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哥哥(散文)【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哥哥(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5206  发表时间2013-05-30 21:12:17

有些事,像是命中注定的。就好像,这一辈子,我是你弟弟,你是我哥哥。
   ——题记
  
   一
   哥哥,一晃五年了,咱兄弟俩有五年没有在一起说话了。五年里,你一直没有回家。你的弟弟长高了,大概快和你一样高了吧。今夜,很美的月亮啊,咱爹咱娘已经睡了,我有好多话要说,铺开信纸,我给你写信。
   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夏天,邮差叔叔骑着破旧的自行车,送来了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而你却不在家,你去了南方。那时家里穷,根本没有钱供你上大学,为了减轻爹娘的负担,高考一结束,你顾不上歇口气,拖着那条残腿,背起简单的行囊,和同村的辉哥一起加入了打工族的行列。
   在你离家的那天,你对咱娘说,娘,儿子要读书,儿子一定能把大学给考上了,娘,别担心钱,儿子会把学费挣回来……那会,娘正要把一包干馒头、几只熟鸡蛋塞在你的双肩包里,你转身,推开娘的手,坚持要把这些留给我……
   哥哥,到今天,我还是能清楚地记得,你消失在村口的身影以及你一步三回头的眷恋。其实,你只是比我早来到这个世界十年啊,而我却是一个那么不懂事的弟弟,不知道那一包干馒头和鸡蛋是你一路二十几个小时的全部食物。大概是太饿了吧,我一手接住你给我的馒头和鸡蛋就大口吃起来,全然不顾流着泪的娘和大声叹着气的爹。
   我没有和你说“再见”,因为嘴里全是香甜的还来不及咽下的蛋黄,等你真的走远了,我才想起来,于是,我撒开腿跑到路口,叫着喊着:哥哥——哥哥——哥哥……
   一个暑假很快过完了。
   那是一个多么闷热的夏天啊!连着三个月,不见下一滴雨。土地出现了可怕的裂缝,树儿草儿都被太阳晒蔫了。那个苦夏,全然没有一点生气。从八月十七日起,我天天跑到村口去等你,光着膀子,赤裸着上身,穿着你留给我的裤衩子,不停地踮着脚,望着,望着,生怕那些越长越高的杂草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等你,哥哥,因为在你走之前,你答应我,会为我带来南方大城市里美味的糕点、糖果。可是,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离你去大学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村口的那条泥地上一直望不到你的身影。
   那些杂草越长越高,我等你的心也越来越心焦。实在憋不住了,我就站到一堆乱石块上,然后扯开嗓门,叫你:哥哥——哥哥——哥哥……
  
