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存在(散文)   【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存在(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5477  发表时间2013-09-28 23:31:42

周国平在他的散文《时光村落里的往事》这样写道: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
   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
   那么,我呢?
   在我四十年的人生中,有多少往事可以清晰地记起,有多少往事在时光的流逝中越来越模糊?
  
   【老屋】
   眼下,又是江南飞霜的季节了,秋水微凉,秋叶飘落,周日的午后,趁着阳光正好,便徒步去父亲留给我的那间老屋。整整一个月没有去了,当我小心翼翼地将钥匙塞进锁孔里,推开门,“吱呀”的一声,生生地将记忆拉回到从前。
   老屋里的家具与物件都被我盖上了白色的布,这样它们就可以干干净净地存在于世间,那块白色的布,会为它们挡住人间所有的尘沙。当窗外的阳光映射进来时,那一缕刺眼的白光还是灼痛了我的眼我的心。每一次走进老屋,我总会将那些白布放进洗衣机里清洗,然后在太阳下晒干,一起晒的还有父亲生前珍藏的那些旧书,相册,唱片以及父亲用过的一些生活物品。
   我的父亲,他在墙上的镜框里看着我,二十五年过去了,这是他在人间固定的位置。以前,每一次我去看他,总能看到浮现在他脸上的微笑。然而,这回他没有笑,反而带点责备的神情,他一定是在怪我,整整一个月了,竟然没有回去看他,和他说说话。
   我赶紧找来几支香点上,却看到香坛上沾满了尘灰,连桌上也是薄薄的一层。我一边擦着,一边说:
   爸,别生气别瞪着我呀,以后,我一定一周来看你一次,好不好?
   爸,妈妈最近身体不好,她膝盖又疼了,前一阵子还动了手术,到现在不能下地活动……
   爸,杰克今年初三了,要考高中了,学习任务重。你放心,但我会陪着他一起度过这十个月……
   爸,你看,这是你女儿主编的书。我从包里的一册《流年》,放在香坛前。
   爸,这本书里有二篇我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的题目是《爱无止境》。爸,这是你走后,咱家最为真实的写照,我选一段读给你听吧……
   我转过头,墙上那个黑色镜框里的父亲依然不言不笑。我打开书,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轻声地朗读文中的句子,读着读着便泪流成河……
   这间八十七平米的老屋是父亲留给我们姐妹俩唯一的财产。老屋没什么特别之处,像这个城市里普通民众的安乐窝,朴实得近乎憨厚,憨厚得如一股春日里迎面拂来的风,就这么温暖了我的年少时光。直到父亲去了,直到母亲改嫁,我们随着母亲搬去了新家,才把那间屋子称之为老屋。在我倔强的记忆里,这间老屋是父亲在人间不死的肉身。老屋是我们幸福的印痕,是永恒的爱的纪念。
   回头望,老屋的阳台上,仿佛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父亲曾在阳台上种植了多款盆景。每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他总会在这里呆上一个下午,他精心侍弄着花草,而这些花草,却也能在这狭小的世界里开出娇媚的花朵来。父亲去后,这些花也随着父亲的灵魂而去了,如今,花盆还在,只是盆中早已无花,盆内竟是些干裂的泥土,盆口结着一层厚厚的蜘蛛网。
   回头望,书房的书柜前,仿佛看到父亲看书时那专注的神情,他时而皱眉思考,时而开怀微笑,时而又回到书桌前记录着什么。书房里还有一架老唱机,也是父亲的心爱之物,耳边仿若传来父亲最爱的小提琴曲《沉思》,那种低沉的迂回的旋律,让我好想大声地哭上一回。如今,书柜里那些书还在,而书的主人却早不在。有些书页已经泛黄,但书还是完好无损,因为每一本书在买回来之后,父亲都会为它们穿上一件“外套”,以至于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书的颜色有些暗淡,其他的没有丝毫的改变。
   回头望,客厅的沙发上,父亲正捧着一本书朗读着里面的句子。我的父亲有一副好嗓音,醇厚清扬,他对音乐有着很深的鉴赏力,他擅长演唱苏联民歌,喜欢朗诵和配音,每日晚饭后,父亲总会为我们朗诵一些古诗词与名家的散文作品,从小就给我们姐妹俩很好的音乐与文学熏陶。
   在这间老屋里,我和父亲仅仅过了十五年的幸福生活。父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之后在家里生活最困难的那几年里,加上母亲病重,经济上只有不断的支出而没有任何收入,有很多次,姑妈与叔叔们曾建议我们把老屋出售维持生计,我们都咬紧牙关挺了过来。我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初衷,坚持着自己的理由,更坚持着对父亲的依恋。
   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老屋里的摆设还是和父亲在世时一模一样,父亲生前用过的书桌、书柜,茶具依然还在,这些都是我一生的魂牵梦绕所在。我知道我对老屋的深爱,是源于对父亲的爱与思念。二十五年的岁月里,只有它晓得,我从没有停止过对父亲的思念。
   每个周末,我总要回老屋看看,站在父亲的遗像前点一支清香,在袅袅的烟雾里,和父亲说说话、从书柜里翻出以前的书籍,用手帕轻轻地拭去书上的灰尘……时光在指缝里悄然流失,老屋却这样留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老屋实实在在地存在着,在岁月的变迁中,在我的心灵谷仓里,在我的情感之海中。岁月无情,时光易逝,它们从老屋的瓦缝间流出,却带不走我的思念。我看见,那层层叠叠的春夏秋冬,在老屋里不停换着妆束。我记得,留存在老屋里的每一个温暖片段,记得父亲的双手怎样温柔地滑过我的脸颊,记得父亲每一次语重心长的叮咛,记得老屋里不该遗忘的所有……
   老屋,我的老屋,那是我灵魂的栖息地,是我最初的幸福。这一生,我走得再远,也走不出你的目光,你的关注。
  
