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鱼城烟雨】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童年趣事

作者鱼城烟雨  阅读:618  发表时间2016-08-15 07:00:03
摘要:重拾儿时的记忆,沉浸悦心的乐趣。即便有几分酸楚,终究是不离不弃。

下河
   我家住在涪江边。
   嘉陵江,涪江就在我出生的那座小县城交汇。据我的上辈人讲,别看这座小城,曾今可繁华了。因有两江环抱,水路运输特别繁忙,在那公路还不发达的年代,小城的热闹与繁荣是可想而知的了。难怪被昨天的人们称为“小重庆”,说真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县城,不只因为是一个重要的水码头,其地理环境也同重庆的渝中区一样。
   从小在江边长大的我,自然爱水。很小的时候,记得只有五、六岁吧,竟然没经过任何人教,就背着大人,偷偷学会了游泳。
   小时候,像许多家庭一样,大人是不允许我独自到河边去玩的,更不准在没有大人看护的情况下,私自下河游泳。因为,几乎每个夏季,都有人在河里出事,大人能不担心。
   那时的涪江,记忆中比今天的水量充沛得多。每到夏天,经常会涨大水,水流很急,而且还很浑浊。年年都听说有人被淹死,不只是小孩,甚至还有水性不错的大人呢。但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娃娃们,哪里知道擅自下河的危险性,只顾好玩,总是背着大人们,常常邀约一起,偷偷的下河游泳去。
   为了不被家里人发觉,我们这帮小孩可鬼精了,总能够想出一些办法来对付大人的检查。记得那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每次下河后,都要在烈日下跑出一身大汗,再弄得满身的尘土。让自己的腋下有黑色的脏线,颈上有汗与灰积成的“项链”。这样回家,大人一般都不会发觉。
   有一次,我们这帮小孩下河去玩,等大伙玩尽兴后,一个个赤条条爬上岸时,发现自己的衣裳没有了。这怎么回家呀。大家都着急了,总不能这样光着身子回家吧,一帮小孩这下可傻眼了,一时都没了主意,只是傻傻的在河边呆着,有胆小的急得哭了起来。这样傻呆着可不是个办法,眼看就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如果再不回家,等到家里的大人们找来,谁也逃不脱被一顿狠揍。怎么办,被逼慌了的我,急中生智想了个法子,于是我向大家提议:人家偷我们的,为什么就不可以偷别人的呢。小伙伴们听了我这大胆的建议,尽管也有不愿意的,担心被人家发现了,事情就更坏了。但不这么办,一个个光着身子回家,不仅丢人,还要被大人揍。没办法,大家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建议,偷!于是,由大伙选了几个胆子大的,去偷别的小孩的衣裳,其余的在一旁望风。最后,我们终于把别的小孩的衣裳偷来,大家抱着偷来的衣裳,钻进了河边的桑树林里,穿好后才赶在天黑前,各自回家去了。而我却是用一件短小的背心,遮住下半身,光着身子回家的。不过,多数的小伙伴,照例没逃脱大人的一顿狠揍。你想,一个个都是穿着偷来的衣裳,哪有不被大人们发觉呢!
   现在回想自己的孩提时的一些事,胆子也真够大的,什么都敢做。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老虎屁股也要摸一下的嫩头。就拿这下河来说吧,背着大人下河那是寻常事,更值得一提的是“扑漩涡”,那才真是玩命。不是么,在我小的时候,每到夏秋相交的时候,河里常发沙水。那湍急的流水,一遇到礁石或大船的阻碍,就会卷起一个个很大的漩涡。而我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居然敢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那漩涡里扑,甚至还暗地里较劲,看哪个扑的漩涡大。因为,在孩子们的心中,谁扑的大谁就勇敢,就会赢得同伴们的一阵喝彩声。那时的感觉,别提心里有多得意了,好像自己成了英雄似的。
   在江边长大,一直都很爱水。可是,如今涪江的水质远不如从前了。别说下河游泳,就连洗衣服的人都很少。不仅水的流量大大降低,水源不再像从前那么充沛了,特别是到了夏天,当未涨水的时候,行走江边,还能闻到一股恶心的臭气。如此被严重污染了的江,谁还敢往里跳呢?加之自己年龄的原因,所以已多年没下河游泳了。但是,儿时的那些与下河有关的往事,其情其景在我的记忆中,仍是那么的清晰。
  
