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你在这个世界下落不明(短篇小说)【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你在这个世界下落不明(短篇小说)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8303  发表时间2013-10-04 21:33:51


   认识她是我今生不容错过的一个细节。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像梦一般不真实。五年前那个春天的黄昏,我在开满樱花的武大校园里遇到了她。
   我是崔永灏,任教于武汉大学汉语言文学系。那个黄昏,因为落了一场雨,樱花道上难得游人稀少,只有三两个男生女生坐在樱花树下小声说着话。那些樱花,一片片纷纷落下,白如雪,粉如霞,花轻似梦,有几朵飘落在女孩的发上身上眼帘上,又有几朵飘落在碧色的草地上。樱花道上铺满了洁白、粉红的花瓣,使得人不忍心迈出步子,踩疼这惹人怜爱的花朵儿。
   而我就像着了魔一般,竟在一个下雨天,漫无目的地在樱花道上来回走着,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修长纤丽的身影。
   她是白婉仪。
   她走来,撑着一把天蓝色的雨伞,在我前面停下了脚步。
   先生,您好!请问,中文系的学术交流会场是在哪里?
   哦,是在逸夫楼,到前面的第二个路口左拐就到了。
   她优雅地向我致谢,随后又优雅地转身,与我朝不同的两个方向走去。
   回到宿舍,走到窗前,看到窗台上静静地躺着几朵樱花,我有点恍惚,看着洁白的花瓣,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白色裤装的女子……
  
   二
   白婉仪——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个女子,叫白婉仪。
   两天后,我在学术交流会的现场再次遇到了她。我是这次学术交流会第三日的主讲,这次活动为期五天,与会的都是全国市一级重点高中的骨干教师。主办方是我所在的武汉大学文理学院,学院将原本定在暑期的活动提前到了三月,也是为了可以让前来参加活动的教师们欣赏到珞珈山樱花盛开的绝美景致。
   她还是一身黑衣白裤,与那天装扮唯一不同的便是,她的一头栗色秀发被高高挽起,颀长的脖颈上挂着一块剔透的玉坠子……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她高雅脱俗的气质,她素色清丽的装扮,略带迷离的眼神,在这满室的姹紫嫣红中有着一种出尘的静美。
   我站在讲台上,未曾开口,一眼便见到了她。我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她的身上,在激情四溢的演讲中,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在半场的休息时分,而她始终低着头,思考着什么,记录着什么。
   五天的学术交流会即将结束,学院安排了酒会。我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并递上名片,当我正要开口问她索要名片时,她幽幽地说道:武大校园很美,特别是这珞珈山的樱花,真是美极了,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她嫣然一笑,真是人比花美。
   白老师的玉坠子真漂亮……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她在说樱花,而我却跑偏了话题。
   就是一件极其普通的挂件……她一边说着,一边低眉去找胸前的玉坠子,当她的右手去触摸那枚玉坠子时,我看到了她中指上的一枚玉指环。这玉指环,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忘了在哪里见过。玉指环有点大,不太适宜娇弱的婉仪,玉的颜色并不多见,浅浅的月牙白,没有多余的点缀,但可以隐约地看到有些菱形的印痕,小片小片的。这枚玉指环,像是从久远的年代里传留下来的。
   崔教授也喜欢玉器吗?她发现我在留意她手上的玉指环,轻声问着。
   每一块玉,都有着一个属于前生的故事,等待一个有缘人来唤醒沉睡的灵魂。我很喜欢玉器,祖父年轻时曾在苏州经营过一家玉器店,家父早逝,如今,祖上的这份家业已由叔父继承,我虽喜欢,却也无缘,但也算耳濡目染吧。
   苏州?这么巧?这枚玉指环是我祖母留给我母亲的,母亲又留给我,不值钱的,但我一直戴着。
   白老师是苏州人?
   不,我在上海。
   我还想与她做进一步的交谈,但她却先启口与我告别:这几天在武大欣赏到了美丽的樱花,这次学术活动令我受益匪浅,特别是崔教授的演讲极具感染力。明天一早,我就要动身了,容我先告退,再见。
   再见,欢迎再来武汉。我用同样客套的言辞回复她,然后,站在灯影交错之下,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身影。
  
