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葵花(散文)【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葵花(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2999  发表时间2017-03-24 17:52:10

风声在响,浅草茸茸,有几只蝴蝶亲吻着柔软的草茎。太阳西沉的时候,蝴蝶飞走了。我也要走了。
   我把你没有吃完的水果、糕点放进环保袋里,把酒杯里剩余的酒倒进酒瓶子里。不是我舍不得酒,而是到了明年的今日,我还得把这些酒倒出来给你喝。
   这酒价格便宜,你喜欢喝。你喝了那么多年,还不是因为价格便宜。十八年后,商店的货架上早已没有了它们的位子。去哪里才能买到这种酒呢?买不到这种酒了。我得省一点倒,你也得省点喝。
   我是早上到的。坐了一夜的火车,浑身酸疼,没喝一口水,没进一粒米,胃里空空的,我都能听到咕咕,咕咕的水声,在我的胃里流动。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进了你的院子,拎带断了,袋子哗啦一声落在地上,食物掉了下来。有两只芦柑摔破了,流出了汁水。绿豆糕、枣泥糕掉在地上,碎了,碎成粉末,与深褐色的尘土混合。风吹来,散了。才两年没来,你的院子怎么就荒芜成这样?芨芨草、狗尾巴草越长越高,草儿们努力地向着彼此的方向摆动,却怎么也靠近不了。
  
   十八年前的农历大年初二,你执意要从一幢高楼的某间屋子搬出,半个月之后就搬到了这里。这是个四方形的屋子,没有窗子没有椅子没有桌子只有一张单人床。房间外面,是宽阔的院子,荒草蔓生,杂花遍地。
   你什么都不愿意带,除了那只原木箱子。箱子里放着几朵干枯的葵花、几粒葵花的种子。两支英雄牌钢笔。一叠正方形的碎纸片、一张照片。葵花从原本的金黄色变成了棕黑色,花瓣萎谢,像是迟暮妇人枯黄的毛发。毛发粘连,像是被喷了发胶,一撮挨着一撮。
   就在那一年,我搬进了你对面的一幢高楼里。和你的房间仅隔着一条甬道。我已在高楼的某个房间里住了三四天,平日里,我裹着厚厚的毛毯,站在窗前,推开窗子,可以看见斜对面房间里的你——你睡着,沉沉地睡着。
   我即将分娩,那几天里,能感觉到一阵接着一阵的宫缩,身子往下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焦躁极了,身体经常不自主地颤抖,像脱水时的洗衣机,随时可能爆发,随时可能停止。
   这一天的黄昏,我午睡后醒来,房间里见不着一个人。我看到外面下雪了,很大很大的雪。我一个人站在十一楼的窗口,看到地面跑来跑去的人——母亲,姨妈,大舅,表弟,随后,你被塞进一辆白色的车。那辆车把你带走了,带走了。
   你要去哪里呢?雪在下,飞扑在窗外。雪粒子啪嗒啪嗒,敲打着窗玻璃。我喊你,我多想去送你。和你说,再见了。再见了。和你说,等雪停了,花开了,我就去看你。
  
