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中国文化放缰驭马腾飞【亦猫熊】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愿中国文化放缰驭马腾飞

作者亦猫熊  阅读:1497  发表时间2017-09-09 10:44:07

“让你分享一个喜讯!昨晚我上传文章《9月9日隆重纪念毛主席逝世41周年》,不想今早就发现被(江山文学网)推荐为精品了。出乎意外,只剩开心!”这是一段我给文友的QQ聊天实录,可见我一时的兴奋心情,而且这就是发生在昨儿今天的事!
   也许有朋友见了反会讥笑,仅此一篇短文被网站推荐,也就挣了那么几个VB币,又何喜之有?就值得夸张?其实这不是“夸张”,因为我要告诉朋友们的是,这可不单是一篇文章获得荣誉推荐的事情,而是由此让人看到了整个中国文化正在放缰驭马腾飞!当然,这也与放马由缰有区别!我说这话是不是更“夸张”了,但这的确是我一个良好愿景吧!
   然而,就此一个愿景,殊不知也让我或者和我一样的“文化人”几十年望穿秋眼啊!
   记得前几年中国有一件大事,就是第九届文代会、第八届作代会隆重召开,当时,振聋发聩的是,时任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同志还亲莅大会作了重要指示。他强调,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认清时代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响时代前进号角,创作生产出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奋力开创文艺发展新局面,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贡献智慧和力量。
   确实,因为有伟人的明灯指引,又适逢文代会、作代会同时召开,作为文化人都在踮脚期盼中国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期盼中国文化的放马腾飞,可是,“东风吹马耳,瞎子打灯笼”,纵览很长一段时期的中国文化,居然仍是弊车羸马,或者说是引车卖浆,难成大器。要说为什么会这样?据我看来,它也只是“头重脚轻”。虽然上面的政策很好,可还有许多具体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具体问题不解决,那口号喊得再响,岂不也成了空洞的宣传!
   其实在我认为,中国的文化,长期以来都有一个桎梏,且让一些文化人难以挣脱甚至也不想去挣脱。首先一条就是中国文化的思想束缚。中国是个有着五千年文化历史的大国,可纵观中国文化历史,由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汉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继而到清朝的“文字狱”,乃至近现代的“文化大革命”批评“臭老九”等等,对此我不探讨文化大革命的对错,但这一切似乎都让中国文化人吓破了胆,形成了思想包袱,由此使得中国文化要么成为政治的宣传筒,将服务于政治视为神职,从来就不敢越雷池半步;要么更谨慎的办法,就是一些文化工作者把政治视为雷区,不去卷入政治漩涡,即便来一场春风化雨,可也得踩着“高翘”行走,亦步亦趋。譬如,从很早起无论是出版物还是网络征文,都有一条明文规定,就是禁止文章内容涉嫌政治。凡是触及到政治字眼,哪怕让某些领袖人物的大名出现在文中,都得被严格查禁,甚至被一律禁绝。由此像上述纪念毛主席逝世的文章,除了由党刊和专门人撰写,而像普通人写的哪能得见天日?这且不谈文章写得如何,首先一些小编辑看到标题涉及领袖人名就浑身打个哆嗦,明确答复这样不行,通过不了。为什么说她们是小编辑,因为她们都是受管制的,要完全听从领导吩咐的,而领导在会上交待的第一条,就是凡涉及政治人物或纯政治,一概拒收。否则,他们怕担负政治责任,弄得报社关停整顿就得不偿失了。当讲到这里,或许投稿人也就能体谅、理解编辑部那些辛勤的第一线的编辑们的苦衷吧!