   三
   一周之后,我在QQ上加上了婉仪。
   我把在学术活动上的部分照片传送给她,我和她聊得很开心,从教学心得、文学见解聊到家庭生活,甚至是对爱情的认识。我向婉仪倾诉着我在婚姻上的落败,似乎要把搁在心里的话一吐为快。而婉仪总是说,你和采萍才是今生今世的有缘人,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辜负了她。
   一日不与她说话,我就感觉心慌。为了等她,我延迟了下班的时间,主动申请加班值班,为了就是能和婉仪说上话。我是那样的急切,我对自己的急切感觉那样的好笑。我这个在婚姻的城堡里困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居然还会对一个陌生的女子动了心,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从第一次在武大樱花道上与婉仪相见至今,已有七个多月了,如今,正值秋意最浓时。我和婉仪,从初见时网上叙谈,一直发展成现在的手机短信通话。我很喜欢婉仪的娴静与淡淡的忧伤,她的身影一直在我心里来来回回,散不去,抹不掉。
   可我不能对她说爱。爱,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是个有家室的男人。十年前,我娶了采萍,至今我们都没有孩子,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婚后,采萍的身体一直不好,七年前,一场没有预兆的大病导致她腰部以下瘫痪。采萍的父母早亡,只有一个比他小四岁的弟弟和我们在同一个城市里。我请了一位住家保姆照顾瘫痪后的采萍,但那时的采萍性情大变,沉默寡言又暴躁多疑,保姆忍受不了她的坏脾气,常常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家政服务所的保姆只要听说是21栋的崔家要人,谁也不肯来,哪怕出价再高。
   近几年,我忍受着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煎熬,始终温柔地对待采萍,每日里忙完学院的工作,就是去菜市场买来她爱吃的食材,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但她表现出来的与她的身体截然相反的蛮横却让我无法忍受。
   崔永颢,你这个现代的陈世美,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你给我滚,滚出去,滚……
   那天下班得早,特意去菜市场买了采萍爱吃的草虾和鸦片鱼头,却不料刚打开家门,就被她摔过来的玻璃杯砸伤了脸,血顺着额头往下流。
   采萍,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我疯也是被你这个没良心的逼疯了!瞧瞧你干的好事!
   我捡起她丢在我身上的一封信,原来是大学女同学雅兰的来信。雅兰是我的初恋女友,我们在大学相恋了四年,毕业后的她随父母去了深圳,这次她在来信中说,三天后到武汉,想与我见上一面,以叙同窗之情。
   采萍,你太不可理喻了,你居然私自拆看我的信件!我对着采萍大声吼着。
   你竟敢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私会,还说我不可理喻!是不是想和你的初恋情人重燃旧情啊!你这个负心汉,你这个薄情郎……你这个……采萍歇斯底里地喊着。她的歇斯底里,我是领教过的,自从她瘫痪后,像这样的状况时常发生,她不仅拆我的信还偷看我的手机信息来电,为了这些不着边的事,她还多次告诉他弟弟,让她弟弟来替她出气并监视我的行踪。
   我转身回到卧室,听见她摔东西的声音,当我提着箱子回到客厅时,我看到被她摔在地上的玉镯子,不知怎的,眼前突然晃过挂在婉仪胸前的那枚玉坠子,那色泽很相似,这玉镯子是家传之物,也是我当初送给采萍的爱情信物,不想,却被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散片儿。
   碎了,碎了,这个家也该散了。我夺门而出,离开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家。
   这个城市,我只有三个地方可以去。我和采萍的家。我母亲的家。我在学院的办公室和宿舍。
   第一个地方,显然是不能去了。母亲的家,就在附近,但我不能再让年迈的母亲为我操心。那么,能去的只能是我的办公室。
   走进校门,迎着传达室保安疑惑的目光,朝办公室走去。刚坐下,手机响了,一看是四叔的女儿景云从苏州打来的。
   哥哥,我是景云,我爸他快不行了,你能来苏州一趟吗?景云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说。
   景云,你别怕,我马上去机场,照顾好四叔啊!我挂了电话,收拾了几件衣物,叫了车赶紧朝机场赶去。
  