   过家家
   如今,人类社会已经进入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计算机进入了千家万户,网上冲浪成了年轻人最热衷的娱乐方式。什么网上聊天,交友,网恋等等,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少男少女。在网上可以从交友到恋爱,从结婚到家居生活,全可以进行模拟的,全过程的体验,甚至成了一种很受年轻人喜欢的时髦游戏呢。不过,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虚拟的,没有什么意思,比起我儿时玩的“过家家”,那可差远了哟!
   至今,我都仍很清晰的记得孩提时,同小伙伴们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
   那时,我们院子里,有一个年龄大约与我差不多的小姑娘。她长的小巧玲珑,细眉大眼,小小的嘴唇,总是那么红润,头上用红色的丝绸带,扎着一对翘翘的羊角小辫儿,跑起来一颤一颤的。那头上的红绸结,就像两只蝴蝶似的,在她的头上翩翩起舞。
   这么一个乖巧、活泼可爱的姑娘,谁不喜欢呢,小伙伴们都十分愿意同她玩耍。由于大家都经常簇拥着她,更助长了她的傲气,她可骄傲了。别看她小小的年纪,心计可不小呢,很能利用自己的“天生丽质”,从小伙伴那里得到一些殷勤的实惠。什么好看的小人书,好玩的新玩具,零食等等,都会让她先看,先玩、先尝。这还不算,更可气的是,平日里大家在一起玩耍,她总是非常要强,支配这个,吆喝那个,动不动还要发发脾气,把一帮“小男人”们玩的团团转。即便这样,她对一般的小朋友还爱理不理的。狠!我可不愿意这样,干嘛一个“大男人”要听女孩使唤,凭什么要围着她转,好歹我也算一个小小的“孩子头”噻。尽管我心里也喜欢她,但我总是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平时在一起玩耍时,还经常搞一些小孩子们玩的恶作剧去作弄她,有时还会把她弄哭呢。这算什么呢,哦!欲擒故纵,对,就是欲擒故纵。不过在当时,我可没有这么奸狡的心计,只是出于小孩好强、逆反心态的本能罢了。说真的,每当她和别的小孩玩的开心时,我在一旁,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呢,恨不得找一个什么理由,把那玩的开心的小男孩,狠狠地揍一顿。
   嘿!说也奇怪,那小姑娘不仅不讨厌我,反倒偏爱和我一起玩,而且还经常主动的到我家里来邀我一起玩耍,这可是别的小伙伴们从未得到过的“礼遇”呀。这不知是因为我在院子里,大小也是一个“娃娃头”,还是因为那时的我,摸样儿长的还可以,人也比较机灵的缘故(现在的我,长的可寒碜了)。反正那小姑娘就爱同我一起玩,什么缘故,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没弄清楚。嘿!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弄清楚”,有必要吗?
   说真的,那时和她一起玩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而特别使我兴奋的就是(这可不是什么早熟,恰恰相反,在与异性的交往方面,我真的算得上一个“弱智”),和她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了。她总是当“妈妈”,我自然就是这个家中的“爸爸”,那些围着小姑娘转的小伙伴们,就只好做我俩的“儿女”了。
   “过家家”,其实就是模仿大人们日常生活的琐事。做“爸爸”的我,不仅要去“上班”,还要学着大人的样子,负责教育“孩子”们,还要不时同“妻子”吵架。而扮演“妈妈”的她,却要去买菜,做饭,洗衣,带“孩子”,还要关心、体贴我。这些都是凭着小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能感受到的一些生活事件,并按照自己的理解,演绎出来的情景。
   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玩“过家家”,好像没有“恋爱”这一过程。这大概是因为:在小孩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具体的,对“恋爱”的感官认知,所以就无法将“恋爱”的过程复制出来。自然,“过家家”就只能从“结婚”开始了。
   “结婚”当然是一件很热闹,也很好玩的事。
   当我与小姑娘“结婚”时,小伙伴们就会围着我俩,七嘴八舌,闹闹嚷嚷。他们你推我搡,把我和她推拥在一起,让我同她的身体贴得紧紧的。更让人难堪的是,他们不仅要我背她,还要我主动亲她,不然这游戏就没法继续玩下去。没办法,我只好在她红扑扑,嫩生生的小脸蛋儿上,轻轻地亲上一下。不过,这儿时的吻,可没有一丝儿的邪念啰。
   说真的,所谓天真无邪,的确是这样,那时在亲吻她时,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好玩。倒是今天回想起来,倒生出了许多难言的回味。
   几十年都过去了,这“过家家”的游戏,仍没有忘记,甚至连一些细节都还那么的清晰。现在偶尔放过那些久远的片段,心里还生起一丝丝甜甜的感觉。只是不知道那位儿时的伙伴,可爱的小姑娘,我们曾一起“生活过”的“妻子”,今在何处哟!
  
