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孤独的和声(散文)【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孤独的和声(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3238  发表时间2017-02-26 15:59:19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巴勃鲁·聂鲁达
  
   步入中年后的大部分时间,我成了一个活在往事里的人。仿佛前半生的光阴都遗落在了一拨拨的往事里。时间的手,将我的生命分成两半。剩余的小半生,是用来怀念用来收藏的。收藏前半生的一片树林,一条旧巷子、一座老宅子,一段旧时光,一个深深爱过的人。我晓得,终有一天,我会孤独地老去。我的记忆会枯萎。我会遗忘很多事,包括你。是的,我会记不得你,记不起曾经和你一起漫步山径丛林,和你面对面坐在河边的餐馆里吃饭,你将菜夹起,放在我的碗里。我会记不起你眼中的深情。记不起你温暖的怀抱。记不起我们曾经在一辆公交车上并排坐着,相视而笑。车窗外,雪纷纷,散不去的别情愁绪。
   往事是斑驳的影像。前半生的时光总是欢愉,童年少年青年,每一本时光相册上都能找到那个纯真的自己,楚楚动人的模样,清澈明亮的眼睛。往事更换了背景,抽离尘世繁华,过滤人间明媚。时间的手,不管不顾地将我推进往事里。在我彷徨时,我的手触到了一本书,那是你的书,书的封面上写着你的名字。我打开书页,书中的字,从堆叠的人间挤到我的眼前。在这之前,我已读过你写的诗,在落雨的清晨,在起风的黄昏,轻轻诵读。我摘抄你文中的句子,一段一句一字抄写下来。那是我亲手做的笔记本,内页是浅灰的纸笺,我在封面上画了几朵云,几朵梅,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
   在这个春天,我要带着你的书、我的笔记本回到村庄。我想告诉你,我曾经在那里生活。那个小村庄里,有我年少时住过的房子院子,还有我经过的古城墙、走过的河塘。
   我踮起脚,向着村口的方向。时光倒退至1984年的春天。坐在村口大樟树下等我回家的祖母。她放下手中织了一大半的毛衣,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拥抱我,慌乱中却忘了将装着毛线的竹篮子放下。于是,那线团滚落下来,毛线拉扯起来,绕着祖母矮胖笨拙的身子,一圈又一圈。祖母一点都不像农妇,她微微卷曲的银白的发,圆圆的脸,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她笑的样子好可爱,那笑声像挂在檐下的风铃,叮当叮当,脆脆的,很好听。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头上的帽子掉下来遮住了眼,她停下来,戴好帽子,跺跺脚。那线团和毛线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似的,祖母越追,它们跑得越快,绕得越紧。线团乖乖地停下来,一根低矮的树桩子挡住了它。可毛线还在绕,随着祖母晃动的身子绕啊绕。这下,祖母拿它没辙了,我拿来竹篮子里的剪刀,想一刀剪断毛线。我还未动手,却听见祖母大声惊呼——妮子,不要剪!祖母夺走我手里的剪刀,重复着说,乖乖啊,你不能剪的,不能剪的。后来我知道,这件毛衣是祖母织给父亲的。祖母将自己的两件毛衣拆了,给父亲织了一件毛衣一条围巾。
   打开你的书,我读你写的村子,越读越融入你的愁绪中去。合上书,我会想起我的村庄我的绿房子。绿房子,是那年才十二岁的我脱口而出的词语。这一年的春天,我随父亲回到村庄,看望祖父祖母。我一眼望见了它,它的绿色便葱茏了我的时光。那是我祖父祖母的宅子,一栋二层的小楼,房顶及外墙上常年覆盖着绿色的常春藤,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小楼前面是一片空旷的田野,后面是菜园子和河塘,再往深处走,还有一道不知哪个朝代遗落下来的半壁城墙。院子里有秋千架,有藤制的摇椅,有石桌和石凳子,院子内外种着结香树,枣树,海棠树,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祖父是赐予我春光的人,我年少时所有的骄傲都与他有关。只是后来,祖父祖母相继去世,屋顶上常年覆盖的常春藤在某年大雨滂沱的冬至夜,层层掉落。第二天的早晨,我亲眼看见我的二叔佝偻着身子,拿着一把大剪刀,不停地剪……此后,绿房子不见了,成了村庄的一件往事。这些年里,依然会有村民提到它,云生也会说起它。在这个春天,我回到小村,远远地看着光秃秃的屋顶,越发地思念它。我说,房子还是那栋房子,只不过是再也看不到那一抹绿色了。