   四
   阔别多年,我又回到了这座古城,自祖父驾鹤西去,加上工作忙碌,极少踏进这座古城。我是极其喜欢这座江南小城的,相对武汉来说,这里的风景更让我着迷,城市的气候也更为宜人。没料到,再次回到这里,竟然是要去和四叔告别。
   四叔,在兄弟中排名老四,也是祖父最小的儿子,自小跟随祖父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
   我的四婶在产下景云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四叔一直未娶,一边独自抚养着女儿一边打理着祖传的家业——“素云轩”玉器行。
   那一天,暗沉的天空下飘着细密的雨。十全街上,霓虹闪烁,如同五彩的海水流淌在深深的黛蓝里,看着这些和自己不相干的繁华,远远地张扬着,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心痛涌上心头。
   祖父留下的玉器店就在十全街上。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素云轩”——特殊的字体,剔透的色彩,并不似古色古香般沉闷。
   “素云轩”紫红色的木门紧关着,仿佛是刻意要与这浓郁的繁华隔绝。我轻叩门扉,景云来开门,憔悴的面容,红肿的双眼。
   哥哥,我爸他走了……景云痛哭起来。我马不停蹄地赶来了,终是没有与四叔见上最后一面。
   我爸有遗书给你,哥哥,你先歇会,我去拿信给你。景云很快从内屋取来一封厚厚的书信放在我的手心。
   我正要打开信来看,不料景云却阻止了我。
   哥哥,我爸要我告诉你,等他的葬礼结束之后再看。
   我点点头。看着悲伤的景云,不知如何安慰。景云自小没有母亲,与四叔相依为命,如今,四叔也抛下她去了,以后,她要怎么生活?还好,有“素云轩”可以依靠。
   哥哥,这几天,我要操办爸爸的后事,还请你帮我照看“素云轩”,店就交给你了。你可以熟悉一下店里的玉器,有生意就做,没生意也无妨。晚上,你可以住在店里,后面就是你的卧室,床具都是新换上的,卫生间里有成套的洗漱用品和睡衣,你的三餐,有梅姨照顾。哦,对了,梅姨是爸爸在世时请的小时工,也算是自己人。一个星期后,我再来找你。
   景云似乎帮我安排好了一切,但我的心里还是十分不安,我想开口问她要不要我帮忙四叔的后事,她似乎晓得我的心思,便说,葬礼的事有人帮我,哥哥只要帮我看好“素云轩”就好了。
   景云走了。偌大的一个“素云轩”里除了那些冰冷的玉镯子玉坠子就剩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我。
   梅姨会在每一天固定的时间来店里,早上8时为我送来早餐;中午11时至12时来做午餐,午餐很简单,多为面食点心类;下午17时至19时,为我来做晚餐并收拾家务,晚餐倒也丰盛,合乎我的口味。梅姨看上去大约五十来岁,保持着这个岁数极少有的匀称体态。她极少开口说话,有时会偷偷地叹息、抹眼泪。
   这一个星期对我来讲,要比一年还漫长,因为闲,闲得让人感觉心慌。“素云轩”生意清淡,极少有顾客进来。第二天起,我开始留意店里的玉器。说实话,店里的玉器并不多,并且每种款式只有一件,但每件玉器旁边都衬着一张素色的小纸片,那是一些印着花案的纸片儿,藕荷色的上面印着木兰,豆青色的印着百合,浅蓝色的印着茉莉,乳白色的印着红梅……纸上用秀丽的楷体写着一行行的字:
  
   走到最后,走散了,即便他回首凝望,是遗忘,不是留念。
   她知道,即便是他再回来,他也不再是原来的他,她是在等待一种时光的错觉,慢慢的将心在那样的错觉里沉沦下去,看烟火弥漫,时光苍茫。
   认识你之前,是无法记忆;认识你之后,是无法忘记。
   最好的时光,犹如白瓷盏里飘着的茉莉香片,宁静似水,芬芳四溢。
   最好的时光,是手倦抛书午梦长,是窗外月色映着梅花,而三两杯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
   ……
  
   这是景云写的句子吗?还是?那般情深意长,像是在倾诉着什么,又像是在追寻着什么。我像着了魔一般,一张张地看过去,这些字让我有一种错觉,像是蕴含着一个年代久远的爱情故事,但这个故事的主角又是谁呢?我不知。
   这些玉镯子玉坠子,每一款每一件都有着一种极致的美,在灯光下泛出润泽的色调。我相信,每块玉都有它的前生,或陪伴主人青灯古卷,或陪着主人经历生离死别,或与主人一起经历过爱恨情仇。
   这一周的前三天,我渐渐地熟悉了“素云轩”,亲近着“素云轩”里的这些玉器,但不知为何,越是熟悉越是亲近就越是不安。后三天,店里渐渐地有客人进来,这一周里,“素云轩”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约摸二十来岁的女孩,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大大的黑黑的眼睛,一张小巧的嘴总算带点婉约派的风格,她坐在玻璃柜前的圆凳子上,试了好几款玉镯子,每试一次便询问我,好看吗?
   每一次我的回答都是:不好看。
   她急了,说,哪有像你这样做生意的?
   我说的实话,你的气质并不适合佩戴玉器!
   她听了,哼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个客人也是一个女子,但看上去比前一个要成熟,更有韵味。她没有要求试戴,俯下身,看着那些小纸片出神,看了好久,一件也没有买,留下一句,这是我的名片,上了新款,记得打电话给我哦。

