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马雄,快跑【一海蔚蓝】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专栏作家】马雄,快跑

作者一海蔚蓝  阅读:2102  发表时间2017-08-06 22:45:22

1
   马雄感觉被人盯梢了,其实也不算是盯梢,只是马雄这人很敏感,有人多看他一眼,他就觉得不自在。如果那人每次见到马雄,都以审慎的目光盯着他看上那么一两眼,那他就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那个时候,马雄会把头上的那顶遮阳帽往下拉一拉,遮住半个脸,然后猛蹬三轮车的脚踏板。跟在三轮车后面的那条狗,也跟着小跑起来。
   小狗叫毛毛,在马雄收养它之前,它是一条流浪狗,脏不拉几的,整天在垃圾堆里找吃的。有一次,马雄把吃剩的半个包子扔给了小狗,等它吃完了,它充满感情地看了看马雄,还摇了摇尾巴。狗摇尾巴讨欢心,那是友好的表示。下次再见到那条小狗,它又对着马雄摇尾巴。马雄停下三轮车,对小狗说,看来咱俩有缘,跟我走好了。小狗像听懂了马雄的话,一蹦三尺高,果真跟在他的三轮车的后面,回到了他的住处。马雄对狗是有感情的,因为他小时候养过一条狗,所以对这条脏兮兮的流浪狗,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厌恶。他给小狗洗了个澡,才发现它其实很漂亮的,它的毛是白色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马雄拿来一面镜子叫小狗照了照了,小狗居然有点羞怯的样子。马雄咧开嘴巴,嘿嘿地笑,说你又不是个小姑娘,还不好意思呢。世间事物都有个名字的,小狗呢,也该有个名字。马雄连想也没想,说你就叫毛毛吧。
   马雄住的地方在昌盛小区,房子是他租的,对他来说那是房子,其实是一个车库。租那个车库,一个月交五百块钱的房租费,冬天冷,夏天热,而且连个窗子也没有。马雄想开个窗子,房主不同意,他只好将就着住了。车库的主人是个女的,看长相也就二十三四岁,自己住着一套一百多平方的房子,平时很少出门。有时,会有一个男人开车来,站在楼下打电话。然后,那个女人就会下楼来,坐上那个男人的车出去兜风。有时,那个男人会上楼,住一宿,第二天再走。马雄睡不着的时候就想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想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不是夫妻。
   那个女人,隔上一段日子都会把马雄叫去,但从不叫他进门,而是指了那堆酒瓶易拉罐什么的,对他说,你拿去吧,卖了钱算你的。
   马雄说着谢谢,朝房间里瞅一眼。房间里家具不多,显得有点空落落的。那台电视的尺寸却不小,跟演电影用的幕布似的,占据了差不多半个墙。其他的家电还有冰箱和洗衣机,门口的鞋架上摆了足足有二十双颜色和款式各异的皮鞋。
   看什么看!快点收拾了走人。女人的一声喝斥,把马雄吓得打了个哆嗦,他讪讪地笑笑,这才转身离开。女人给他的那些东西,每次都能卖个十块八块的,够马雄一顿饭钱。因此,在心里他还是非常感激那个女人的。
   这小狗挺漂亮啊!那次,马雄又去,女人说,从哪买的?
   马雄说,捡来的。
   女人听他那么说,马上掩了嘴巴,说你快走!
   马雄说,毛毛很干净的,我天天给它洗澡。
   女人说,我害怕狗,小时被狗咬过。
   马雄说,狗一般不咬人啊。
   女人说,怎么不咬,你看!这就是被狗咬的。
   马雄看了女人的脚踝一眼,果真看到一条细细的疤痕。女人的脚踝白净、细腻,马雄看了一眼后,心发出砰的一声,赶忙低下了头。
   马雄来到楼下,正往车库走,却看见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在看自己。那个男人坐在树下的躺椅上,虽然他戴着墨镜,但马雄还是感觉到了镜片后他凌厉的目光。他叫了一声毛毛,落荒而逃般回到了车库里。在这之前,马雄从未注意到那个男人。后来,隔三差五,马雄都会看见他坐在树下的躺椅上。每次见到那个男人,他都盯着马雄看上一会儿,这让马雄感觉十分不自在,回到车库了,还如芒在背般。他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戴着墨镜,每次见我都盯着我看?马雄的心里有些纠结,但他不能去问,因为人家戴着墨镜,你说人家盯着你看就盯着你看了。即使把车库的门关上,马雄也无法摆脱那种被盯梢的感觉。
   马雄为什么这样敏感呢?