   我曾坐在院子的秋千上看书,秋千是祖父帮我架起来的。是在早晨,云生会端着一杯蜂蜜水让我喝下,他顺带拿走了我的书,说,妮子,你都看了半个多小时了,别让眼睛累着,该歇会儿了。我点头,重回秋千上,云生在后面推我。哥,再高点,再高点。我闭上眼睛不敢睁开,可还是不停地喊。院子里种着结香树,树上开着结香花。我的叫喊声惊落了明黄明黄的花,它们在春风的护送下,飘在我的身上。
   结香树是祖父种下的。当年祖父从陕西汉中带回树种,植入小院内。结香树是爱情树,结香花会在早春盛开,十几朵小花挤在一起,飘散出浓郁的香。祖父一生厚待它们,生前细心养护,死后百般难舍。祖父死后,祖母常对着树自言自语,常站在花前落泪。一年之后,祖母也随着祖父去了。祖母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春天的黄昏死去。祖母出殡的那天,院中的那些结香树纷纷倒下,它们托着祖母的肉身,一起奔赴天堂。黄瑞香是祖母的名字,居然也是结香树的名字。那些树与树上开着的花原本就与祖母是一体的。那么多年里,祖父在唤着祖母名字时,又像是在喊着那些树、那些花。院子里的树和花听到了,会在风中摆动,会释放花香。我的祖父,他就像是一棵树,在尘土里安详,却在祖母的心中站成一种永恒。
   云生带我去看古城墙。说是古城墙,其实就是几条残垣断壁和一排废弃的柴房,那种无以言说的沧桑感涌入我的视线,填满我的胸腔。夏天的夜晚,那里会飞来很多萤火虫,云生用网兜去网萤火虫,然后放入玻璃瓶里供我玩耍。看着萤火虫,我会诵读泰戈尔的诗:“小小流萤,在树林里,在黑沉沉暮色里……你冲破了黑暗的束缚,你微小,但你并不渺小,因为宇宙间一切光芒,都是你的亲人。”会有回音从残垣断壁间飘来。我喜欢这些会发光的小精灵,但我却不知道,把它们关在小小的瓶子里,它们会死掉……
   我们会去河塘玩。那片河塘的水好清亮,云生说,这条河连着姚江,河面不宽,水是活水。趁着四周无人,云生卷起裤脚,跳入河里摸鱼捉虾。我不敢下水,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脱掉鞋子袜子,将脚放在河水里戏水,拿起小石头扔进河中,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云生的上衣。晚上,云生会在院墙外的空地上搭起烧烤架,点燃炭火,在鱼虾身上抹上酱汁,开始烤。那香味会飘到很远,那些闻香而来的少年,舔舔嘴唇,咽咽口水,向我投来羡慕的眼神。我好得意,抿嘴偷偷地笑,云生用竹棒敲敲我的头,说,快吃,傻笑什么。趁云生不注意,我用手去摸炉中的炭,云生见了大叫——不能去碰,烫的很烫的!但我的手还是摸到了炭。云生脸色大变,边问我有没有被烫着,边捧起我的手直吹。我用手去摸他的脸,他的脸被我的手指画了一道道的黑印,我坏坏地笑……笑声渐渐飘远,渐渐飘散。
   笑声远去了。香味散去了。三十年后的春天,我捧着你的书回到村庄,再也寻不着当年的房子院子和河塘。它们成了村庄的往事,堆积在我的往事中,我和它们在往事的光影中重逢。我想去看看村后的半壁古城墙,却不知它们是不是还在,我怎么也找不到路。想问问村里的人,却发现自己已全然不会说家乡话。从我身边走过的是陌生的人,长着一张张陌生的脸。我听他们说话,唯有声音是熟悉的,那熟悉的乡音让我想起故去的祖父祖母。
   下午,我经过一个院子,看到有个男人光着膀子在锯木头,嗤嗤嗤,嗤嗤嗤,到处是电锯发出的刺耳的响声,到处是飞舞的木屑子,它们粘上了我的毛衣,飘起的木屑挡住了我的视线。男人停下手里的活,噗——噗,将一口痰吐在地上,我看到他点烟,我便捂住鼻子走开。一个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从我面前走过,我刚想上前问路,近了才看见她正啃着瓜子,呸呸——呸,她将啃了一嘴的瓜子壳吐在地上。男人用我熟悉的乡音骂女人,声音响亮,一阵高过一阵……在他们面前,我似乎成了个隐身人。