共13231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有多少爱,错过了可以重来?读完这篇小说,一时之间,沉浸在这种怅然若失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这是一篇凄婉动人的小说,主人公武汉大学教授崔永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邂逅了清雅女子白婉仪并一见倾心,二人互加QQ,谈文学,谈生活,谈人生,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可惜,这分情缘,却只能存在于彼此的心中,因为崔是个已有妻室之人,他的妻子采萍在一次大病之后导致腰部以下瘫痪,长期的卧病在床使她的性情大变,暴躁多疑,动辄寻衅与他大闹。压抑的生理和心理这双重煎熬使崔永灏的感情天平日趋倾向于白婉仪,但碍于世俗只能隐忍。因四叔重病,崔永灏来到苏州,再次邂逅白婉仪。四叔离世,将玉器行“素云轩”留给了他,从此,他有了更多接触玉器的机会,也常利用节假日到各地去购买中意的玉器,在丽江古镇,来淘玉的崔永灏与来寻玉指环的婉仪再次相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成就了二人的彼此拥有,美好的生活似乎在像他们招手,可是,由于采萍与其弟弟的大闹,婉仪被迫辞职去了佛教的圣地墨脱,崔心灰意冷,大病一场之后无意中找到了四叔留下的遗书,信封之中,掉出一物,赫然便是婉仪找寻多年而未果的玉指环。原来,这玉指环却是其祖父与婉仪的祖母方素云的定情之物!小说至此收束,将无穷的想象的空间留给读者。读到此处,不禁感叹造化弄人。两代人苦苦寻觅的男女指环,却存在于相恋甚深的男女手中,命运,竟使他们再次分离。小说除却语言的精美,情节的曲折,吸引人之处还在于作者独具匠心的构思:小说以一枚小小的玉指环串起了全文的骨架,在行文的过程中,随着情节的深入,由崔永灏和白婉仪的故事引出一段段的错失的情缘。如四叔与梅姨,如崔永灏的祖父与婉仪的祖母,都是相爱甚深,都是由于门第之见而抱憾终身。但即便错了,也曾存在。正如隐世才女白落梅所说,存在过的,永远都擦拭不去。一篇耐品耐读,感人至深,文采斐然的美文,欣赏荐阅。【编辑:素心如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10051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3-10-04 21:39:37

雪,按得粗糙,配不上你这如诗如画的语言,莫嫌。
   这散文化的语言写就小说的方式一直是如玉想追求的,可惜一直做不到。散文尚简小说重细,运用起来总也结合不到好处,读雪的文,算是过一把眼瘾吧。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4 22:29:02

谢谢如玉辛苦编审。这篇小说断断续续地写了快半个月了,第一次的构思全部推翻,今天总算是找到了新的合乎愿意的架构,一气呵成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们一起学习写小说,向所有会写小说的文友。

2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10-04 23:27:48

在这个夜里,外面只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儿叫声,除此之外,很安静。
   我点开雪的小说,一读,就发现竟然这么美丽、诱人、幽稀、传奇、动人……
   玉指环,引出几代人的恩爱离愁、凄美的爱情故事,是那样扣人心弦,让读者欲罢不能!
   原来,那份爱一直在,一直在追寻。却总是在阴差阳错错过,但冥冥之中又在指引着……
   如诗般的语言,娟秀柔美,宛如手捧一杯香茗,轻轻一口,涓涓细流,润心润肺,余香绕齿,韵味无穷啊!
   作者巧妙地安排故事情节,用细腻深情婉约柔美的语言,缓缓述来。一对玉指环,背后的爱情沧桑……
   这个世界上,错过,误了多少人,引发多少悲欢离合!
   真相大白时,何去何从?
   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47:30

谢谢山哥细致入微的点评,真的好暖心。

3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10-05 00:38:47

雁子先祝贺圣女又娩出一篇精美绝伦的散文化小说!明朝来细细玩味与学习哈。
   因不会写小说,雁子就不贸然编审小说。
   构架精巧,语言唯美,情节如诗如画,一直是雪为文至美至真的追求。
   节日快乐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54:15

雁子的散文与赏析都很棒,雁子的小说也会很棒的!