   【村庄】
   周国平说,浩渺宇宙间,任何一个生灵的降生都是偶然的,离去却是必然的;一个生灵与另一个生灵的相遇总是千载一瞬,分别却是万劫不复……
   父亲与我一别就是二十五年。父亲的离去,对我,对母亲,对于这个家,都是一种万劫不复。我和妹妹没了父亲,母亲没有了丈夫,祖父祖母没有了儿子,这个家失去了一根顶梁柱。父亲走后的第二年,祖母祖父相继过世,他们将在天国相聚,重续在人间未了的情缘。
   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需要,我去了很多城市。那些年,我不停地走着,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渐渐地熟悉着城市的建筑、路标、街道,风情与风俗,但却无法熟悉一个城市的灵魂,就像这些城市本不属于我,它们也无法熟知我的内心一样。那些年,我似一枚失根的飘萍握不住岸边的草心,始终无法真正地融入其中。身在异乡为异客,每每中秋月圆时,一抬头望见的永远是一轮惨白的月光。在月光的清辉里,我看到了我的家乡,我的村庄,我的祖父祖母,我的父亲。
   有一年的冬至节前夜,我在北方某城,穿着笨重的靴子踩着厚厚的雪,一不小心就倒在了雪地里。那一刻,突然十分想念家乡,想念家乡的村庄。随即便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回家。
   三天之后的某个黄昏,我真的站在了家乡的土地上。我没有告诉表弟我要回来,可却在火车停靠在月台的那一刻,我看到了表弟正站在面前憨憨地笑着,姐,姐……他大声地叫着我,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有告诉你我要回来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怎么会来接我?快说,臭小子!
   我就觉着姐要回来,昨个儿晚上做梦了,梦到姐说,想家了。
   ……
   我们相视一笑,不再言语,身后却落下一地的笑声。
   是啊,只有回到家乡,我才会笑得那样的真实。
   前面就是我小时候住过的村庄了。一别很多年,时光悄悄地改变了村庄的模样,一眼望去,村庄在夕阳的余晖中那么的安静,几缕炊烟袅袅升腾着,远远的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卷。村里的马路更宽了,路两边种植着高高的树,在那些萧疏的枝桠间,还留着几瓣残雪。偶尔,飞过来三两只觅食的麻雀,扑棱扑棱的声音像是在说,回去,回去……
   是啊,回去,回去看看沉睡了数年的祖父祖母,看看我那可怜的父亲。那熟悉的麦田上,仿佛有祖父劳作的身影;那乡间的田埂上,我的祖父,扛着锄头,赶着牛儿,哼着小曲,缓缓地,缓缓地走回家。家里,有祖母点亮的油灯,有祖母做好的饭菜,暖暖地,暖暖地等着他回家。很多年前的那个冬至日,我的祖父闭上了双眼,他要追随着祖母而去,在天国,他要为祖母再造一间绿房子,再造一池水塘,再种一丛树林花木,再继续他们的传奇。
   一路走到村口,我却不敢再迈开双脚,呆呆地站在空旷的草地上。家乡就在身边,村庄就在眼前,那些附注在记忆中的往事便一层层的越发清晰了。村中的小桥溪水,房舍屋宇,麦田树林,结成一根优美的绳索,栓束着我的思绪。