   是村里的一位老伯带着我横穿了大半个村子,在黄昏降临之前找到了那半壁城墙。我看到那残壁四周爬满了绿色的蕨类植物,萎灵仙、梗匙芽、四叶菜、柳蒿芽、马齿苋之类的野菜随处可见。临近的山路边,乳白色的槐花一串一串,香气入鼻,沁心宜人。河道两边还有一丛丛的茅草花,迎风晃动。不远处的水田里,有三两个村民正弯腰插秧,或挥动铁锄在坡上耕种。坐在断壁上,抬眼望向远处,还能看到升起的淡淡炊烟。那是外乡人租借的平房,他们和村里人一起生活,在田间劳作,依然用柴火烧水煮饭,他们的生活更为辛苦也更为简单自在。
   这半壁古城墙,其实就是一片废墟,是这个村庄最为萧瑟最为自由的地方。老伯问我,来这儿找什么?你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吧。他说,村子里的人,没人会到这里来,几块破石头,几根老木头,没啥可看的。我苦笑,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便回他道,我来这儿找往事。老伯摇摇头,表示听不懂,随后转身离开。
   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这个春风煦暖的午后,我来这里的残垣断壁中寻找丢失多年的往事。我坐在古城墙的断壁上,读你写在书中的句子。只有坐在这里,我才能靠你更近些,更能体会你有过的心境,你的惆怅,你的落寞,你的忧郁,你孤独的呓语是那么的迷人。山川河流,故土家园,念念不忘的乡音,绵绵不绝的乡情,如你这般写入文字,如我这般收入眼底。
   云生总说我是一个爱幻想的人,爱幻想是因为读书太多,接受不了现实中残酷的错误的东西。过去或现在,我有过深深的愧疚,我和所谓的现实,一直若即若离,我像是一直在往事里飞,倔强地飞,却不知一旦落下来会很疼。我抚摸冰凉的砖头,触到了砖石上参差不齐的纹路,那是它忧伤的皱纹,泛着棕褐色的光泽。那俯拾即是的每一片瓦砾,是岁月遗留的书简,写满支离破碎的往事。我沿着墙体走过去,步子细碎,阳光折射下来,仿佛看见墙上的影子里有另一个自己。
   世界在这个时候,一点点地缩小,小到仿若一条街的布景。我在这儿,等了你好久,我读完了这本书上你写的所有文章,却不知你在哪里?夕阳倾斜,铺陈出一片金色光影。你会穿越层层光影,向我走来吗?分别了好久,思念日日将我吞噬,我不愿,有一日,你也成为我往事中的一部分。我要你永远站在我前面,存在于我的远方。我走向你,你不言不语,时间省略了过去和未来,省略了拥抱和亲吻,省略了重逢和告别。
   我在这断壁上坐着。看着天边最后一道斜阳隐退。我整个人仿佛也如同古城墙上的某块瓦砾,依附着并不伟岸的甚至是破败的墙体,一动不动。在我的四周,空气在流动。在我的身后,村庄在移动,村庄里的人在走动。不远处,还有一条河,正缓缓流淌。只有这半壁城墙是静止的,它们不会动。多少年了,风里雨里,它们始终是一个姿势,一种表情。它们是失语者,不悲不喜,看着这个村子一天天地繁华,看着自己一日日地苍老。
   云生找到我时,天色已黯沉。
   云生说,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这村子啊,除了这里,找不出一个让你喜欢的地方了。这个村子,早已不是从前的那个村子了。
   我说,哥,我们也不是从前的我们了。
   云生发出一声长叹。
   我把头靠在云生的肩上,望着夜空隐约稀疏的星星。说,哥,等我老了,我能不能回来小住?
   云生说,好啊,哥给你收拾好,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住,住多久都行。
   听了云生的话,我突然不可抑制地想念起那些遗失在往事中的美好来。祖父祖母活着的时候,父亲活着的时候,绿房子活着的时候,结香树结香花活着的时候,院子里的秋千活着的时候,那片河塘那片田野活着的时候……年少的自己曾固执地相信,世间所有美好的人都不会离开,所有美好的事物永远不会消失。
   我离开村庄多年,又在这个春天回去,才发现,一切都变了。我与这个村子,我和这片土地的联系早在当初决然离开的时候便已断裂。我想找寻的已消失,原先属于我的也消失了。它们统统成了往事。往事是一把断了弦的古琴,即便是竭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凄凉的弦音。
   我坐在书房里,在电脑前打字,知道时间会来到这里,知道你会来到我的身边。我发现我打出来的每一个词语都蕴含着各种可能,可以再现往事中的某些场景,重组往事中的那些美好片段。我打开你的书,在某一页上做好标记,明天我会从这一页开始读起。
   窗外,雪纷纷。风吹吹,如此冷寂。路灯下,有人在等待。她挥挥衣袖,抖落缱绻情深,抖落悲喜离愁。经年后,伤痕愈合,遂成往事。