4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3-10-05 01:39:17

中国文化中有一个词叫“同病相怜”。作品中塑造的崔永灏和白婉仪两个知识分子在病态的爱情下,在学术交流的机缘中相识,在崔永灏继承的“素云轩”玉器店中再次相遇,以及丽江古城的交融,同病相怜,疏通了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爱恋。
   当遗书大白之时,两个相似的镯子,揭晓了家族的尘封,揭晓了生命里的潜藏,揭晓了二者血脉里的联钩,神灵一般的夹在彼此之间的缘分中,是那么的神奇,又是那么的宿命。可是,神奇与宿命偏偏就在这人生的历程,迟迟不相吻,注定了苦尽才可的甘来。
   西藏的墨脱,是我们国家最后一个通车的县城。作者的作品中几次将墨脱作为回避世事的世外桃源,可见,墨脱的宗教氛围点亮着作者的创作。白婉仪生命意识中的微波,也秘藏着墨脱这一份宗教的圣符。稀薄的空气,艰苦的环境,交通的闭塞,信息的盲区,浓浓的宗教,或许真能净化一个人的心灵。人在一辈子中极难找到心心相印的人,即使如此,也请等待那个对你生命有特殊意义的人。
   人的一生,爱情完全可能诞生于十八岁左右,也可能留守在八十岁才见曙光。它不在于一个人的奢侈,也不在于一个的吝啬,它只是一种缘。崔永灏和白婉仪,在作者的笔下,难道不是这一份缘在作祟?
   游历着这篇作品,感受到作者还是宠爱着崔永灏和白婉仪,那就让我们一起来跟着作者的创作思路,同情和宠爱这一对人物形象。
   如果说祝福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愿天下有缘人终成眷属。愿天下的创作者与自己的作品也终成眷属。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29:10

谢谢洞天的阅读与美评。
   从好心情到江山,一直很欣赏洞天的评论。
   祝福洞天,安好!

5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3-10-05 07:39:17

采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个几乎完美的故事中,她充当了唯一一个反面的角色。但我却怨不起来。在经历病痛之后,她也同样面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她用极其极端的方法宣泄,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懂得,而是让自己的男人有了离开的借口。他们为情神伤。可她却除了怨恨,还依然没有健康,甚至没有人去照顾。我个人感觉,如果结局照顾到这个真正受伤的人,可能会更加的完美。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27:54

嘿嘿,我家真真说的是呢?

6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10-05 08:08:37

虽说这篇小说里的崔永灏的妻子患病残疾,下身瘫痪,这是不幸的。崔永灏百般呵护,温馨贴贴对待,换来的是误会,百般侮辱,甚至动手,让人感到人残心也残了。夫妻之间彼此需要爱护,理解,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成为家庭的顶梁柱的崔永灏对妻子这么好,她却这么变本加厉地侮辱,甚至动用其娘家人员进行人身攻击,其行为令人感到可恨。真是悲哀!在这样的处境下,必然导致心灵寻找慰籍……
   这小说里的这一点层面,也是给人警醒!引以为戒!
   一对玉指环,带来这么多令人值得深思的东西……
   我发觉,百花圣女不仅散文自成一家,让人享受她的文字外,她写起小说来,更是感人。
   我始终觉得,读小说能让人感动,让人进入故事久久走不出来,欲罢不能,文中似我,我在文中,这已经是最成功的小说了……
   赞雪妞妞,给你献花,云南山茶!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26:07

一边喝着云南山茶,一边读评语,感觉好温暖。
   谢谢山哥,有你真好!

7楼 文友:晓文  2013-10-05 13:57:26

世界是这么小,小到不相干的两个人总是无端相遇;世界又是那么大,大到彼此生情的两个人总是无端辗转……唯美的文字道出三代人的情感故事,因为错失,终究错过。读完,心中升起似浓似淡的遗憾,为祖父与白婉怡的父母,为四叔与梅姨,为永灏和婉仪……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23:59

谢谢晓文,祝晓文编写快乐!

8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3-10-05 15:33:14

以一对玉指环为线索,故事中有故事,环环相扣。
   人们都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何四叔与梅姨、崔永灏的祖父与婉仪的祖母、崔永灏和白婉仪都无缘在一起?
   采萍虽然可怜,更加可恨,幸福不能靠别人施舍,要靠自己争取。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0:15:18

这世上,存在着很多的遗憾,就像那句歌中唱的:“一旦错就就不在……”
   谢谢姐姐来读雪的拙文。抱抱。

9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3-10-05 20:24:42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05 21:13:19

惟愿流年安好,与江山同在!

10楼 文友:棱枫  2013-10-05 23:10:55

读一篇好小说,如同品偿一杯陈年老酒,清香、浓烈。谢谢雪,让我沉醉于你的小说里流恋忘返……

回复10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10-11 23:28:37

谢谢枫姐姐,抱抱。

共48条上一页1/3▼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