   二
   爹,娘,我哥咋还不回家?
   快了,快了,再过几天你哥就回家了。
   爹,娘,要不我去辉哥家看看……
   算算日子,该回来了,再等两天。
   哥哥,那是那段日子我和爹娘常有的对话。
   那天,我摸着叽叽咕咕叫的肚子,和爹娘唠叨着。娘在灶头做饭,答着我的话,爹蹲在门口拿着烟袋,一声不响。
   饭后,我去村西口的辉哥家。
   一路上,夜风徐徐,在树影婆娑间,依稀看到了我们兄弟之间嬉笑的场景,那些和你一起走过的路,跨过的河,爬过的山,栽过的树,住过的院子,喂养过的鸡犬……一幕连着一幕在风里重现。
   记得小时候,你一边写作业,一边看着在土炕上蹦跳的我微笑。跳着跳着肚子就叫了。趁着娘出门,你在快要熄灭的灶上偷偷地烤土豆、炒豆子、压饼子给我吃,虽然竟是些半生不熟的食物,但我还是吃得那么有味……哥哥,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娘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些少了的土豆去了哪里。你烤的土豆、炒的豆子在我看来是这世上最好吃的食物,至今,我还能忆起留在唇齿间那充满焦糊的香味,那种味道,轻易勾起我的肠胃对过去那段年月的馋念。
   哥哥,小时候,我不懂啥是记忆,到现在,五年之后,以前那个不懂事的我慢慢地长大了,才知道记忆如梭,穿过那一茬一茬的时光,根本无法停下它疾驰的速度。
   我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大树下乘凉,你折来柳条儿为我编着那些柳笛,我学着你的样子,把柳笛放在唇边,轻轻一吹,便能吹出好听的声音来。和着那些不成形的音符,你站在田埂上,亮开嗓子,唱起了汪峰的那首《飞得更高》: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
   时而宁静时而疯狂
   现实就像一把枷锁
   把我捆住无法挣脱
   这谜一样的生活锋利如刀
   一次次将我重伤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
   哥哥,我记得你说,你喜欢唱歌,喜欢这些自然不加任何修饰的音符,你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站在一个大大的舞台上唱一首歌……我记得,那次,我被同村的雷子拿着大砖头追着打。那雷子是村长家的亲戚,人长得壮实,没几步他就追上了我,我被他一把推倒在地,正当他要拿砖头砸我时,你出现了。你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拖着那条残腿,出现在我面前。
   雷子,你住手!你大声一喝,吓得雷子连连退了几步,手里的那块砖头掉落在地上。你伸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拍掉我身上的灰土,站到雷子面前说,不许你欺负我弟弟,你再敢打他一下,我就打你十下!你信不信!
   我用脏兮兮的袖子擦去脸上的泪,抬起头,站到你身边,得意地看着雷子。从那以后,雷子再也没敢打我,因为我有一个哥哥,你是最疼我的哥哥。
   我记得,那年秋收时,娘让你给在农地里干活的爹送饭,我闹着要跟你一起去,娘不让。你趁着娘不注意,拉起我的手,偷偷地一起出了家门。在我有限的记忆中,你是娘的好儿子,在家里,只有我敢不听娘的话,而你,从来不敢不听娘的话。在回来的路上,本来晴空万里的天下起了大雨,你拉着我跑进村口的那座庙宇里躲雨。头发湿了,衣服湿了,我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你脱掉湿衣服,把我搂在怀里,用体温为我取暖。到了半夜,我发起了高烧,你不忍心惊动爹娘,一个人背起我,一拐一拐地走了几里的路去看乡医,昏昏沉沉的我趴在你的背上,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才一里多的路,我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想起与你的那些往事,眼里阵阵泛酸。推开辉哥家的木门,里面空无一人,正要转身离开时,迎面碰上辉哥他爹。问了才知道,辉哥托人捎来消息,再有一个星期,你们就可以回家了。辉伯的话,让我心里乐开了花,前阵子等不到你,我心里还怨你呢,以为你想呆在大城市里了,不要农村里的家和我这个弟弟了。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又过去了,很快,五年就过去了,哥哥,你一直没有回家……
  
   三
   哥哥,你不在家的这些日子,我学会了做饭。以前,总是你做好了饭,端给我吃,我还嫌你做的饭不好吃……哥哥,咱爹老了,你走了五年,不见你回家,爹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我知道咱爹那是在想你了。
   咱娘病了,头上的白发一撂就是一大把,娘一病就是五年,再多的药也治不好她的病了。每天晚上,我做完作业,就坐在娘的床前,听娘絮叨着你的事。
   娘说着说了就哭了,那些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来,滑落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每次,当娘反反复复地说着你,娘说起你,她的眼睛里还会闪动出微弱的光;她的嘴角还会微微上扬,只是,那些微光和微笑里,闪着的是她对你的想念。
   咱娘是真的想你了。
   她跟我说起,那会,她嫁给爹快一年了,一直怀不上孩子,奶奶骂她生不出孩子,要爹和娘离婚,爹不肯。巧的是,那天,娘下地干活,在玉米地里发现了哭叫着的你。就这样,娘把你抱回了家,当成亲儿子来养。爹娘有了你,觉得日子有了盼头。在娘三十岁那年,突然怀孕了;在你被娘抱回家的第十年,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于是,你就成了我哥哥,我就成了你弟弟。
   哥哥,一直到你走了五年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你我不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可是,回头再去想我们所有过的手足情,真的要比亲兄弟还亲啊!你是一个多么孝顺听话的孩子,你帮着爹娘干活,地里的家里的活你都抢着干,爹娘心疼你,不让你多干,你总是在每天放学后就急急地赶回家,从不会在路上浪费一分钟;在学校里,你学习成绩好,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身残志不残的好少年”……你会主动帮助班级里的同学,你是班长,虽然你瘸着一条腿,但在学校里,从来没有一个同学因你的残腿而取笑你,相反,大家都非常喜欢你。我出生后,你还帮爹娘看管我这个弟弟,从小,我就喜欢趴在你瘦弱的背上,你背着我,一背就是好多年。
   哥哥,你的腿不好,现在你背我,等我长大了,让我背你……
   弟弟,哥哥能自己走,不用你背,你要好好读书,考上城市里的大学……
   这是以前我们之间常有的对话。此刻,我一抬眼便能看到窗外的明月。月儿那么圆,却不知哥哥你何时才能回家,我的泪落在信纸上,一行行的字化开来,黑色的墨迹里走来一个一拐一拐的你,哥哥——哥哥——哥哥……弟弟在想你……
  