   年少时,我曾在小溪边,漂洗我长长的发;曾坐在树荫下吹着祖父留给我的那枚口琴;曾坐在河塘边,看着河里的鱼儿、长长的水藻发愣;曾在满是芦苇的河塘里与堂姐一起撑开一只小木船划开水波,驶往芦苇深处……然后的然后,我们就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走,顺着这片河流的边界,我看了无数的田地,还有以前我总惦记的童年。
   那时,我总喜欢站在村口的最高处眺首而望,和村里的其他少年一起,跳着蹦着去摘树上的果子吃;在堆满稻谷的广场上,扎着稻草人,我做的稻草人总是站不住,风吹来便倒下了,一倒下便散了架,随后就会遭到一些男孩子的嘲笑,而那时,比我小三岁的表弟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和他们厮打在一起;那时,最开心的是,就是在天黑之后,和表弟偷偷溜出去,去河边捉萤火虫……
   长大之后的我,远离了家乡远离了村庄,这些往事却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它们存在着,生生不息……
   表弟来拉我的手,扯断了我的思绪。他要带我回家。家里有亮堂的暖暖的灯光,姨妈早就做好了可口的饭菜,饭菜里全是家乡的味道,吃得我满嘴生香。饭后,表弟拉着我去河边,一路上,他说,等下,让我给姐搭个架子,我们烤烤火吧。
   一会功夫,他便搭好了架子,火苗串了出来。我笑了,我把自己煨在火光中,看火星子点点地亮起来,旺起来,丝丝湿暖沁入心脾。我又恍惚起来,以为自己是徜徉在时光的隧道上,以为自己是陷在一个不会醒来的长梦里。梦里,不是一直有这样温暖的火光吗?火光中,走来我的父亲,他慈爱地看着我,叮咛着,温暖的大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发,那份怜爱自心魂深处融进我的梦里。
   我一直怀想着村庄带给我的轻盈与沉恬。这些年,我总是想念着它,靠着它感知生命的温暖,看到幸福的所在,感受恬静的和谐。只是如今的我,已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困顿了半生的时光。
   不止一次,我读着别人用文字描述的村庄时,我总会想起我的村庄——江南某个小镇里的小小村落。
   不止一次,我会对自己说,有一天,当我老了,我一定要回去,在家乡的山坡上,搭一间草屋;在屋后的空地上,种上一些蔬菜瓜果……只是,我不知道,到那时,还会有那样的山坡吗?还会有那样的空地吗?
   越来越远的家乡,越来越远的村庄,很多日子都回不去了,只能在记忆中回味它存在过的气息。那么,那份恬淡的幸福味道还能再度从熙熙攘攘的奔波忙碌中寻觅到吗?那些身心皆疲的灵魂还能滋生出一种叫做安宁的元素吗?
   我总是不止一次地想着、问着,不,那是一种深层次的恍惚。在那飘散着袅袅炊烟的村庄里,在那间满是春意的绿房子的庭院里,我看见一对老人颤微微地坐在院子里,我看见他们正用苍老的面孔,慈爱的眼神望着远方,望着他们远行的孩子归来……那是我的村庄,村庄里有我的祖父祖母,在属于他们朴素的生命里,用爱维系着家的温馨与和暖。
   我总是不止一次地恍惚着,守候着那些无声的寂然,安静地等待着季节的变更,在白雪飘飞的冬天等着春的到来。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那遥远的村庄啊,只需一缕暖风吹拂它,只需一场雨水浇灌它,便会呈现出生命的原色。
  
