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文件(小说)【水如空】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东北】文件(小说)

作者水如空  阅读:1144  发表时间2015-12-27 22:54:12
摘要:一所乡村小学,只有一个校长,一个主任和六个班主任。某一天,学校收到上级的一份文件,要求给全村残疾儿童“送教上门”,他们将怎样应付,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结果又会如何呢?

唐主任走进办公室时,黄校长正对着桌上的一份文件发呆,以致于唐主任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把那张快比他儿子年龄还大的椅子压得嘎吱一声,黄校长都没有发觉。
   以往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在这所只有八个人的村小学里,黄校长虽是一校之长,还兼着全校的品德课,虽说一周只有十二节,可是在几位老师中还是最少的。除他以外,就只有教导主任兼后勤主任的唐主任算是科任教师,他同时也兼着全校的体育课和科学课。其他六位则正好分教六个年级,全都是班主任,教自己班的语文和数学。至于其他什么英语、美术、音乐之类的,实在没有人,也没有人是那块料能教得来,就只好写在课程表里,以备上边检查,实际都由班主任领着上语文数学。因为黄校长课最少,所以就主动承担起勤务员的工作,说白了,也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反正全校就这么一间办公室,这点儿活也不算什么。而更重要的是,他总也不会忘了烧上一壶开水,再沏上一壶浓茶。无论哪个老师下课一回到办公室,他都会拎着那把古老的不锈钢的茶壶给斟上一杯,而且总也不忘了补上一句话:“你们可都是学校的中坚力量,我这个勤务员可得把你们给伺候好了。”
   不过今天唐主任并没有等到冒着热气的浓茶,只见黄校长正愣愣地盯着眼前的文件看着,眼珠转都不转一下,他就知道准是又有麻烦事了。他们这所村小学人手太少,平时课也就将就着上了,最怕的就是上头来文件,一来文件准没好事,不是学习就是检查。学习要写笔记和心得,检查要编数据和材料,而这,都需要有人手,都需要有时间,而他们学校最缺的就是人手,更缺的就是时间。
   唐主任探过身子,一把将文件扯到自己面前,还没等看清标题,就听黄校长一拳重重地擂在桌子上,一边指着那份文件嚷道:“你说还让不让咱好好上两天课了,上周刚检查完,这周又让去调查什么残疾儿童,咱们又不是残联,怎么啥事都往咱这儿推?再说谁又有那个时间啊?”
   唐主任一听,大致也明白了这文件的内容,于是只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撂,也不再看了,而是转过来安慰黄校长:“不就是还要弄个材料嘛!犯得上生这么大气嘛?大不了我再贪两宿黑,给你弄出来就是了。”
   黄校长一伸手,又把文件拿在手里,再重重地摔在桌上,瞪圆了眼睛叫道:“要是光编材料还好了呢?这回是市里要搞什么‘残疾儿童教育工程’,让咱们先把全村的残疾儿童的情况都调查清楚,看有哪些到了年龄没有入学的,能够上学的尽量动员回校随班就读;如果实在不能上学的,让咱们‘送教到家’,还要落实到人头——你说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唐主任这才意识到这份文件远远不像以前的那么好弄,他不由得挠头道:“这个的确有点儿难了。咱们村,光我知道的,残疾儿童怎么也有二十来个……”
   “那不算数,”黄校长打断了他,“得有残疾证的,没证的多残疾都不用管。”
   “哦,那就好办多了。”唐主任说,“咱们村有残疾证的大概总共也没有几个。就像我们屯的那个孩子,先天性小儿麻痹,今年都十岁了,残疾证还没办下来呢!”