   四
   你走了五年。我等了你五年,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你回家的身影。
   于是,我便开始了回忆。是的,好在我还有回忆,虽然身边没有你,但你会一直在我的记忆里。
   也许,与你有关的那些记忆,会让你胆小顽劣的弟弟变成一个坚强无比的少年,让那些没有来得及言说的话语在某个昏暗的梦境中成为一道亮色。是你,我亲爱的哥哥,只需用你的手指轻轻一划,便将那些温暖的场景划进了我的记忆里。
   五年来,我在梦中深睡,在你的呼唤中醒来,就在这个醒来之后的午夜,在你用过的这张破旧的桌上,在铺开的白色信纸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你我之间的记忆。
   哥哥,你的那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还安静地躺在木盒子里,和你唯一的一张相片,以及那支你用了多年都舍不得丢掉的旧钢笔,一起被安放在某个角落里。
   看着它们,我又想起了五年前那个八月,那个黑色的黄昏……
   和你一起去南方打工的辉哥回家了。他的身边没有你。
   他带回来的一个血迹斑斑的布袋子,里面装着你三个月的工钱:6954.40元。
   我拽着辉哥的衣服问着:我哥呢,我哥呢,我哥为什么没有回家……
   辉哥哭了,蹲在地上,抱着头,哭声像海啸,顷刻间,便淹没了这个不堪一击的家。
   接着,爹哭了,娘哭了,赶来的乡亲们哭了……
   那个夏天,那个八月,哭,是唯一的声音。
   在他们的哭声中,我才知道,你死了,为了去挣自己上大学的学费,你死了,死在南方某座城市的建筑工地上,一幢已经造了九层高的楼房因材质问题在一个暴雨之夜轰然倒塌,当外出解手的辉哥和几位工友赶回来时,高高的楼房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而住在临时工棚里的你,被活生生地压在废墟之下……
   辉哥说,这些钱,是你吃咸菜吃馒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第二天早上,当你被援救人员从废墟里挖出来时,你已经虚弱得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了,你用颤抖的手,从被划破的内衣上,费力地撕下这个布袋子,交到了辉哥手里,你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给……给……给我弟弟……
   我推开人群,带着止也止不住的泪水,跑向村口,站在那一堆乱石上,与路上疯长的杂草为伴,望着你离家时的那条路,大声地喊着:哥哥——哥哥——哥哥……
   今生你再也听不到我喊你哥哥了。我和你,今生今世遥遥不可及,那些无法超越的距离,越来越远;那些温暖的记忆,渐渐地远去。此刻,月儿隐去了,那些无法预知的结局和刻骨铭心的痛被隐隐约约地摆放在远处,哥哥,你不知,抵达的过程是那么漫长。
   哥哥,那些你未了的心愿,那些你未圆的梦,那些你未曾倾注的爱,弟弟会为你去完成,今生已命中注定,你是我哥哥,我是你弟弟;只愿来生,我是哥哥,你是弟弟,让我背起你,风里雨里一起走……
  
   后记:
   如此兄弟之情,让我陷在里面,差点融化。
   总是,听着别人的故事,伤着自己的心,写完这篇散文,更有理由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
   这种情,无关乎血缘,只为爱而永存。
   愿天上的哥哥安歇;愿人间的弟弟安顺。