   因为他进去呆过几年,出来后,他过去的同伙曾找过他,而他呢,在出来的那一刻对自己发誓说再也不干了,就是捡垃圾讨生活,也不干了。可他的同伙不肯,硬拉着他再次下水,为了避开他们,他几乎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作为一个有着前科的人,他害怕别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只要见到那个戴墨镜的男人,马雄一天的日子就过得不舒服,甚至觉也睡不好。有一天夜里,他还梦见了那个戴墨镜的男人,醒来后出了一身汗。他梦见那个男人穿了警服,拎着一副闪光锃亮的手铐,正看着他笑。马雄说,我洗手不干了,现在我被教育成一个好人了,凭力气吃饭……马雄从睡梦中醒来,心有余悸,就好像那梦中发生的一切是真的一样。马雄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紧张的心情才稍稍缓解了一下。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戴着墨镜,那马雄的心情也不至于如此惶惑、不安,他戴着墨镜,这让马雄有些琢磨不透那镜片后面到底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但是,毛毛却不怕那个戴墨镜的男人,有一次它甚至对着他吠叫。马雄低声喝斥,说回家!毛毛围着马雄转一圈,尾巴摇来摇去。
   回到车库,马雄对毛毛说,以后离那个家伙远一点,小心他把你宰了,然后煮了吃。
   毛毛似乎听懂了马雄的话,从那以后不再去那个男人身边。但马雄还是不放心,每次出门他都带上毛毛,他喊一声有酒瓶来卖。毛毛就汪汪地叫两声,好像也在帮他喊。马雄就高兴地笑,说毛毛,你要会说人话,那我可就省力了。马雄早出晚归,遇上下雨天,才休息一下,早饭也不吃,睡一天的觉。白天睡了,夜里他就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个时候他索性点上一根烟,头靠了墙和毛毛说话。马雄抽一口烟,说那个女人整天也不出门,一个人在家里不闷得慌。我呢,还有你毛毛陪着。她可没人陪,不能总是蹲在家里看电视吧。毛毛眨巴着眼睛,嘴巴不时发出两声呜呜。马雄叹口气,说睡觉睡觉。可躺下后,他还是睡不着,只好睁着眼在那里发呆。让马雄做梦也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会来敲他的门。
   那天下雨,马雄正睡着,车库的门砰砰响了两下。他问了一声谁,外面敲门的人没做声。他又躺下,敲门声再次响了两下。马雄只好起身开了门。
   门外站着那个女人。
   马雄说,是你。
   女人说,睡觉了。
   马雄点点头。
   女人说,一个人闲得无聊,出来走走。
   马雄说,下雨天,睡觉天。
   女人听他那么说笑了笑,说你睡吧,我走走去。
   女人撑着一把花布伞,穿了一件睡裙,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马雄看着女人的背影咽了口吐沫,女人的小腿很白,身子有点瘦小。她一个人走在雨里,让马雄忽然想起了一句诗。那是戴望舒的《雨巷》。那还是马雄上中学时,他读过这首诗歌,甚至还能背诵。女人出去走了半个多小时,回来的时候,马雄正在吃饭。毛毛蹲在他身边,他吃什么,毛毛也吃什么。女人走过来,说你的小狗叫什么来着?
   马雄说,毛毛。
   女人说,为什么叫它毛毛。
   马雄说,随口叫的。
   女人就叫了一声毛毛。
   毛毛摇了摇尾巴。
   马雄说,毛毛这是对你表示友好呢。
   女人笑了笑,说真的吗?
   马雄说,狗通人性呢。
   女人说,哪天我也买条小狗。
   马雄说,是该买一条小狗。
   女人说,可我小时被狗咬过,现在还有点害怕狗的。
   马雄说,没事的。你看毛毛就很听话,跟个孩子似的。
   女人点了点头,回家拿来火腿肠,说给毛毛吃。
   马雄说,给毛毛吃浪费了。
   女人说,再不吃就过期了。
   女人不仅拿来火腿肠,还拿来了几盒酸奶。
   从那天开始,毛毛就和那个女人熟悉了。晚上女人下楼去散步的次数明显多起来,只要她去散步,毛毛都会跟着,在她的身后撒欢。回来时,女人喜欢站在车库门口和马雄说一会儿话。但女人从不谈她自己,倒是马雄,喜欢说他小时候的一些事。但他对自己那段不光彩的经历却闭口不谈。
   后来马雄才知道女人叫戴晓玲,他是在女人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那个电话好像是她妈妈打来的,叫她回家一趟。
   女人说,我工作忙,走不开。
   女人的妈妈说话的声音很大,马雄隐约听见她的妈妈说,再忙你也得回家看看。
   女人说,再说吧。
   马雄想不明白,女人整天无所事事,怎么对自己的妈妈说很忙,走不开呢。
   打过电话,女人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烦,有点无奈。
   马雄说,你叫戴晓玲。
   女人愣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的?
   马雄笑了笑,没说话。
   女人说,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2