  
   零花钱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状态,经济条件,与今天简直无法比。那时候,大多数的家庭,生活水平都很差,日子过得非常苦。
   所以孩提时的我,兜里难得有几个零花钱。
   就拿我们家来说,虽然仅靠父亲一人的工资,每月也不过40多元钱。一家四口,还加上一个照看我们的老婆婆(因为母亲早逝,父亲又经常出差,家里丢下三个孩子没人照管。所以,尽管经济上非常拮据,父亲还是为我们请了个年近70的老婆婆,料理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在当时我们所住的那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大院中,经济状况还算得上是“中产”呢。由此可见,那个年代,普通百姓家庭的经济、生活状态了。
   那时,小孩子能得到大人给的零花钱,可不是常有的事,平日里想都别想。只有在“六一”儿童节,或春节的时候,才能得到大人的赏赐,不过也就几分钱罢了。记得儿时的我,最盼过春节了。因为每年春节的时候,不仅能有比平时更多的好吃的东西,而且还能够得到比“六一”儿童节更多一点的“压岁钱”。有一首童谣:胡罗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过年又好耍,罗卜炖嘎嘎(嘎嘎即家乡的俗语:肉)。难怪娃娃盼过年么。
   提起“压岁钱”,也是一件非常令人难忘的事。那时,每逢春节前一天,年三十晚上。一家老小和和美美,热热闹闹地吃过团圆饭以后。小孩们就会跪在长辈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着大人事先教的那些祝福、恭维的话,以赢得长辈们开心,这样便可以得到长辈们给的“压岁钱”。多的五分或一角,少的只有一个两分硬币(哪像今天的“压岁钱”,少说也要一两百才拿得出手,那些条件好的,也有给一千、两千,甚至上万的给也不少见,真是没法比了哟)。
   在那个年代,可别小瞧这几分钱,用处可多了。比如:一分钱可以喝上一杯甜甜的,凉丝丝的糖精加薄荷的茶水,两分钱就可以买一节甜蔗,两三瓣陈子或一小捧炒胡豆。如果有五分钱,甚至一角钱的话,那可就成了小伙伴中的“富人”了。
   嘴馋,是小孩的天性。为了得到一点零花钱买零食吃,儿时的我可没少费心思。家里能卖的废品,都是由大人们去卖,就连那酸臭的潲水,都没我们小孩的份。怎么才能找到零花钱呢,偷吧?可是别人的钱可是不敢去偷的,再说自己也没那个胆量。实在没法,只好偷自家大人的了。一次不能偷得太多,顶多也就三分、五分的,偷多了怕被大人察觉,不仅会“大祸临头”,而且会断了今后的“财路”。为了不被大人发觉,我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了一个很不错的办法。
   由于父亲不理家务,又经常出差,一离家就是十天半月的,从他那里下手,显然既无多大把握,也没有更多的机会。带我们的婆婆可是个“好主”,家里的所有买进拿出,全都是由她打理。所以,我就把“偷”的目标瞄准了老婆婆。那时我也不过六、七岁吧,晚上还是跟着她睡觉。每晚,等她睡熟以后,我就偷偷地将她衣袋里的硬币摸几枚出来,扔在床下。待几天以后,确信没有被她发觉,才爬到床下去拣回来。这样,即便被她发觉少了钱,问起我来,我便会热心的帮她找,并煞有架势的对她说:嘿!你看这不是掉在床下了么。这样,她还以为是自己弄丢的呢,根本就不会想到身边还睡着一个“小贼”。哈哈,这办法真的还不错呢!如果不是我今天在这儿泄密,恐怕还没人知道。不过,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哪个小孩没干过几件“坏事”呢。
   瞧,儿时的我,竟能够这样理智,居然还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这样的有“心计”,真是不可思议。说真的,今天的我都望尘莫及了,这是为什么呢?
  
