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脚雨【一海蔚蓝】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短脚雨

作者一海蔚蓝  阅读:2253  发表时间2017-05-24 16:29:06

你看这雨下得,急一阵,慢一阵,没个完了。再这样下下去,连人也要发霉了。蔡老头瞅着落下来的雨,看一眼老婆子。他从睁开眼就开始喝酒,都到中午了,还端着个酒盅,不时哧溜一口,然后捏一粒五香花生米填嘴里。老婆子没他那心情,唉一声,叹口气,又唉一声,叹口气。
   蔡老头知道老婆子后悔了,当初不该听两个儿子的话,把家里的房子卖掉,来城里颐养天年。儿子是好心,老两口年纪大了,在老家,万一有个病有个殃照顾起来麻烦,不如把老家那三间房子卖了,去城里住。是大儿子把蔡老头的心说动的,大儿子做生意,整天忙得屁股不沾地,把老两口接到城里,他就省得隔三差五往老家跑了。他找老二商量,老二没意见。老二也忙,在一所中学当老师,只有到了假期才有时间。兄弟达成一致意见,就开始给老两口做工作。老婆子百般不肯,她舍不得家里的三间房子,那可是她和蔡老头从牙缝省下的钱盖的,还有那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的香椿树,满院子跑来跑去的芦花鸡。蔡老头也舍不得,可他经不住儿子怂恿,再加上被儿子灌了两盅子小酒,就点头答应了。和儿子住在一起,含饴弄孙,那可是天伦之乐。
   老婆子坐在马扎上,靠着门,嘟囔说再这样下个不停,晚上都没吃的了。蔡老头看一眼外面,说有酒就行,要不你也来两口。老婆子剜他一眼,说那时咋信了你的鬼话,看看!这下好了,连家也回不去了。想不到老了,连个住的地方也没了。狗还有个窝呢,咱倒好……蔡老头摆摆手,有点烦,说咱俩儿子不孝顺吗?是你不愿意轮着住的,这倒好,怪起我来了!
   老婆子说,孝顺!谁说不孝顺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我就觉得不如住自家的穷窝舒坦,心里敞快。
   蔡老头说,那咱再回去?咱要是回去,你就不怕村里人笑话?
   老婆子说,咱住这里也不是个长法。
   蔡老头不管,只要有酒喝着,有烟抽着,在哪住都一样。在儿子家,酒倒是可以喝一点,但抽烟却不自由。儿子抽烟都到卫生间,有时去阳台。蔡老头觉得不自在,就问儿子,抽个烟还用跑阳台上。儿子只是笑笑,说爸!你抽,没事的。开始那两天,蔡老头在大儿子家,抽烟都坐在客厅里。又过了两天,孙子不高兴了,对他说爷爷,抽烟对身体不好,我们吸二手烟,更不好。蔡老头看看儿子,又看了看儿媳妇。儿媳妇没说什么。儿子却说,乐乐学习去!孙子说,呛死个人了。儿子笑笑,对蔡老头说,爸!没事的,你抽就是了。蔡老头哪还有心情抽烟,他把烟掐死了,讪讪地说,不抽了,弄得乌烟瘴气的。蔡老头不自在,老婆子也闷闷不乐。
   在二儿子家,情况也大致如此。儿子和儿媳都很好,买菜做饭,从来不叫老两口下手。但有一点,蔡老头觉得别扭。二儿媳爱干净,一会拖地,一会擦擦桌子茶几。老婆子就问蔡老头,说人家是不是嫌咱了。蔡老头说,嫌咱?就你事多。咱从里到外都换了新的,一个星期洗一回澡,嫌咱啥?老婆子说,你没看出来,人家那个干净。蔡老头哪能看不出来,他背地里问二儿子。儿子说,她那是职业习惯,干护士的都这样。晚上,蔡老头都要喝点酒。开始时,儿子还陪着。过了两天,儿子就说不舒服,叫蔡老头自己喝。蔡老头自己喝,那酒都是上百块钱一瓶的,只是喝的时候不像在家那样放开量,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正喝着,大儿子打来了电话。蔡老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着就喂了一声。
   好着呢!蔡老头说,老二家的饭食不错,你娘都吃胖了。
   还不错呢。老婆子嘟囔说,晚上都没啥吃的了。
   蔡老头说,叫你娘接电话?她紧张,你有啥话还是对我说好了。你忙你的就是了,老二不忙,等我和你娘在他家呆腻了,再去你那里。不说了,说话是要花钱的。你放心吧,我们好着呢。
   蔡老头挂了电话后,老婆子说,你这样两头瞒着也不是个法啊。
   蔡老头说,得过且过,到时再说。
   老婆子拿铁勺敲了敲锅沿,见蔡老头没反应,她又敲了两下。蔡老头把眼一瞪,说敲啥敲!喝个酒也不叫安生。
   老婆子说,晚上吃啥?你倒好,喝酒不用吃了,我还饿着肚子呢。