   听他这么一说,黄校长的情绪才慢慢缓和下来,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犯愁了。那你通知一下班主任,一会儿开个会,我布置一下任务,咱先把数据调查出来报上去再说。”
   唐主任还兼着学校的通信员,刚刚上完两节体育课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呢,又屁颠屁颠地跑出去通知了。学校没有校园广播,有什么事都是靠他跑。好在一共只有六个班级,也只有六个班主任,他很快就通知到了。六名班主任先后回到办公室,清一色的都是年纪半百的老太太,大的已近退休年龄,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几岁了。全校只有这两个领导是男的,但年龄上也基本差不多,都在这所学校干了半辈子了。
   全村共有十二个自然屯,黄校长先向众人了解各屯的残疾儿童情况,果然和唐主任说的差不多,共有二十二、三个。再问有残疾证的,却没谁能叫得准了。黄校长便按个人住址的远近分配任务,或一个屯,或两个屯,要求大家务必在下班后亲自到户,把情况调查清楚。没有残疾证的不算,有残疾证的还要把残疾儿童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残疾证号、残疾等级、父母姓名、年龄、电话,住址等等全部登记清楚,然后拿回来由他统一汇总上报。
   大家已经习惯了下班后再安排点儿任务,所以并没有人多说什么,很快便回班继续上课去了。第二天早上,各老师上班时,便把调查结果都交到黄校长手里。全村二十几个残疾儿童,有证的竟然多达十个,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看来这两年办证不再像以前那么困难了。而这十个人中,竟然有两个只是轻微智障,平时根本看不出来,所以也和其他孩子一样,正在他们学校念书呢!根据文件精神,这样的只要在表里填上个“随班就读”就可以,基本不用再管。另外八个中,有一个是先天性小儿麻痹,行动不便;两个是严重智障,一出门就找不到家;四个是聋哑儿,一个是神经性眼盲,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这几个都根本没法进校读书。
   黄校长借着上课的间隙,把汇总表填好了。只是他光顾忙着填表,却苦了那几位上课的老师,因为今天不仅没人给他们倒茶,甚至黄校长忙得连水都忘了烧。
   把表填好之后,黄校长便叫过唐主任,叫他先走一会儿,赶在下班之前给乡中心校送去。因为唐主任家和乡中心校一个方向,这样送完表就可以直接回家。如果换了别人,至少要多走十几里路,等回到家里天就黑了。
   黄校长本以为总算又完成了一项工作,长长松了一口气。转过天来,他早早地来到学校,正忙着给大家烧水的时候,只见唐主任气冲冲地闯进办公室来,一把将卷成纸筒的汇总表摔在桌子上,一边吼道:“下回要送材料你去送,别支使我,我可受不了那个气。”
   黄校长知道中心校那几个领导的脾气,也习惯了他那几个下属不拿他当领导呼来喝去,所以并不在乎唐主任的态度,只是笑着问:“咋了?不合格挨说了?没事,大不了咱再重整。”他知道,上边的要求反复无常,有时候文件里说得又含糊不清,材料报上去就不合格,还要拿回来重整,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什么不合格挨说了?光挨说还好了。”唐主任仍是气冲冲地,“我刚把汇总表往上一递,就劈头盖脸给我一通训。一边说我一边还连带着你,问咱俩干了这么多年教育都是咋过来的,问咱俩都啥智商,这么一份文件怎么就看不懂要求,就这么点儿理解能力是不是净误人子弟来的?他跟我喊个什么劲儿啊,我又没看文件。”
   黄校长忙给唐主任倒上一杯茶,陪着笑道:“先喝点儿水,压压火,为这么点儿事生气不值得。这文件是我看的,我智商低,我误人子弟还不行吗?”
   唐主任看着他那副模样,气得扑哧一声笑出来。而后接过水杯,只管低了头大口大口喝水。
   黄校长脸上却一丝笑意也没有,而是布满愁云,嘴里一边嘟哝道;“就算我智商再低,那几点要求也读得懂。可是咱们学校就这么几个人,调查也调查了,汇总表也填好了,还写什么调查报告啊?我以为咱们只要把数据交上去,中心校写一份就行呢?就算写调查报告也行,还要我们‘送教上门’,还得一周两次,一次不少于三小时……哪有那个闲人,又哪有那个闲工夫啊?非要送的话,就得赶在周六周日了……”
   听到这里,唐主任刚喝到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一口茶差点儿呛出来,他使劲儿咽下去,还呛得一个劲儿咳嗽。他一边咳嗽着一边说:“周六周日绝对……绝对不行,双休日谁能一点儿事没有啊,大伙儿都指着这两天在家干点儿活呢!不说别人,就说我,平时早来个儿八小时都没问题,双休日再给我占了,还让不让人活了?我这还指着这两天收拾收拾屋子洗洗衣衣服呢!”
   黄校长知道,唐主任老婆身体不好,家务活儿基本上都靠他一个人干。听他这么一说,他也知道这么做不太现实,于是叹道:“谁不是呢?我家里也是一大摊子事儿……那你说怎么办吧?文件下来就是军令,军令如山哪,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要不,再招唤大伙儿开个会研究研究吧!”
   唐主任一听,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又屁颠屁颠地跑出去通知班主任们来开会。
   黄校长把文件精神一说,大家立刻炸开了锅,纷纷表示,平时再怎么忙点儿累点儿,或是早来一会儿晚走一会儿都行,就是双休日绝对不能占。因为有的要给儿媳妇看孩子,有的要回娘家照顾老妈,有的要进趟城去买点儿生活用品……总之,人到了这个年纪,家里家外都是一大堆事。把双休日给占了,简直是要了她们的老命。有一个老师甚至说那就是“天理难容”。
   可是文件也不能不执行啊!最后,黄校长只好采取折中的办法:“要不这么办吧!咱们就给他来个偷工减料。学校周三放半天假,咱们都去送教上门,那八个残疾儿童正好一人一个,离谁家近就是谁的,谁也别挑别拣,赶上啥样的就教啥样的。这个算是占用公共时间,没问题吧?另外,周六或周日哪天有空哪天再抽出点儿时间去一趟,也不用上够三个小时,要是家里不忙就多上一会儿,要实在忙上他一两个小时就回去。这样就算上边真下来检查,咱们这工作也算做了,就算做得不够好,也说得过去,大家看怎么样?”