   大年初三的清晨,我被推进手术室。我被抬到手术台上。手术灯拧亮,我像一只猫一样蜷缩着,双腿合并弯曲至胸部。医生在我的后腰部注射麻药,我全身发冷,身体在颤抖,我感觉困,很困,眼睛睁不开。有护士坐在我身后,她的手抚摸着我的头,用手指梳理我的头发,她的声音像睡眠曲,别怕,不疼的,你的孩子马上就出生了。
   我隆起的肚子被手术刀剖开,一层一层,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手术刀在我的子宫里探入,滑行,搅动。痛,我痛,但我却喊不出来。麻药于我起不了作用,我能清晰地感觉到疼痛。我体内的血水一点点流失,脐带被剪刀剪断……
   一个婴儿从我的体内剥离,他哇哇哇地哭,哭声震天。他体重8.8斤,体长57厘米,医生说,多么健康的婴儿,都快赶上别家满月的孩儿了。我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脸色煞白。我被推进病房,护士随后抱来孩子,我这才看清了他的小模样。他的小脸长得真像你啊,肌肤柔软光滑,雪白雪白,小脸粉嫩粉嫩,他胖嘟嘟的小手扑棱扑棱蹭我的脸。
   你没有来看他。在我刚刚怀孕的时候,你说,在我出生的时候,你抱过我。你好久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小人儿了。等我的孩子出生了,你要来抱他,亲吻他,等他长大一点,带他去你的苗圃看向日葵。
   孩子吃饱了,睡在我旁边的小床上,陪护我的只有婆婆一人。我外祖父外祖母,父亲母亲,姨父姨母,表弟表妹们,还有我的夫君都在忙着为你搬家,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在飘雪的农历新年,都在忙着为你搬家。
   天黑的时候,夫君回来了,带回来一对串着红丝线的金花生。夫君说,这是母亲交给他的,是你在我刚怀上孩子时就准备好的,送给我们宝宝的见面礼。
  
   你没有来。
   你是不会再来了。
   我的孩子终究还是没能见到你,没能在你的怀里酣睡。你等不及他长大就匆匆走了,你终究是没能带他去你的苗圃,去看你种下的向日葵。
  
   很多年之前,在上海浦东郊县一个被废弃的村落旧址前,你停下了脚步。你留了下来,开荒,挖渠,植树,你洒下向日葵的种子。现在,这些向日葵开花了,开得比人还高。废墟在你的手里一日日变成了仙境。六年前,书院镇的苗圃经过扩建,成了上海郊外一个极富江南水乡韵味和田园风光的去处——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开成一片灿烂花海。
   春来了。雪停了。花开了。四月的某日早晨,我从花苗市场买来两大包向日葵的种子。坐了一夜的火车,去看你。我从来都不曾坐过那么慢的火车,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么漫长的夜晚。长路犹如长夜,是什么吸引着我奔赴远方?是什么推着我的身体,一步一步浸入长夜?
   我看到了,也寻到了,可最后换回的是空无。天光微亮,第一班开往你住所的公交车迟迟没有来。我从火车站步行至你的住所,晨雾茫茫,街灯昏暗,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冷风穿过长街,灌入我的体内。
   哦,那么难走的路,那么孤单的晨。到了你的住所,我拿起铁锹松土,为你种入向日葵的种子。我知道,在那里种花,往往难以存活,可向日葵是你最喜欢的。你不止一次地说,为我种些向日葵吧,我不要玫瑰,不要牡丹,不要百合,不要满天星,我只想要向日葵。
   我将种子埋入土中,可这个地方的土层不厚,土质稀薄松散,这么大的院子居然没有顶棚,没有围墙,没有栅栏。风从四面八方刮进来,雨从天庭倾泻下来。若遇到疾风暴雨,褐色的土就会被风卷起,向日葵的种子就会和土一起被雨水冲走。
   它们会死的。小小的种子如何能承受得了这般猛烈的风雨。我已经不记得了,在那年的春天,究竟埋下了多少粒向日葵的种子?来年的春天,我再去看你时,发现我旧年里埋入的那些种子,只存活了一粒。一粒种子只开出一朵花。一朵花下面有多个叶片,呈深绿色,向四周铺展。一朵金色的向日葵开着,开在叶片中间。
   向日葵花开了。
   我看到你笑了。
  