   蔡老头嘿嘿笑了笑,瞅一眼外面,雨比刚才小了。
   你看这雨下的,你叫我去哪弄吃的。蔡老头说,我去老李那里看看,先凑合一顿。
   蔡老头出了门,叫了一声花花,说走!
   花花是一条狗,是蔡老头捡的。刚捡来时,花花又脏又臭,是他给花花洗的澡。不想把花花洗干净了,再看原来是一条挺漂亮的小狗。
   花花跟在蔡老头的屁股后头,连蹦带跳。老李住的地方不远,蔡老头还没到,花花已到了。花花抬起前腿,一只爪子去拍门板。蔡老头说,老李!关着个门干嘛呢。花花叫了两声。蔡老头去推门,推了两下,才看到门上挂着一把锁。蔡老头说,老李会他的老相好去了。
   老李是个好人。要不是他,那天晚上,蔡老头和老婆子都没地方住了。是老李收留了他们,安排他们在废品收购站住下,又端来了热乎乎的饭菜。那个晚上,蔡老头没对老李说他不想在儿子家呆了,想和老婆子找个地方住下。吃过饭,老李给他们收拾了一下房子,支上一张床,说将就着住吧。那床是一块门板,床架是两张连椅。搁上门板后,人往上一躺,咯吱咯吱地直响。但老婆子却说老李不正经,家里又不是没老婆,还在外面找相好的。再说都一把年纪了。
   蔡老头说,他老婆不是在老家嘛。
   老婆子说,在老家就得找相好的?
   蔡老头眨巴一下眼,说别人可以说老李,但咱不能说,老李对咱可是够好的。
   老婆子说,我也没说老李不好。
   蔡老头见过老李的相好,那个女人胖胖的,还黑糊糊的,笑起来的时候牙齿倒白白净净。女人在一家饭店洗盘子,隔一段时间就来找老李。有时,老李也去她那里。老李说小徐不容易,男人瘫在老家的床上,两个孩子正在上学,她不出来挣两个,日子根本没发过。时不时的老李会接济那个女人,买件衣裳送她或给两个钱。
   出了收购站的门,朝东走,不远处就是一家饭店,再往前走不多远就是一个菜市场。酒是粮食精,但不当饭,蔡老头的肚子发出咕咕两声,感觉有点饿。花花也饿了,到了饭店门口,嘴巴贴地,东嗅嗅,西闻闻。蔡老头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来,正在他琢磨着十块钱能买什么,却看见花花叼着一根猪腿骨,兴冲冲地跑过来。蔡老头嘴巴一咧,乐了。那块猪腿骨净是肉,够两个人吃一顿。蔡老头叫了一声花花,说走!咱们回家去。蔡老头刚要走,饭店里窜出一个女人,举着一个拖把,嚷着,哪里来得野狗!敢来店里偷肉!
   蔡老头打了个哆嗦,想走已来不及。
   女人看一眼蔡老头,挥了拖把去打花花,嘴上说着,打死你这条野狗。
   花花被打中了头,发出嗷的一声,一张嘴,那根猪腿骨就掉在了地上。女人弯腰去捡猪腿骨,手刚伸过去,花花突然一窜,张嘴咬住了女人的手。女人惨叫一声后,花花才松开。蔡老头说,花花!你咋咬人呢?花花见闯了祸,扭头就跑。女人的手被花花咬出了血。女人见状,说要人命啊!蔡老头忙过去,说没事吧?女人说,没事!都咬出血了,你还说没事!蔡老头说,那咱赶快去医院。女人龇牙咧嘴,去打电话。打过电话不多时,一个男人骑了摩托车就来了。那个男人见了蔡老头,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蔡老头被打得一晃,人差点跌倒。
   蔡老头说,你干嘛打人?
   那个男人说,打你!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今天我非打断你的腿。
   女人见了那个男人,眼泪下来了,说你看!就是他的狗咬的,要是那狗带了狂犬病毒,我就活不成了。女人又哭又叫。男人揽了女人的肩,说我们去医院打疫苗,没事的,你放心。
   蔡老头说,就是!打针就好了。前几年我也被狗咬过,针也没打,这不照样还活着。
   男人把眼一瞪,说闭上你的嘴!
   蔡老头吓得又打个哆嗦,说我回去拿钱。
   女人说,你不能去!
   蔡老头说,我又跑不了,你怕啥。我就住在收购站,知道老李吧。我住老李的收购站里。
   男人说,叫他去。想跑,他没那个胆。
   回到收购站,蔡老头去找老李,想不到老李已回来了。蔡老头本想告诉老婆子一声,又怕她担心,就没说。见到老李,蔡老头说,老李,有钱吗?先借我一千。
   老李说,咋了?是不是嫂子病了?
   蔡老头说,你先给我钱,回头再说。
   老李犹豫着。蔡老头说,你还信不过我?我一把年纪了,不会赖账不还钱的。老李这才从抽屉里掏出一叠钞票,沾着口水数了,说,一千!你拿着。