   可是,让我们回看上述中央领导人的讲话,他可没有讲一句要禁止文章涉政治的话,相反他倒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这就像马戏团的老板驯养了的一群动物,以前听惯主人的口令表演,如今便打开笼子放生,可它哪又敢随性乱跑?居然还一步三回头地揣摩、观望呢。可悲可叹的中国文化和文化人,由于长期的驯化,完全让他们丧失了主心骨和主见,就像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情愿将灵魂依附在主人身上图生存,也不愿争得自己有个性。
   虽然有时候他们也会围绕政治“高谈阔论”,但除了唱和就是捧场。依我说,当文化发展到这种地步早已是苍白无力。这也不是说当前甚至以后的中国政治不好,但歌功颂德非得就是吊在嘴巴上说“好、好”就是好吗?实际上,有时候来点批评或反面教材也是可取的。正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这时候倒让我想起一些外国文化,如好莱坞大片,他们就敢于拿五角大楼甚至总统本人开涮,包括一些故事情节完全虚构漫画,可难道如此他们就能反叛或有心颠覆政府吗?显然不是,也不可能。其实他们首要也是取乐而已,其次才是警示,甚至连鞭笞都谈不上。可中国文化嘴巴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实际上却仍是奴性未改,走一步望三望,有时候政府想拍它屁股催它往前赶去,可它仍怕谄媚不够,非得还要围着主人舔个手、嗅个屁不成。你想这样“出息”的中国文化,能放马奔腾吗?
   其次,我又要说,中国文化的滞后,决不怨国家的政治政策不好,只是那些文化部门存在自身的体制缺陷和思想缺失,完全跟不上时代发展潮流。譬如中国文化部门多如牛毛,可都是各行其是,一盘散沙,缺少主心骨,缺少统筹管理。这里有一个延续多年而难改的现象,就是当作者将文稿投给杂志社或编辑部,非三个月不能一稿多投,这可能还是初审期。实际上作者完成一部作品(包括大长篇)也就化了十天半个月,最多也就一两个月时间,可无谓的时间却全耗费在那些审稿部门。一部作品往往在杂志社或编辑部一躺就是三个月甚至半年都没有讯息。如果它因为品质不行已被淘汰,而不用告知作者本人也是一种说法,而偏是它哪怕写得很好,有可能成为不朽之作,但它通过审读审批的过程和时间,可远比当初搞创作时都困难而漫长。哪会有像“昨晚我上传文章……不想今早就发现被(江山文学网)推荐为精品了”这样的奇迹发生啊!
   我就不知道人生能有几个半年被这些编辑老爷无端耗去。这里我倒要问了,难道那些编辑老师是没有文化底蕴的人吗?难道作者能创作出来而由他读一遍评判出个好歹、是否录用都那么难吗?当然,这时他又会借口来稿太多,应接不暇,这若是偶然情况当然有情可谅,而偏是这种现象他们已经定性为行规,他们正将这借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用于搪塞作者,这难道还正常吗?倒是他们有其借口,至使许多投稿,压根儿没被瞅一眼就已扔进了垃圾篓,还让作者苦苦等去吧。你说这状况多么悲摧啊!
   实际上一部好的作品,既便它像一个新生娃早已从娘胎中诞生,也让它会在无谓的等待中老去死去,应该说它几乎就没有青壮期!也许它描写或揭露的是今天的事情,而等它通过审查到真正以作品面世;这且说的是它真能发表的话,恐怕也已时过境迁,让人读来面目全非,不知所云啊!什么不朽作品,像中国古代的四代名著撂在今天,也怕不被时下年轻人看好了。
   对此我不由得要发出抗辩,关于一稿不能多投,完全就是不合理的霸王条款嘛。现在早是商品时代,竞争时代,允许作者一稿多投,才更能激发编辑部的审稿效率嘛。不然一部好的作品,投给某个报社,它还没决定利用,就成了他的私属物品,让他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爱理不理也行。这对作者却是极大的不公平,甚至是毁灭性的摧残打击啊!