   你的住所阴暗幽深,满院的衰草残茎,一朵葵花向阳而生,只要阳光投射,花便迎合,在瞬间骤放一派澄明。草茎的倒影,花的倒影,人的身影,长长的,都在向日葵的绮照之中变得和暖。我像个年老的妇人,坐在你对面,不停地和你絮叨着:我种下那么多的种子,怎么只开了一朵?为何只开了一朵?它们去了哪里呢?
   我种下了那么多种子,却只有这一粒种子活着,发了芽,开了花。向日葵开得那么勇敢,那么热烈,忽略了周遭的沉寂,忽略了随时侵袭的风雨。但它又是多么的孤单呀,开在密不透风的尘世,所有的气息还来不及漫散,便堕入尘土中,糅杂、混合成另一种气味。
   就这样,我怔怔地注视着它,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花结果,不想结了果又变成了种子,我不想把种子再埋入泥土中。就那样开着多好,温暖安详地开着,阳光照下来,向日葵盛开,盛开一朵一朵的希望。
   你在那里住了十八年。来看你的亲人一年比一年少。这些人中,死了的死了,病着的病着,活着的活着,还是你好,虽然那般孤单寂寥地活着,却也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入夜了。北方的春夜还是那么冷。我只穿了件薄薄的衣衫,白色的棉麻长裙裹卷尘土,有了怎么也抚不平的褶皱。
   我为什么要穿白裙子呢?
   这条棉麻长裙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那时,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姑娘。这条裙子,是姑娘陪着你在沪西服装批发市场买到的。那天,从你的手里接过这条裙子,我的眼中随即便盛开了一朵朵惊喜。
   真好看。你说,这条裙子才50元钱,穿在你身上多好看啊,像个天使。
   多么漂亮的白裙子,棉麻质地,裙摆处绣着紫色的小花,我穿上它,踮脚旋转,裙角飞舞。
   我来到你的苗圃,带去母亲为你做的枣泥糕。在你的苗圃里,我见到了你心爱的姑娘。她纤细的背影,瀑布一般的长发。她回过头来,我看到她明亮的眼睛,眼窝幽深黑亮,像谷底的深潭,她的脸上绽放着明媚的笑靥——向日葵般美好的姑娘。
   有一年,她从北方老家带着向日葵的种子,想在气候温润的南方给种子找一个家,她住在书院镇的姑姑家,离你工作的苗圃隔着一条河。你从农大毕业后,分配至僻远的浦东园艺处,处里又将你指派到无人愿意去的书院镇苗圃工作。那条小河,流经你的苗圃,流经你的青春,最后流经了你的爱情。
   河岸两边,白色的芒草花一丛又一丛。你和她,经常从河的两岸迎面走过。你看着她,她也常常看着你,脸上会浮起娇羞的红云。你们点头微笑,互相致意,却从不说话。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了你的苗圃里,带着向日葵的种子盈盈而笑。
   你们一起种下的向日葵发芽了,开花了。你们相爱了。和世间所有男女一样,倾心地爱着彼此。她模样清纯甜美,唯一遗憾的是,她是个哑巴,还是个外地人。镇上的人都不看好你们的爱情。
   她小心翼翼地爱着你,你全心全意地呵护她。她不会说话,她买来两支钢笔,去镇上的刻字铺,将其中的一支刻上你的名字。她裁剪了一叠叠的小纸片,以写字的方式与你交流。她喜欢用眼睛和你对语,每一次看着你的时候,传递的全是爱的语言。苗圃里的花匠不多,加上她只有五个人,有一个和你一样从农大毕业不久的男孩,受不了单调的工作和清苦的生活,离开了。
   在苗圃的一大片空地上,你们种下了她从家乡带来的向日葵种子。培育种子,播耕除草,开沟追肥,灌水授粉,防旱抗旱,切花采收……一年两年,向日葵越开越多,镇上的园艺处又给你们配备了人力和土地。不久,整个书院镇成了绝美花海。十万株葵花朵朵开,像升腾的火苗。多么神奇的花,花瓣永远朝着太阳,太阳在哪儿,花儿就朝着哪儿开。清晨,金色的阳光洒落在葵花花瓣上,金黄金黄的,像从天庭掉落人间的碎金子。
   不忙的时候,你牵着姑娘的手躺在向日葵花海中,合上眼睛,用掌心的温度传递着不可言说的安宁和幸福。你转身,第一次亲吻姑娘,吻她的额,吻她的双眼,吻她长长的睫毛,吻她凝脂般的肌肤……向日葵的绿叶黄花在风中沙沙沙,有着一种近乎清明的微妙的光辉,似朝霞,是梦境里飘飞的绡纱。
   葵花谢落前,你们捡拾片片花瓣,妥善珍藏。葵花熟了,你们围坐在一起扳开葵花籽。在苗圃中间的空地上,你用花瓣围成一个心形的圈,在夜色暗沉的时候,点燃烛火,姑娘站在灯花中,你站在一边幸福地笑着。
   你是个性情浪漫的人,懂得花心思去丰富平实的生活和爱情。你的家人喜欢温柔乖巧的姑娘,你的父母顺着你的心意接纳了姑娘,没有在意姑娘是个哑巴是个北方女孩。你们准备结婚了。书院镇的领导为你们准备了一间三十平米的屋子,作为你们的婚房,就在苗圃附近。
  