   有的班主任还要分辩几句,黄校长忽然把眼睛一瞪:“还有啥可说的?看我这个校长当得舒服了是不是?谁要想当谁吱个声,我这就打报告请辞,推荐你来当。省着在这中间受夹板气。”
   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道黄校长轻易从不发火,而一旦发火也基本上不是因为动怒而是因为无奈。所以,他们也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嘴里嘟哝着回班上课去了。
   转过天来就是周三,突然得知下午放假,学生们都高兴得又蹦又跳。可是前来接孩子的家长们却大为不满,得知原因的甚至直接和班主任发牢骚:“怎么你们学校为了那几个残废孩子就把这几十个好孩子都不管了?”班主任们无从解释,把这话说给黄校长听,黄校长也只有摇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这都是暂时的,暂时的困难克服了,终究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唐主任负责的是他们屯里那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孩子,所以算是近水楼台。那孩子父母都在省城打工,由奶奶一个人在家照顾。奶奶年纪也大了,行动不便,只能照顾孩子的吃穿,没法走十几里路送他上学。见唐主任上门来教,高兴得不得了。那孩子虽然腿脚残疾,可是脑子却很聪明,唐主任轻轻松松教了一下午,他不但掌握了二十以内加减法,甚至还学会了十几个简单的汉字。唐主任不禁感叹非常。三个小时很快过去,唐主任带着满满的成就感回到家里,这一夜也睡得香,第二天早晨居然照平时晚起了半个小时,等他吃完饭赶到学校刚刚来得及没有迟到。
   叫他惊愕的是,他进办公室时,发现里面早已经吵成了一锅粥,六个班主任都在,大家七嘴八舌,围着黄校长群起而攻之。而黄校长既没有无奈地发火,也没有如平常般用他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她们,由着她们把牢骚发到自己身上,而是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任凭大家怎么叫嚷,只是一言不发。
   唐主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忙问那几位班主任。于是,六个老太太又能把矛头都对准他,七嘴八舌地嚷开了。原来,她们负责的或是弱智得连话也说不明白的,或是盲聋哑根本就无法交流的。而家长们也不配合,有的认为她们来根本就是来寒碜他们的,所以干脆将人哄了出来;有的倒是客客气气地把她们让进屋了,也把孩子交到她们手里了,可是她们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和那些看不见、听不着或是不会说话、听不懂话的孩子交流,于是,只好一个个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唐主任好歹是把几位班主任劝住了,叫她们先各自回班上课,自己再来和黄校长商量。却见黄校长猛然抬起头脸,满脸都是鼻涕和眼泪。黄校长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哭道:“她们还能找我来吵吵一会儿,你说我他妈的找谁吵吵去?我教那个聋哑儿一下午,整整比划了一下午,啥也没教会不说,我他妈的都快不会说话了……”
   在唐主任的记忆中,黄校长在他们面前总是一副慈祥甚至有些窝囊的表现,无论学校或家里有什么难处,都是那种不紧不慢天塌下来也不着急也不为难的模样,从来没见他伤心成这个样子。他也一时喉头哽咽,不知从何劝起。
   正在这时候,黄校长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黄校长一边抹了一把眼睛,一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一把扔在桌子上,口里叫道:“就知道他妈的催催催,催命鬼似的。我就不接,看你能把我咋的?大不了我这个破校长不干了。”
   唐主任知道是中心校领导打来的,不接总是不好,就伸手拿过手机。又怕黄校长的哭叫声传过去,于是直走到走廊里才按下接通键。
   对面传来一个十分严厉的声音:“你们怎么搞的,残疾儿童那些材料到现在还没报上来?我们还等着资料汇总上报教育局呢!”
   唐主任急忙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里遇到一点儿困难,我们学校本来人手就少,又没有残疾儿童教学经验,所以……”
   对方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所以什么所以?谁让你们真下去教了?我们这儿就只要个材料汇总上报,人家别的学校早都交完了,就差你们一所了。”
   唐主任疑惑不解:“我先前也以为只是要报个材料呢!不是你说的材料不合格,让我回去好好看看文件嘛!”
   对方的声音更加怒不可遏:“我让你看文件是让你看看都要弄啥材料。上边要求一共要三个,一个是工作报告,一个是调查表,一个是帮扶名单,你们就给我送来一个,那能行吗?说你智商低还冤枉你了……”
   唐主任一下子愣住了,手机里的那个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地训他,可是他却根本听不清说的都是什么了。
  
   2015年12月8日

共5198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村小学接到一份上级的文件,送教残疾儿童,按道理讲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却苦了村小学的校长和老师们。村学校本就人手不够,按校长的意思来说又要送教上门,这的确是件难上加难的事。在迫不得以的情况下,黄校长想了个近似合理的办法,却又弄得鸡飞狗跳。而小说结尾的电话,却又是另一番说辞。这篇小说文笔简洁,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一波三折,最终为我们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看似漫漶不清的布局处理,却为我们折射出社会上某种阴暗面的真实存在,值得深思与品读!欣赏学习了,感谢赐稿东北!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东北风情】
用户名: 密   码:
共0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