   那天,马雄头疼,好像是感冒了,就没出去收酒瓶。从早晨到下午,他什么也没吃,正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库的门被敲响了,砰砰的,声音很大。那个女人敲门不是这声音,她总是敲两下,停停,再敲两下。马雄问了一声谁,爬起来去开门,等他看到两个戴大盖帽的人后,打了个哆嗦。当时马雄还不知道那两个人是小区的保安,他还以为是警察呢,脸色霎时就白了,说你们找我有事?
   一个保安说,有事!跟我们走一趟。
   马雄要走,毛毛却不同意,对着那两个保安叫起来。毛毛不像马雄那样害怕那两个保安,它龇着牙,一改往日的温顺。
   马雄说,毛毛,不要叫。
   出了门,马雄才看清他们不是警察,而是小区的保安。他认识他们,一个保安姓黄,另一个保安姓陈。
   马雄说,是你们啊,吓我一跳。
   黄保安却一脸严肃,公事公办地说,少废话,跟我们走一趟。
   马雄说,我感冒了,有事在这里说可以吧?
   陈保安说,啰嗦什么!
   马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说好,我跟你们去。
   毛毛也要跟着,马雄说,在家好好呆着,哪里也不要去。
   马雄关了门,正要转身走,一眼看见了那个戴着墨镜,坐在躺椅上的男人。那个男人一脸诡谲的笑容,甚至还对马雄点了一下头。马雄没多想,到了保安的办公室,他才知道小区一户人家丢了东西。
   马雄说,住户丢了东西管我什么事。
   黄保安说,不管你的事,我们只是叫你来了解一下情况。
   马雄说,叫我来了解什么情况?
   陈保安说,你在这里租房子住,所以才叫你来。
   马雄说,我租房子,你们就怀疑我了!
   黄保安说,你是叫马雄吧?
   马雄点点头。
   黄保安说,这就对了。
   马雄有点蒙,头疼得厉害,说你什么意思?
   陈保安说,马雄!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你是有前科的。
   马雄说,我没有。
   黄保安说,没有?你出来还不到一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马雄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双腿一软,人就坐在了地上。两个保安忍不住笑起来。黄保安说,马雄!你还是快点招了吧。
   马雄无力地摇了摇头。
   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陈保安说。
   黄保安说,你要不招,那我们只好把你送派出所去。
   马雄说,你们叫我承认什么?我什么也没干。
   黄保安说,你偷了一个拖把。
   马雄笑了笑,说一个拖把?
   陈保安说,那个拖把不是一个一般的拖把,值钱得很呢。
   马雄说,值多少呢?
   陈保安说,五百多。
   马雄说,一个拖把能值那么多钱?
   黄保安说,人家有钱,想买一千块钱一个的你也管不着。
   马雄说,我没见什么拖把。
   陈保安说,有人看见了。
   马雄说,谁?
   黄保安说,这个不能告诉你,说了你报复人家怎么办。
   马雄说,我又没见那个拖把,我交什么?
   陈保安说,有人看见了,你还说自己没偷!
   马雄说,我从来没见过什么拖把。
   黄保安不耐烦了,说少和他废话,我们打110吧。
   马雄说,你们不要打,就当是我当废品拿去好了。
   陈保安说,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事了。
   黄保安说,拿不来拖把也没事,你交五百块钱吧。
   马雄说,五百块钱,这不是讹人吗。
   陈保安说,谁讹你了!我们还被那家住户训了一通呢,差点把饭碗砸了。
   马雄自认倒霉,为了不去派出所,他只好掏了五百块钱。交过钱后,黄保安还交代他,说以后不要随便拿住户的东西,这次幸好是一个拖把,要是其他值钱的东西,你真的会被警察逮走的。马雄感觉这钱交得冤枉,他收酒瓶,又不收拖把,两个保安却硬说是他拿了那个价值不菲的拖把。但是,他找不到证明他清白的人,心里窝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要是戴晓玲在就好了,她是小区的住户,如果她出面说句公道话,或许就不会交那五百块钱。
   回到车库,马雄又见到了那个戴墨镜的男人,他正看着马雄,脸上流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这个家伙在幸灾乐祸呢!马雄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毛毛见了马雄,刚要撒欢,马雄说,去一边!毛毛知趣地蹲在地上,看着马雄往床上一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雄心情沮丧,拉着一张脸,说毛毛,你要是能开口说话就好了,那样你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那两个家伙也就不会栽赃给我。毛毛看着马雄,看那表情,似乎要对他说点什么似的。马雄说,毛毛,你为什么不会说话呢?毛毛低吠了一声。马雄说,你要会说话该多好啊!毛毛发出唔的一声。