   有一年的初冬,天微寒。姑娘要回老家探望父母,并将自己的婚期告诉家人。你很想陪她一起去,拜访未来的岳父岳母,但不巧的是,市园艺管理局有一次为期十天的封闭式课程,你实在脱不开身,只好备了礼物让姑娘带去。
   姑娘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她乘坐的大巴在行驶到荣乌高速公路山深线临近津淄桥时,发生追尾事故,车辆坠入桥中,大巴车上的36位乘客有27人当场遇难。她是其中一位。
   等你获悉姑娘遇难的消息,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你急急赶到姑娘家中,看到的是一幅黑白的遗像。她的眼眸那么幽深,像谷底的深潭。她笑靥如花,像初夏时绽放的向日葵。突发的变故,摧毁了你生命里剩余的时光。你和姑娘的家人一起操办完后事。在姑娘的新坟前守了整整七天。
   在一个下雪天,你与姑娘的父母告别。到家之前,滴酒不沾的你,在街边的小酒馆里喝下了整整三瓶白酒,你醉倒在雪地里。
   老天只给了你们三年的时光去拥围幸福。姑娘被安葬在北方老家的山岗后。每一年的祭日,清明,你都要去看她,带着一袋子干枯的向日葵,带着姑娘的照片,带着你越来越离不了的酒。书院镇的葵花林少了姑娘的身影,春天也变得黯淡。
   到了初夏,你步入葵花林中,一个人喝酒。一年又一年,你成了这片葵花林的守护者,每每看到有人折花,踩花,你就会上前阻止,用近乎哀求的语调说:你不要折它,你不要踩它,葵花会疼,会很疼。
   时间久了,大家都以为你在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后来,书院镇园艺处的领导为你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你还是不愿意回城市生活,住在苗圃边的屋子里,拿着微薄的退休金,一个人生活着,你要守着这片葵花林,你要守着你的姑娘。