共477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在一首《我喜欢你是寂静的》诗意且悠长的旋律中,和作者一起,从春天出发,走入一段苍茫的往事中。村庄是往事的主体,关于村庄的种种过往,是往事中永不消逝的电波,在这个春天,在作者的记忆中此消彼长。在文中,作者用忧伤的语调讲述曾经铺满常春藤的绿房子,树木葱郁的院子,静静流淌的河塘,还有村庄深处一处沧桑沉郁的古城墙,这些都已成为或者即将成为村庄的往事。作者在这个春天重返村庄,找不到自己想找的,看到的全是陌生的,只能凭借着记忆,摸索着,沿着往事冰冷的石壁找寻。太多的繁华埋葬了村庄的宁静和美好,那些已经消失的或者正在消失的,只能在记忆的版图上慢慢拼凑。这篇散文以《孤独的和声》为题,表达的不仅仅是乡情乡愁,更多的是对自我的一种救赎。作者没有肆意赞美村庄,而是遵循着内心的轨迹,用文字还原了遗落在一个十二岁少女记忆中的小村,并将三十年后重返小村时的那种落寞伤感甚至是失望孤独真实地表达出来。本文有着明显的意念体特征,在散文的开篇,作者用寥寥数语便营造了一种飘忽不定又情深浪漫的场景,随即平静地叙述着往事,那些久远的往事就像陈年的普洱,醇而厚,苦而甘,能够娓娓道来的往事定是你最不能忘怀的,无论是美好的,还是凄凉的,这样的散文语言有着天生的无法抵挡的美感,随心而不随意,让人望见许多原本被忽视的美好。散文笔调轻柔,文字细腻温婉,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笔,往往带给读者绵长不息的回味。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22715】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7-02-26 16:12:39