共435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血浓于水的文字,读完令人落泪。文中的哥哥是父母在外捡来的被人遗弃的孩子,当作亲生宝贝抚养,十年之后父母生了一个弟弟,哥弟的关系是那么的亲,比亲生的还亲,虽然弟弟不知,但哥哥是明白人。哥哥的腿残疾,但却从不自弃,学习好,表现好常常受到学校的表扬,获得“身残志不残的好少年”的称号,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大学。然而贫困的家庭没有费用供哥哥读书,结果哥哥瘸着一条腿到南方某地区打工挣学费,却不幸命归他乡,临死之前从怀里拿出血迹斑斑的一个布袋子,请人转交给弟弟,那是哥哥三个月的工钱:6954.40元。至此,弟弟经常到哥哥曾经出发的村口等候哥哥,为哥哥祈福,怀念哥哥,默默地说着哥哥的恩情。与哥哥相处的一幕幕,在哥哥呵护下的一幕幕不断在眼前浮现。只愿来生,我是哥哥,你是弟弟。哥哥今生未完成的,弟弟一定去完成。哥哥,多么至亲至爱的称呼,弟弟的发自内心的句句呼唤,让人心疼,让人感动。语言隽秀柔美,文字细腻情深,字里行间充满了深深的情怀,一篇充满感天动地的亲情味儿的文字,荡涤心灵。佳作,倾情推荐赏阅!【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053115】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5-30 21:16:15

我读完这篇充满深情的文字,眼睛湿漉漉的,我被感动了,感动于哥哥弟弟之间血浓于水的真情!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21:39

谢谢山哥编发了雪的散文,哥哥辛苦了。

2楼 文友:素馨  2013-05-30 21:35:08

雪姐真是煽情的高手。在细腻的叙述中,在一声又一声“哥哥”的深情呼唤里,歌颂了真善美,也把我的心生生地给喊疼了!而两首歌的插入,又别具深意,给文章增了不少色。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20:59

谢谢素馨,我是听着反复听着常石磊的《哥哥》写完的。
   谢谢你的懂,抱抱!

3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5-30 21:35:44

这样的文字,带来了无穷的正能量!有爱的社会真好!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8:55

是的,这个世界依然美好!因为有爱,生生不息。

4楼 文友:紫枫  2013-05-30 21:38:16

“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每一个弟弟都有一个伟大的哥哥,小说描述了一个严厉的,坚强的,伟大的哥哥。为了弟弟在外打工,然而天不遂人愿,哥哥意外离世,对弟弟的打击如此之大。而弟弟也慢慢才成长了,明白了哥哥的一切。但愿哥哥在天堂过的很好。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8:07

紫枫,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文中的弟弟是我老爸爱心资助的学生。本想写成小说的,但你雪姐笔力不够,最后决定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法写成散文了。

5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5-30 21:39:21

本文美在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俩弟兄不是亲情胜似亲情,人间至爱被他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4:58

谢谢山哥。

6楼 文友:紫枫  2013-05-30 21:41:15

雪姐姐文看不的,看了要哭的,还好我是个男生,男儿有泪不轻弹。哈哈 !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4:18

谢谢紫枫,祝福安好!

7楼 文友:风逝  2013-05-30 21:54:29

读雪的文,一般是需要带着纸巾为伴的。今天亦然。不仅仅因为她选取的材料往往是悲剧。而且还因为她总爱用呼告的修辞来增加抒情效果,加强感染力,引得读的人身不由己泪飞无数。
   不读了,不写了,去找纸巾擦眼泪去。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3:39

又让你泪奔了,乖,给你纸巾擦擦,再抱抱!

8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3-05-31 07:47:4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0:19

惟愿流年安好!

9楼 文友:述而游客  2013-05-31 09:35:23

“哥哥——哥哥——哥哥……”你叫得我好心酸!
   一个听来的故事,却写得如此椎心裂肺。眼泪模糊了睫毛,键盘一片花嗒嗒……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10:00

谢谢述而老师阅读雪的拙文。问候您。

10楼 文友:清泉之韵  2013-05-31 11:57:05

很震撼,拜读了!

回复10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5-31 15:09:21

谢谢清泉文友,欢迎来流年做客。祝好!

共27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