共7440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十八年,风物轮换,曾经的城市、街道、楼宇早已变了模样。一个当年怀有身孕的青年女子如今也已变成了上有老、下有小、在外拼打养家糊口的中年女子。她就是作者。然而,十八年的光阴,却没有冲淡作者对一个故去之人的思念。几乎每年的清明和祭日,作者都会怀着深切的怀念去看望这个长眠于葵花旁边的故人。这个故人是她的亲人,每每想起思念便如潮水一拨拨涌来。这篇文就是作者今年看望这个亲人以后怀着难以按下的想念,饱蘸着深情写的一篇散文。本文采取倒叙、插叙等手法,以动情、饱满的细节,对这个亲人----他,进行了深情的描述,是倾诉,是追忆,更是缅怀。他平生喜欢葵花,葵花是一种于平凡中透出朴素精神的生命之花,阳光、奔放、热烈、专一、深蕴、深情。他就像葵花一样,很平凡,喜欢吃绿豆糕、枣泥糕,喜欢喝一种极其便宜的白酒,干着平凡的工作,过着平凡的生活。本文不惜笔墨对葵花,以及他与葵花的故事进行了细腻的描述。意在体现三方面的含义:一是他顽强奔放热烈的生命。作者在他的墓地栽种的葵花,虽生长环境恶劣,历经风雨却有一棵灿烂绽放,意喻他生前在艰苦的环境工作,却始终有着向着阳光的生命特性,还有一种深深的思念和情感的象征。二是他的奉献精神。他毕业后,本来可以到机关工作,可是他却执意去了别人都不愿意去的书院镇苗圃,默默无闻地栽培葵花。工作平凡清苦,别人因为受不了这儿的清贫走了,他却精心专一栽培葵花,毫无怨言,把生命的种子种下,换来的是葵花灿烂如海的盛景,成了城市的一大景致。古语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他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留给后人一片清香。三是他不离不弃的爱情。在苗圃期间他结识了一个来自北方的哑姑娘,两人深情地相爱,这是他一生难以忘记的真爱,至死不渝。两人初相识的羞涩,葵花下边深情浪漫的场景,两人深情交换默契的眼神,两人纸条传情的甜蜜,仿若就在眼前。女孩离世后,他痛断肝肠、喝酒麻醉自己的情形,让这种深情痛人心扉。他们的爱情,就像葵花一样专一、深情、热烈、深沉、奔放。他最终饮酒过度,生命垂危。在作者即将分娩的时刻,他住进了医院。一个生命即将诞生,而另一个生命却将走向终点。作者运用比对的手法,将分娩孩子的痛、他在医院挣扎的疼的场景进行了细腻的描述,作者的这种笔法,加深了他离去的痛苦和残酷。在他离世后不久,一个新生命诞生了。孩子长得多像他呀,这是一种生命力的传递,也是爱的延续。他住院期间昏迷不醒,是作者抱着身孕摘来的葵花唤醒了他,冥冥之中,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呼唤,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一张照片上写下了两个字:江葵。这是她心爱的女孩的名字。这个结尾富有回声,惹人情动泪奔,极富感染力。与开头深情呼应。开篇作者写到他的遗物:两支英雄牌钢笔。一叠正方形的碎纸片、一张照片。钢笔、纸条是他和女孩传递深情的工具,照片就是他签名的女孩照片。随着他长眠于葵花旁边。这种前后的呼应,让深情如葵花的种子一样深深感动并扎根于读者的心里,令读者动情泪下。作者从祭奠他开始写起,这种倒叙的写法,将读者的情感一下子调动起来,不自觉地随着文字渐渐沉湎其中,难以自拔。本篇散文将他的故事、作者对他的思念、作者分娩之痛、他住院之疼、亲人对他的不舍、葵花灿烂开放之景、大雪之中送他离去之悲等,以葵花为意象,以他的故事为线,以作者和亲人对他深切的思念和疼痛为铺垫,有条不紊地展开了一次深情的叙述。这篇散文,场景描摹唯美精致,渲染主题恰到好处;情感饱满极其克制,内心的思念和爱内蕴笔端;情节细腻笔墨分布浓淡相宜,重点突出情动人心;主线清晰隐喻沉聚内核,意象纷繁富含诗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夏云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3270008】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3-24 17:54:46

我知道,你这篇散文写得很艰难。因为有太多疼痛的回忆。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14:42

艰难的是回忆时涌升的疼痛。

2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3-24 17:58:41

对故去亲人的怀念,无论时光怎样变化,这种思念必将如影随行。
   雪,珍重!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16:38

是的。世事无常,我们都要珍重。

3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3-24 18:47:20

这篇散文笔法熟练,技巧运用自如,值得学习和借鉴。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17:00