  
   小手枪与“打游击”
   我们儿时玩耍的方式,与今天的小孩们大不相同。什么滚铁环,旋螺驼,斗鸡,抓纸条,夺国;还有跳皮筋,跳绳,修房子,过家家等等,有许许多多十分有趣的玩耍方式。但是,最受小孩们喜欢的游戏还是“打游击”了。今天的小孩们,也许不知道什么是“打游击”,更不知道这游戏该怎么个玩法。因为,如今我没见小孩们玩这种游戏了。
   其实,所谓“打游击”,就是小孩们模仿电影,小人书中那些打仗、抓特务的故事情节,大家在一起玩耍。在那个特殊的岁月,人们的娱乐生活非常单调,看电影几乎是人们最主要的娱乐方式。而那时影院除了几个样板戏,就是《地道战》、《地雷战》、《奇袭》、《难忘的战斗》类的片子。所以,小孩子们看了这些电影后,就经常凑在一起,分成好人和坏人两派。按照记忆中的电影中的情节,或小人书上的一些片段,进行模拟演绎。玩这种游戏,当然是离不开刀呀枪的。可是那个时候的孩子们,可不像今天的小孩,什么玩具枪都能够从市场上买到,而且还是仿真的呢。那个年代,别说市场上根本就没卖的,即便有卖的,又有几户人家买得起呢?所以,每到玩“打游击”时,什么竹竿,木棍,自制的泥巴手枪,木制手枪,都成了游戏的最好道具。如果谁要是有一支从商店买来的玩具手枪,那一定会让小伙伴们羡慕死了。

共14473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童年,是一部色彩斑斓的文学作品,收录了成长历程中各种各样有趣的故事,就像五颜六色般的贝壳一样闪闪发亮。此组文中,每一小组文字,都如一枚漂亮的贝壳:偷偷下河玩水、偷偷抱走玩水孩童们的衣物的恶作剧,既惊险又刺激;还有过家家时那种作为“一家之主”的自豪感,与某个邻家女孩“结婚”的羞怯,得到几分零花钱也能高兴上半天的小小满足感,那时的小手枪总能带来无尽的遐想,在一场名为《地道战》的电影带来的新游戏里派上用场,作弄路人的恶作剧,从电影中学来的英雄梦,卖烟丝、记忆中意义深重的那个金芒果……昭示着童年之乐,让人感念让人怀想。文字携时代背景,再现成长之乐,童趣十足,怀旧气息浓郁,读来触及人心,欣赏,推荐! 【编辑:冰煌雪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1713】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冰煌雪舞  2016-08-15 11:58:32

读此文,让人想起美好的过往,年少时的纯真顿时显现!欣赏,祝福!

2楼 文友:鱼城烟雨  2016-08-15 22:41:39

感谢雪舞按评,童年的记忆,总是随著年岁的增长而越加清晰。今天回想童年,尽管那个年代生活是贫困的,单调的,但却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快乐的。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