   周国平说:
   人是怎样获得一个灵魂的?
   通过往事。
  
   我的往事中,最美不过我的村庄,最清晰不过的是我的老屋。

共4447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朱自清因为父亲的背影而感到幸福,本文作者因为父亲生活过的老屋而永享父爱。是的,父爱之情,是一生的财富,是永远也读不完的家书。这篇文字,是如此的感人;这样的文章,是如此地拨动着人的灵魂。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温暖的港湾,不仅仅是身体的港湾,还是灵魂的港湾,这个令人永远不舍的港湾就是家,就是亲人,就是父母。而最能勾起对亲人,特别是已经离开自己的亲人的回忆莫过于存在着的两样东西,这就是儿时的记忆和亲人生活过的地方。本文作者就是这样,最亲的父亲的音容笑貌清晰地存在于大脑的深处,尽管父亲已经离开作者二十五年了。特别是每每走进父亲生前生活的老屋,那里的每一个物件,都能清晰地勾起父亲的慈爱的形象。老屋里的摆设自打父亲离去,就没有动过,还是和父亲在世时一样的。看到父亲用过的书桌、书柜,茶具,犹如看到亲爱的父亲一样,这些都是自己一生的魂牵梦绕所在。儿时的记忆总和那生活过的地方息息相关,这就是老家的村庄。任凭在老家以外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融入进去,即使身体在心灵也不会在,心灵在亲人那儿,在老家那儿。那儿有父亲的味道,有祖父祖母的味道。仿佛在那朴实的飘散着袅袅炊烟的村庄里,亲人在那儿颤微微地坐着,翘首期盼,那慈爱的眼神望着远方,分明在说,孩子,你何时归来。直到此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往事中,最美不过自己的村庄,最清晰不过的是自己的老屋。全文如涓涓深情之河在流淌,句句心语在述说,是那么温暖感人、催人泪下,一直抵达人的心灵深处。整篇散文用一种朴实的、充满浓浓的深厚的怀念之情缓缓述说着对父亲的思念。特别是在老屋对父亲的低声述说,一句句,一声声,让人潸然泪下。把一个孝顺女儿对父亲的爱和对父亲的追思刻画得淋漓尽致。父爱如山,女儿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天下的父亲都是非常疼爱女儿的,所以女儿是最依赖父亲的,这篇文字里行间就道出了这一血肉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在心灵深处永远存在的。老屋,老家,永远的父爱之光,永远照耀。文章结构完整,通透清晰,以老屋和老家村庄为明线,以父女之爱为暗线,娓娓道来的血浓于水的亲情之爱、孝道,感人肺腑。佳作,流年倾情推荐!【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093017】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9-28 23:47:56

一打开这篇文字,一走入文字中,就被深深地感动了。
   被作者对父亲的那种深爱感动着,被作者在老屋对父亲的心灵之语感动着,被作者从城市赶往老家村庄的思亲挚爱感动着……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09:20:16