谢谢云泥,辛苦写按。

4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7-03-24 21:25:28

爱的载体,青春的物语,亲情的物证,生命的流觞.....多元意涵的葵花,携裹着青春之痛、爱之痛、生命之痛,散布于“我”对“你”的悼念与絮语中,潜伏在生与死的极端体悟里。
   情感自控,时空对话,多层叙事,人物身份的留白与悬念,有一种递进深入的亲情与刺痛,直抵人心。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21:48

谢谢雁子,这是一桩很久远的往事了。许是人老了,就开始怀想往事。这一件是往事中最为疼痛的印痕。

5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7-03-24 21:37:36

农学大学生与哑女之间若葵花绽放的爱,身怀有孕的我为命悬一线的舅舅千里迢迢摘葵花的真情,舅舅抱起初生之“我”的欣悦和赠送棉布白长裙的自得,一组组经典的细节,在沉郁郁的铺叙中,熠熠生光,产出一种向阳而生的葵花精神,留驻心田。
   悼文内外,滋长着一种生生不息的情与源动力。
   祝贺圣女,愿佳作成绝。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36:07

谢谢雁子鼓励,祝福安好。

6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7-03-24 23:54:28

这是一篇心思摇曳,对亲人的思念,对美的眷念重被唤起的动人之作。借物(葵花)寓情,腾挪心曲,使读者在最后一刻若有所悟,语近情入。
   读此文让我产生这样一种感想:能深知人性和深知生命的人,不会为一种成功而感动,为一时的辉煌而感动。是的,最难得的生命的初始感动,是一种为生命自然形态中所能承载的那些曲折,那些记忆,那些生命的每个日子中坚强面对的点点滴滴,而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的感动。也为有这样一种胸怀、爱情、事业,不死不屈不憾,不折不挠的精神的感动。
   作品布局巧妙,笔墨含蓄,寓意深邃。历数经历,传达温情和岁月声腔,颇有味道。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37:03

谢谢洞天,每一次读你的评,都有感触。

7楼 文友:君上华安  2017-03-26 23:38:25

用心在书写,感动的不是句子多美华美,而是作者的真情流露。怀念总是伴随伤痛,相信逝世的至亲一直活在作者心中荣幸拜读了。问好作者,祝福。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37:16

谢谢华安,祝福安好。

8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7-03-28 08:27:00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37:27

感谢流年。

9楼 文友:江凤鸣  2017-03-28 10:09:00

这是一篇七千字的长文,作者用葵花的鲜亮与枯萎,对应人世的生与死。构成了整篇文字的明暗色调,看得出作者对语言材料的刻意选择。在作者刻意营构的氛围里,我们看到了生与死都进入命运通道,人生之轮回,有些无奈,不可知。作者的叙述是多元复沓的,象是一只破碎的青花瓷瓶,要读者在尾近时,自我粘贴还原。作品总的基调是哀而不伤,始终罩着残雨秋风。读此文,让人忘了时代年轮,仿佛进入民国初年某条雨中小巷破败的小屋,小屋里由手摇留声机发出“小白菜”的谣曲。如果说这篇散文是条意境雨巷,那么我从中看到了张爱玲、木心的光影。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复沓的民谣哀歌,在雨巷里、在荒野里,飘着淡淡哀愁。人生无奈,死生由命。风雨停住时,让时光快些流动,行吗?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10:38:09

多谢二哥,感谢的话不说了。二哥的鼓励自当留存于心。

10楼 文友:康心  2017-11-03 22:10:09

浓浓的情,诉不尽的伤。看似风平浪静的诉说,却字字染透月色如霜。亲人永逝,记忆永存,全文以情以爱为线索,件件桩桩事娓娓叙来,如河如雨如风,经历过读者的心坎,让读者过目不忘。要是点明关系就好了,我读了好几次,猜他是谁,硬是只能猜出一位长辈来。

共19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