回复4楼 文友::烟云墨雨飞  2017-12-09 15:35:50

谢谢欣赏点赞!问好。

共8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