   在此我顺带又要谈谈一些编辑部的老爷作风和裙带关系、圈子文化。现在看中国杂志期刊,满满都是文章,那么,这些文章是哪里来的呢?这应该分三个部分:其一是那些编辑老爷自己的大作,还包括他们认为是“大家”可用来撑门面的名流作品,这些就不论优劣都是首选的。其二是许多文化机构为创收大搞各类型的文化培训,招收学员,那么,出了高昂学费的学员作品,也有在可选之列的,这样是为了不断自己的财路。其三就是文化机构包括杂志社还搞各种风格的大型“笔会”,借旅游和学习交流为名,收取与会费用。而为了有些“噱头”诱骗作者们(当然这些都是有稿无处发表的人),他们就凭借手里的资源,在正刊之外别辟个所谓的“副刊”之类,还假模假样给你评个所谓的优秀奖,但优秀不优秀?凡来赴会的都“优秀”,但优秀没有奖金,发表也没有稿费。这就是那些文化单位愚弄芸芸众生的伎俩,这也是中国文化长期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
   在此我真想痛斥那些文化管理部门,简直是无为而治。什么XX作协、XX文联,它们的楼台冠冕堂皇,标牌一本正经,而独不知在这牌子下他们都干了什么。这里难免还要斥责他们的体制弊端。好像他们当中也很讲民主的,而恰是这所谓民主,明显地造成了组织瘫痪。前几年我就遇到了一件事,因长期漂泊异地谋生,本想申请加入某地作协,不料却被以本人户口属地为由拒之门外。这我想就是悲剧了。现在国家改革,连城乡户口差别都在被淡化甚至取消,何以作协组织还考虑这个问题呢?难道他怕外地人是“一粒老鼠屎能搅坏一窝羹”?或者说他们自身有什么隐藏,会怕一个外地人而给捅曝了,而或者……总之,现在作协组织结构可非一般,像中共党员谁能光荣加入都只要一名介绍人,而想加入中国作协反需要两名介绍人呢。而这里再说一件怪事,就是我们国家年年召开“两会”,而论届都过十七、十八大了,而文代会、作代会才开那么几届,真是寥寥可数;再是像我们伟大的国家主席都要五年一选举,连任也只限于几届,而一个作协的官位却成了终身制似的,不到寿终正寝恐怕是不谈更替的。而这种现象习惯成自然,虽不法定章成,却也潜移默化,由此造成组织的僵化,对此谁都默认不管。政府高高在上,文化部形同虚设,心想只要作协作家们不反党叛国就什么都好,也不管它内部组织多么腐朽,管理多么混乱,一幢大厦,最终落得是颓废不堪。就像教授先生易中天说的那样——XX作协,他都忘了还存在这么个东西。你说XX作协的存在是多么无能无为,难道还不应该改变一下组织结构或来一次体制大变革、思想大解放吗?
   实际上问题还远不在于此,我曾写过一篇短文哀叹:作家都要讨饭!其中观点是:随着网络文化和视频冲击(当然还包括盗版书等诸多因素),作家作品尤其是书籍已变得如垃圾一般不值钱,而有些作家为了生存,只好就出卖人格和灵魂,跟风所谓的网络文学,尽情描写色欲暴力及其它离谱到人鬼不分、古今颠倒的完全荒涎不经的东西,结果一部部上千万字的作品都能炮制,好像中国文学倒出了许多天才,可其实狗屁不是。网络文学一般以点击率为标尺,而色情文学往往如毒品使人上瘾着迷,如此恶性循环,主管部门再是无为而治,恐怕中国文化早晚成为烂货,成为垃圾,彻底的垃圾。中国文化若再不根除体制弊端,文化部若不发挥其“集权中央”的职能去统筹管理,无论是网络文化还是纸质文章,仍然没有一个从思想到内容的品味审美、从文风到人格的操行定位,而仍然任由“杯具”当悲剧来使,我想中国文化不仅达不到大发展大繁荣的远景,只恐怕连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包括最简单不过的文字,都将面目全非。到时候,编印字典的人会不知道字义该怎么写,而传统的四大名著真成了“关公战秦琼”“刘姥姥梦沙僧”“猪八戒娶潘嫂”……而那时老师讲课也已经语无伦次,含糊不清,单就一个词“杯具”和“悲剧”他都解释不清了。
   另外,我还讲一件可悲可耻之事。当前在网络上随处可见淫秽下流的东西,就像(不胜枚举中一例)那充汽女娃,虽然不是活体,可给人印象绝对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娃,偏偏这样还为之做推销广告,让一个大男孩表演男上女下抱着它躺在地上,这难道不够色情吗?可这无论是当场表演还是网上发贴,从来就没有谁管过,似乎司空见惯的,反而没谁管了。但有一样东西似乎却管得很“严”,这就是文字作品。曾经我有一篇文学作品《满凤》,我敢保证它绝对格调高雅,思想健康,但仅因它叙写的妓女生活,多用了几个“黄姓”词语,如“淫秽”“裸体”之类,竟被一些文学网站拦截拒载。我敢肯定,那些编辑是绝没有通读我的稿子的,仅是凭电脑搜索到如此几个词语,就给它定罪,未免也太欠公允了吧!后来,我听朋友说将淫秽写成银秽,将裸体删掉一个裸字,还真就能通过了(曾尝试登了几章),这真是悲剧加讽刺啊!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悲剧还好,却怕它偏就影射出整个中国文化的“杯具”啊!