谢谢山哥辛苦编辑,山哥的按语熨帖精准,十分喜欢。抱抱我家小石头。

2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9-28 23:53:09

这篇文字,最是符合题目存在之意了!父爱如山,大山是永远存在的,所以父爱是永远存在的,而且是一种骄傲的存在,取之不绝的存在。父爱,归根结底是一种积聚,一种爱的积聚。父爱如山,父爱的山是在儿女成长过程中一点一滴累积而成的;父爱的山是一种力量,照耀着、支持着、激励着子女的一生的成长。父亲是永远不倒的山,永远矗立在儿女们心中……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09:21:54

读了山哥的评,好感动也好温暖。父爱永存,父爱永在。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09:22:15

读了山哥的评,好感动也好温暖。父爱永存,父爱永在。

3楼 文友:我爱庄姜  2013-09-29 01:52:37

远出刚回第一时间用手机阅读。雪写的很棒,情感真实令人感动。引用周的这几句也恰到好处。但我不赞成你引用现代人的话做为你文章的注脚。现代社会真正专注于做学问的人少之又少,如真正关注民生的官员一样少。但共同点是都有一些妙语和口号。纯粹的不为功利的人没有生存土壤,即便是有好的,我们也很难去甄别。这社会很怪异,正面的转眼可能就成反面的。丑的恶的,只要有人罩就能说成好的。贾某抄袭,余某诈捐,之前却万众追捧。薄某,王某号称青天和神探,结果呢?你的文给大家看;给父母看;给儿女看;甚至给孙儿看;所以最好不要埋下这种隐忧,莫不如凝练一些自我感悟的精华做为文章的导语和注脚。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09:22:55

谢谢你,祝你安好。

4楼 文友:风逝  2013-09-29 08:06:14

昨晚下了晚自习来流年写日记,看见你说你的《存在》投稿了,甚喜,却没敢应战,因着身体不适,更因为你的文总是浸润着绵绵的深情,怕敢看,一是我不敢激动,二是也深怕亵渎忙碌的你历尽辛苦写出的美丽文字。今晨,刚要打开后台去看一下,却发现你的文已经编出,忍不住点开,看到了山兄洋洋洒洒的按语,看到山兄编发的时间,很是感动。山兄,辛苦了!
   对父亲的满腔的深情借助老屋来释放,触景生情,以具体反映抽象,情感流淌得自然,真挚,感人肺腑。
   流年诸多的事务阻遏了雪纷飞的才情成文,流年的兄弟姐妹之情也激发出雪纷纭的灵感。流年之存在,于雪,是幸也不幸?(无需回答,嘿嘿)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09:25:07

流年之于我是一种大幸,虽然忙碌,虽然少了很多写文的时间,但流年已融入我的骨髓,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抱抱风,保重身体,千万珍重。

5楼 文友:晓文  2013-09-29 09:59:02

老屋是心灵的栖息,村庄是温暖的守候,拜读雪深情的文字,爱,了然于心!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08:41

谢谢晓文,祝福安好。

6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3-09-29 10:11:02

阅读着这篇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作品,感受到作者仁慈天性的不凡之境,感恩父亲的优秀品质,怀念父亲的极致情怀,热爱家乡的不了之情。指引着广大的阅读者,趋附和认同,并受其开阔的胸怀所光照。
   一个人对于至亲的爱与感念,是没有东西可以分割和淡忘的,奈何时光流逝,奈何风尘匆匆,那个你最惦念的人,无论走了多远,走了多久,他总会在你心深处。中华民族几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以“孝”治天下,这根最有代表意义的血脉,在作者的文中,流露真切,动人形容;感怀至深,感召读者。
   人生天地间,唯有这骨肉之间的至亲至爱,才真正永远值得珍惜和爱戴。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拚搏,可能会获得一些地位和声名之类的东西,极其热闹。一旦因某种因素受到伤害,或因某原因失去所谓的地位和声名,所有的势利圈子随之瓦解,才感知亲情最为可靠。
   前不久,我们国家为“孝”立法,保障老人被儿孙感恩的可能。看似这是一部非常及时的法律,在我看来,这是对“孝”最大的亵渎。孝表现出来的感恩,是一种自觉的行为,居然用立法来保护,可想,道德沦丧到何等的地步。竟连孝敬父母都要别人来监督,真是太神奇了。
   作者在老屋触景生情的描写,写出了一个做女儿的心音,绽放出心理的年龄,释放出文化的指向,感恩的思念纯厚忠实,极具感染力。
   村庄或故乡,那是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作者稍作一点人生旅程的回味后,作一次故乡的行程。不了之情中落下的是作者独特的认知,浓浓乡情的回忆中有祖父祖母劳作的身影,以及年少的经历。让阅读者阅读时感觉真实,没有玩弄文字的把戏。
   这篇作品的写作,有着散文写作的大派头,最符合散文写作的精神。我们在阅读时,仿佛听到了作者踩踏老屋的声响,看到了对父亲礼拜的虔诚。在村庄的行程中,又让我们看到回归的暖意,一片赤诚。
   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哪怕是周国平和余秋雨这样的大家,也只能如作者这样描写了。我想,江山文学网的所谓绝品标准,应该吸纳此文。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12:23