一篇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文,欣赏之,学习之。
   非常喜欢这句话:“往事是一把断了弦的古琴,即便是竭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凄凉的琴声。”
   2017.有雪社带头笔耕不缀,流年会坚如磐石!
   相遇流年,相遇最好的你,我们在一起,不分离!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6 20:12:25

谢谢姐姐,辛苦编辑。祝福春天安好。望流年众亲都提笔写字。

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6 21:38:43

你这样吹过
   清凉,柔和
   再吹过来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3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7-02-26 23:02:42

逝水流年,总让我想念的,便是那些往日的时光,纵然过去,却始终无法遗忘。刚看到的一句话,放在这里,明天细读。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8 22:19:42

那没有说出的,永远大(重)于那已经说出的。

4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7-02-26 23:48:11

阅读完此文,让我想到,回忆是一种忧伤的快乐,而快乐是一份远方,远方却是路,路是什么呢?是已知的不足和未知的诱惑,总让人充满联想和期望。
   当然,将回忆用文章来表达,更多的是精神的因素。而精神只能用精神来补给,这种精神补给最佳方案是什么?作为记之,一吐为快。
   祖母、绿房子、云生、乡愁、以及物是人非的画面,构成作者叙述的格局。随着父祖辈的离去及乡村的改变,乡愁会成为一个人心中的宗教。处理这类占据心灵的宗教,往往像处理人事关系一样,要使用平衡术,才能安顿一颗善感的心灵。
   作品的叙述和描写传神,精微处见精神,生活气息鲜润。体现作者一贯以审美眼光看待生活。节奏清越,叙事明快,味道醇厚,是一篇东方美学下纯正的汉语写作。
   我在阅读时感受到一种褪色记忆下体味生活的敏感触须,让回忆携带着温度飘向江山文学网。让孤独的和声,可敬有余,可爱极足,从而使作品光彩夺目。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8 22:23:08

我晓得,这孤独的和声,在明艳的春天是多么的不应景。
   我如一个梦游者,一头坠入往事中,沉沉地坠入。
   写这篇文,纯粹是为了内心的倾诉。
   这样的表达,我还是无法真正地做到节制。
   谢谢洞天。春天安好。

5楼 文友:夏云泥  2017-02-27 00:04:04

这篇散文,雪借助与意念之中的“你"进行对话,讲述了小村的变迀。“你"是雪心中一种美好的象征,是雪感情的意象凝聚和切入点,有诗歌的韵致。对比观照今昔,表达了雪对渐渐消失村庄的孤独的怀念。美好被现时的繁华覆盖,令人沉重、孤独和疼痛。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8 22:35:15

意念体散文终究是可遇不可求的。
   你寥寥数语,便表达了我想要表达的,谢谢云泥。
   这篇散文,并不难懂。虽然,我习惯于将更深的表达或者说是属于灵魂层面的东西藏在文中,让读者自己去体悟,但这篇确实没有藏。
   我是那么坦然,自顾自地说着,然后写下来,说给你们听,我的忧伤,我的遗憾,我内心无法言说的疼痛,都在那里。
   只不过是我将你们带入到我的往事中去了,在这个春天。

6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7-02-27 17:09:57

读纷飞的雪《孤独的和声》随感
   1、今日。地点:午休后的鹰潭;季节:雨水过后的春天;天空:阳光明媚。放下手头的事,放下身边的人,退到时间之中,读《孤独的和声》,跟着作者走进祖母、走进那座儿童时期的绿房子、走进云生、走进忧伤的而又令人难以割舍的乡愁。
  
   如此这般,时间,就是这样静止的。
   2、生命的时间,一季又一季的到来,生活的时间,一季又一季的过去,我们始终都在寻找,寻找我们从不放下的画面。
   3、往事,有时就像个幽灵,总是会在不经意的瞬间出现在我的脑海。特别共鸣这段文字:“我突然不可抑制地想念起那些遗失在往事中的美好来。祖父祖母活着的时候,父亲活着的时候,绿房子活着的时候,结香树结香花活着的时候,院子里的秋千活着的时候,那片河塘那片田野活着的时候……年少的自己曾固执地相信,世间所有美好的人都不会离开,所有美好的事物永远不会消失”
   4、阅读,欣赏美好的文字,这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阅读的时光。
   5、感谢雪社倾情奉献,分享忧愁,也分享快乐!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28 22:41:03

往事,有时像个幽灵……确实是,最近我在写系列散文,有些往事就如大哥说的那样,如幽灵一般出现。所谓长街怅怅,往事萧萧,念旧的人,念着往事便老了。此刻,我感觉特别理解杜拉斯,她就是一个活在往事中的人。

7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7-03-02 22:04:34

童眼视界中的村庄,云生,祖母,绿房子,河塘,古城墙,回望的是旧时光的美好。
  
   消逝中的村庄,人,物,自然,呈现的是现实态的孤寂、颓废。
  
   错位的时空,交迭的意绪,浅淡的絮语,氤氲出一种落寞、伤逝的和声,带出一种乡愁无所寄的疼。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3-06 21:26:26

那些都是旧时光里的美好,如今都成了往事中的一部分。
   回到村庄,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回不去了。

8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7-03-28 08:27:3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09:44:52

多谢流年。

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5-02 09:46:55

https://mp.weixin.qq.com/s/N8Mx8GnWuQaqzBxWpusLPg
   欢迎收听蓝素电台制作的音频节目

共17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