   往事不堪回首,可幸今儿却传来几大利好消息!从大的方面讲,前不久习总书记出席了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现摘录几行重点内容如下:
   他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广大文艺工作者积极投身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火热实践,倾情服务人民,倾心创作精品,热情讴歌全国各族人民追梦圆梦的顽强奋斗,弘扬崇高理想和英雄气概,奏响了时代之声、爱国之声、人民之声……
   同时他又提出了几点希望:
   第一,希望大家坚定文化自信,用文艺振奋民族精神。
   第二,希望大家坚持服务人民,用积极的文艺歌颂人民。
   第三,希望大家勇于创新创造,用精湛的艺术推动文化创新发展。
   第四,希望大家坚守艺术理想,用高尚的文艺引领社会风尚。
   显然,仅就这几点希望,里面还有很丰富的内容,可谓语重心长。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但作为当事人,即那些会里会外的文艺文化工作者,又听进去了多少、都做了哪些呢?这或者又可具体到小的方面讲,如今江山文学网便开创了一种好文风,或者也可说是工作作风吧。显然,他们的领导也讲政治原则,而督促下面编辑们的工作,却不要求对政治噤若寒蝉,而是要明辨是非,要撷取精华,摒弃糟粕,这才能健康文苑,又不至于百草不生。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们严格采取编辑责任制,每篇来稿必有一位编辑及时审阅并撰写评语,有的编辑细致认真到能为来稿校订每一个句法、别字甚至标点,哪怕是退稿都会给作者以及时答复,说明理由。也正因如此,可以说江山文学网虽然是后起之秀,可仍得到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一致认可、拥戴和赞誉。也正因为此吧,才有了上述我“昨晚投稿,今早就发现登发并被推荐精品”的喜悦事。更有我那篇长期被禁作品《满凤》,如今也得以在江山文学网站全文一字不删不改地发表。且看编辑老师给拙作的评语:
   本长篇是一部揭露假恶丑,传播真善美的正能量的作品。小说以一种穷尽其极的笔法,将一个失身女人的人生遭遇剥皮露骨地展现出来,将围绕她周边的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的大褂剥得干干净净,将色情服务场所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暴露无遗。其剧情之离奇、人物之迥异,笔力之犀利,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于惩治腐败、整治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当读者耐心读到这一段,或者说当我写到这一段,我想再援引编辑老师后一句精辟评述来作为敝文的结语:小说(何止小说)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曾经发生过的社会乱象,要让人心都向善,让社会更安宁,让这个大家庭(或泛指中国文化大家庭)充满正气、和谐和阳光!

共5738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在中国的某些地方,文化与文学似乎是两张皮一样互不相关。有些只识得几个汉字或根本不知文化和文学为何物的人,却担当起文化管理部门的负责人,领导着一个地方的文化发展。至于文化与文学是做什么用的,他则一概不知。文章首先高度赞扬了江山文学网海纳百川的文学气慨,肯定了江山文学所坚持的文学方向,批驳了一些不合理的文化现象和一些无为的作协组织和文学,以及社会上和出版部门存在问题。振聋发瞆的随笔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7-09-09 10:58:03

放马腾飞正当时,振兴中华提重任。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回复1楼 文友::亦猫熊  2017-09-09 11:32:38

感谢编辑老师没有嫌弃拙作,而且帮设计了一个颇为贴切的封面,谢谢帮助!此致敬礼!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