谢谢洞天的评,读着你留下的字,仿若又回到了过去。你懂我,从文字延伸到文字背后的情感,甚至是我的痛……这份懂得,我会珍惜。祝福洞天,期待你的《存在》。

7楼 文友:泪珠魚儿  2013-09-29 10:22:27

情真意切,温暖感人!
   想起逝去近两个月的岳父,生前对我的好,却没尽啥孝道,愧疚!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09:26

鱼儿宽心,在心里记着,便是一种存在。

8楼 文友:江凤鸣  2013-09-29 10:59:09

这篇散文,一改雪为文的婉约旖旎,有一种洗尽铅华的美。从老屋写到村庄,满纸都是父女情深。走进老屋,仰望墙上的父亲,那种眼光的交流,透过天地,穿越时光,都在脑海的逝水流年的投影中,变得越来越清晰。老屋中的每一件摆设,都是一个记忆,一个故事,都投注着父亲的影子。文章用了两个小标题,第二章写从小生活过的村子,村庄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生命之根,走回村庄,就是去寻生命的根,父祖的生命之根,自己的生命之根。为了生活,我们可以到处奔忙,背井离乡,但走的再远也被故乡的根系着。作者全文都用白描,朴实无华,却融进浓浓的情,亲情、友情、乡情。麦田、炊烟、故乡的月,油灯、灶火、外婆慈祥的笑,父亲的爱抚,这些点滴的细节描写,让人感到温情、温暖、温馨。雪的散文,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感伤情调,在那丝丝惆怅里,表达她对亲人深深的爱恋、深深的情。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10:13

谢谢二哥,我只是用文字打捞了记忆。

9楼 文友:静如画  2013-09-29 13:44:46

每一个文字,雪姐都融入了深厚的情感,让老屋与村庄在这份浓重的思念中,等待一场春风。
   父爱如山,二十五年后,每每回到老屋,都能感受到父亲的爱。这份父爱依然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往事一幕幕在心头萦绕。
   村庄是个美丽的地方,留下来太多的回忆,每次涉足,思绪万千,祖父祖母的身影,依然清晰。
   读雪姐这篇文前,我做了深呼吸,选了最安静的位置,不希望被打扰,因为我要静静地在雪姐的文字里去寻找感动的源泉。
   如此平缓真挚的文字,读后受益匪浅。
   欣赏雪姐美文,感受雪姐浓浓的赤子之心。
   祝雪姐节日快乐,愿流年安好。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08:00

谢谢如画,认识如画真好。

10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3-09-29 15:19:35

读着文,心里反复咀嚼着“存在”二字,没有哪篇文,比雪的文更契合“存在”二字了。唯美的文字,浓浓的深情,字里字外人传递着爱的光华。如此美文,欣赏学习。

回复10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9-29 20:07:23

谢谢如玉,原本构思了一篇小说的,已经写了一万字了,自己不满意,搁在草稿箱了。嘿嘿,还是写散文顺手哈。

共53条上一页1/3▼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