   蔡老头手头没现金,但他的存折上有。家里的房子卖了万把块,儿子把那钱给他存进了银行。存折他揣着。他的打算是进城跟儿子住,想把那钱给他兄弟俩分了。老大不同意,说他不缺钱,老二也不缺钱。蔡老头再次把存折揣进兜里,钱早晚是给两个儿子留着的,两个人年纪大了,能吃多少用多少呢。
   蔡老头还没走出收购站的门,那个男人已来了,见了他,说快把钱给我。蔡老头送上钱,那个男人揣兜里后,说你等着!这事没个完。那个男人扭头走去。蔡老头跟在那个男人的身后,走出一段路。那个男人发觉了,说你这个老不死的!跟着我干嘛?蔡老头说,去医院啊。那个男人说,你去干什么?不用你去,你给我滚回去!
   蔡老头蒙在了那里。那个男人都走远了,看不见了,他才返身回去。花花正在啃那根猪腿骨,见蔡老头回来,它停下了,抬头看了看。蔡老头喝斥道,你还吃!闯祸了你知不知道?花花被他喝斥得打个哆嗦,爬起来想溜走。蔡老头说,吃吧!吃吧!反正你已闯祸了,有啥事我担着就是了。听到蔡老头回来,老婆子走出门,问咋回事。蔡老头说,花花把人咬了。老婆子忙问咬得厉害不厉害。蔡老头说,去医院了。
   老婆子说,你咋没跟着去?
   蔡老头说,我倒想去,被人家撵回来了。
   老婆子说,撵回来你也得去啊!
   蔡老头说,明天吧。
   不等蔡老头去医院,那个男人先来了。他来的时候,蔡老头正打算出门。老婆子本想跟着去,蔡老头不同意,说你就呆着,看好花花。蔡老头走出门,差点撞在那个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哼了一声,说老东西!看着点。老婆子听他那么说,不高兴了,说你咋说话呢!那个男人把眼一瞪,说我媳妇还在医院躺着呢,你要我怎么说?蔡老头忙赔了笑脸,说我这不正要去医院看看呢。那个男人说,你去有什么用!这次住院押金交了八千,你说咋整吧?蔡老头听他那么说,把口袋里的存折掏了出来,说花花咬了人,我们负责。这折子上有钱。那个男人伸手抓过蔡老头手里的存折看了看,说我们不会因为你年纪大欺负你,你家的狗咬了人你也看见了,你是狗的主人,这事你必须负责,就是我们去法庭上说你也不占理。蔡老头点头称是。那个男人说,医院催我交钱呢,你跟我去银行取钱去。蔡老头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出了收购站的门,向西走,再拐个弯就到银行了。那个男人和蔡老头进了银行的门,问密码是多少。蔡老头说,是我的生日。那个男人说,你的生日我又不知道,你说详细点。蔡老头只好把他的生日说了出来。钱取出来后,那个男人说,你跟我去医院一趟看看,不然你会觉得我是在讹你。蔡老头点点头,跟在那个男人的后面。半路上,蔡老头买了苹果和香蕉。到了医院,那个男人说,你不知道现在的药价贵得吓人,特别是住院,床位要交费,量体温要交费,喝水也要交费。没钱你根本看不起病的……那个男人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的。医生本来说住个七八天就可以出院,谁知伤口感染了。这下没半个月是甭想出院了。你知道住半个月要花多少钱?再有八千块能够了就不错了。蔡老头听得直咋舌,他一时想不起再去哪弄八千块钱,伸手跟儿子要,他又伸张不开嘴。蔡老头赔着笑脸,又坐电梯,又爬楼梯,人就转晕了。
   从医院出来,蔡老头还晕着。回到收购站,老婆子问他怎么样。蔡老头阴沉着一张脸,说麻烦大了。老婆子说,钱不够?蔡老头点了点头,说不够。老婆子说,咱还是把这事告诉儿子吧。蔡老头说,你好意思说啊!都是你,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搬出来住!老婆子说,你还怪我了,当初是你答应卖房子的。蔡老头坐下来,点上一根烟,才想起花花,问花花在哪。老婆子说,它能在哪,在窝里趴着呢。蔡老头说,这狗不能要了,留着它,还不知道以后闯什么祸呢。
   花花趴在窝里,见蔡老头过来,扑棱一下身子,跑过去舔蔡老头的手,蔡老头把手一甩,说都是你!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该捡你回来!花花被喝斥得往后退缩着身子。蔡老头过去,伸手拽了花花,然后拎起来就走。花花挣扎了两下,后来就不动了。蔡老头拎着花花,出了收购站的门,朝东走,穿过一条马路,再走不多远就是一条污水河。当初蔡老头就是在河边捡到花花的。到了河边,蔡老头把花花丢在地上,说别再回去了!你要再回去,我打断你的狗腿。花花被扔地上,翻个了身,爬了起来,抖了抖身子。蔡老头头也不回地走去。花花跟在他的身后,走了不多远,被蔡老头给喝斥了回去。