共9387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刑满出狱的马雄,为了摆脱以前的阴影,摆脱那些罪恶的相邀,开始了隐姓埋名的拾荒生涯。这篇小说以一个最底层的人物来剖析大千世界的纷杂,两个保安看似堂堂正正的好人,却在做着讹人的勾当,看着豪宅房主每天的光彩照人,背后却做着不光彩的第三者。马雄,一个凭借辛苦挣钱的人却被人误解,被人讥笑,小狗的出现让他的生活有了生机。小说中的小狗是他苦行僧生活的见证,也是与他相依相伴的精神寄托。小说围绕马雄、小狗、女主人这三者展开的故事描写,从人物的内心与外在描写的栩栩如生,情节的设计独具匠心。而戴眼镜的男子是小说的另一个亮点,悬念摆在那,让读者去想。结尾小狗会说话是马雄的幻觉,意义在于小狗比人通人性。小说在高潮的故事中结束,让人回味。佳作!推荐!【编辑:阳媚】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809000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阳媚  2017-08-06 22:50:47

感谢我们的【专栏作家】又一篇佳作落户短篇,期待友友更多精彩!

回复1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8-12 09:56:21

谢谢,祝好

2楼 文友:漠沙利亚  2017-08-09 14:39:24

人物中的人物,生活中的生活。

回复2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8-12 09:56:32

谢谢,祝好

3楼 文友:醉童  2017-08-09 15:13:25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3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8-12 09:56:41

谢谢,祝好

4楼 文友:千年回眸丫丫  2017-08-09 16:49:35

拜读老师精彩小说 别具一格的手法,把人物性格刻画的传神,点赞欣赏学习!

回复4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8-12 09:56:53

谢谢,祝好

5楼 文友:老土  2017-08-10 15:04:56

欣赏佳作,祝贺美文加精!

回复5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8-12 09:57:05

谢谢老土老师,祝好

共10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