共7933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蔡老夫妇岁数大了,两个儿子劝老人卖掉了老家的房子,来到了城市,老俩口却不习惯跟孩子们在一起生活,总觉得受了约束,虽然孩子们啥都不会缺少二老的,但是他们还是悄悄搬到了收购站居住,对两个儿子两边哄道,孩子们也只是电话上问问,却从没亲身探望。老蔡收养的狗咬了饭店老板娘的手,老俩口就被讹光了所有的积蓄,只好蹬了三轮车上街收废品。天要下雨,孝要躬行。会孝让老人心安身宁,装孝却让老人苦不堪言。小说取材现实生活,视角独特,细节生动,故事情节合情合理,留给读者思考的余地。欣赏学习,推荐赏阅!【编辑:老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52506】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老土  2017-05-24 16:35:19

问好老师,这篇小说发人深省。如何尽孝才能让老人颐养天年?我个人认为,会孝之人行孝时应内心充满感恩,面有愉色和婉容,身心合一,言行合一,能够深入察觉并满足父母公婆的身心需求,而且行孝时言行自然不可张扬,尽量照顾到他们的感受。更不可借口忙碌而只是电话问候,每个父母都不会令子女担忧,他们从来不会谈及自己生活的困难。学习佳作,总有收获,祝老师写作愉快!

2楼 文友:老土  2017-05-25 07:51:24

早安,恭祝老师美文加精!

回复2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5-25 11:12:48

谢谢老土老师,在您的编者按与点评中,受益很多。祝好

3楼 文友:雅润  2017-05-25 10:38:29

佩服老师的写作能力,尤其题目的选取,受益匪浅!

回复3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17-05-25 11:13:03

谢谢雅润,祝好

4楼 文友:古月银河  2017-05-25 12:24:11

再一次学习精品佳作。

5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5-25 17:49:12

祝贺获得精品!

6楼 文友:阳媚  2017-05-25 22:48:15

小说的魅力在于他的所折射出的内涵!贺喜精品!敬茶!希望继续支持我们!再次谢谢!

7楼 文友:清纯芳心  2017-05-26 07:29:35

拜读佳作!恭喜获得精品!遥祝安好!

共9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