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征文』知己一人谁是(散文)——西岭雪《一闪灯花堕》读后记【纷飞的雪】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征文』知己一人谁是(散文) ——西岭雪《一闪灯花堕》读后记

作者纷飞的雪  阅读:9968  发表时间2013-03-20 12:47:06

一、卢雨蝉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
   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莫道芳时易度,朝暮。珍重好花天。
   为伊指点再来缘,疏雨洗遗钿。
   ——纳兰容若《荷叶杯》
  
   纳兰容若曾在这首《荷叶杯》中悲叹:知己一人谁是?已矣。
   在纳兰的这首词里,知己是他的亡妻卢氏雨蝉。那个纤纤女子,出身名门,她是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是康熙帝早年辅政大臣之一的鳌拜最疼爱的外甥女。那年,鳌拜为了拉拢与纳兰之父明珠的关系,将她草草地许配给容若。
   而雨蝉早在广东府中,便对“纳兰容若”这个名字谙熟在心,对他的才华倾慕不已。初入纳兰府,正值妙龄的雨蝉安静得如同深谷里的一朵蕙兰,抱着一株从南方带来的荔子树,迈着细碎的步子走进了纳兰府。她固执地要将荔子树养在房中,等着结出荔子,可以亲手剥给纳兰吃。
   世人皆知,那卢氏,并非纳兰心心念念要娶的女子。原来纳兰公子心中最爱的女子,不是雨蝉,而是那位与他青梅竹马的堂姐纳兰碧药。碧药是纳兰的初恋,是少年心中无法抹去的身影。关于这些,温婉善良的雨蝉并非浑然不知,想来她亦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点破,只是静静地等,相信总有一天能够等到他温情的目光,等他将心放回到自己的身上。
   她爱他,不语相思不言离愁,不问那个曾住在少年心里如花般美好的身影,她只想静静地陪在他身边就好。不足三年的相伴,她不仅仅是他的妻,更是他的知己。她曾与纳兰琴瑟和谐,恩爱无间。在纳兰因病误考的三年里,她与他拥花醉酒,鸾凤和鸣,伴随着纳兰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只可惜,春华秋实,岁月流转,她还是没有等到与他“白首不相离”。只可惜,红颜命薄薄如纸。那年初夏,雨蝉产后不久,突然暴卒,偌大的纳兰府邸,竟是一片凄冷的景象。
   满树的合欢花在一夜凋零,白色的绢花挽联挂在堂前檐下,随处可见披麻戴孝的仆人,梵音四处,悲号不断。灯光暗沉的书房里,悲伤的纳兰看不到外面的繁花似锦,念着雨蝉的小名,悲切地许愿着来生。
   纳兰终于后悔了,他必定是没有料到,自己和雨蝉在一起的时间竟然只有三年。只是短短的三年,那个蕙质兰心的女子便渐行渐远,直至杳无音信。于是,愧疚之情包裹着他,思念萦绕着他,让他透不过气来。
   雨蝉的死,令他夜夜低泣。他写给亡妻的悼词,哀可蚀骨,不胜枚数,篇篇深情到极致。其实,他也是晓得的,这万丈红尘,除了雨蝉,再也没有一个女子,可与他“赌书消得泼茶香”,再和他“绣榻闲时,并吹戏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从此,他在世上孤单且凄然地活着,怀念着曾经他只道是寻常的过往。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读这首词,字字滴血,字字断肠,读罢,便可知纳兰心中的悲伤,无人可慰。
  
   二、纳兰碧药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纳兰容若《画堂春》
  
   纳兰碧药,她才是纳兰容若一生中真正爱过的女子。
   为了这位翩翩佳少年,她宁愿丢弃叶赫那拉的姓氏,执意要和容若共姓纳兰。于是,她和他拥有了同样的姓氏。她是明珠手中的一枚棋子,却成了少年心中最美的身影。
   那一年,她十二岁。他十岁。两人便在渌水亭畔种下了两株合花,并许下了“朝开夜合,百年好合,莲心莲子,成双成对”的誓言。不料,就在康熙八年,明珠便将已十六岁的碧药送进了皇宫,从此,这一对璧人便开始了“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的日子。
   碧药离开纳兰府的那年,容若刚满十四岁,这个多情的少年便已品尝了相思之苦。
   在碧药的心中,自然也是爱容若的,但相比容若,她更爱那个金光闪闪的后位。很快,她在帝皇的宠爱下诞下皇子,升至妃位。纳兰心灰意冷,放弃科举应试,答应父亲迎娶了卢雨蝉。
   容若和碧药,虽然有着同样的姓氏,却终是两条永远都不可能合并的平行线,在大清的风月下,她浸沉在深宫,离他越来越远。最后,纳兰碧药死了,带着惠妃无尚的荣耀,安详地死于宗人府,死在纳兰容若之后。
   世间若真有痴情儿,非他纳兰容若莫属。也许,纳兰容若,注定便是这么一个为情所累、为情而痴、为情而死的男子,他的生命注定躲不开那离离合合的纠缠。
   纳兰容若生命的两个女人,一是不能忘情的初恋碧药,一是抱憾终生的发妻雨蝉。他和她们,于纷扰红尘上演着一幕幕的一往情深、一腔厚爱,却最终也逃不过命薄而落得个情深不寿。
  
   三、沈菀
  
   客夜怎生过?梦相伴、倚窗吟和。
   薄嗔佯笑道,若不是恁凄凉,肯来么?
   来去苦匆匆,准拟待、晓钟敲破。
   乍偎人、一闪灯花堕,却对着琉璃火。
   ——纳兰容若《寻芳草·萧寺记梦》
  
   沈菀,京城清音阁名妓,她的一生只爱纳兰。她不是他的妻,不是他的妾,却是他的知己。
   她苦等七年,只为在渌水亭诗会上抚琴唱一曲纳兰词,只为穿上最美的衣服,在他面前倾情献舞,以此换取他的惊鸿一瞥。
   在她遇到纳兰时,他已经历了失意与丧妻之痛,在权势与情爱中苦苦挣扎,可谓伤痕累累。
   一周之后,纳兰魂归九天。满心欢喜的沈菀只落了个一身缟素跪拜在纳兰府门前。她只是为他唱曲献舞的歌妓,如何能进得了府邸,在心爱男子的灵堂前哭上一回。
   沈菀,自然是被拒在那哀悼之外了的,任凭满腔悲情无处诉,只能远远地望着明珠花园里的树冠旗幡,伤着自己的心。
   她对纳兰的那份爱却是刻骨的。纳兰去后,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人,为了查找纳兰真正的死因,用计逃出清音阁,花光所有积蓄混进放置纳兰灵柩的双林寺,她竭尽心力设法开棺验尸,一步步地发现了纳兰真正的死因。
   她被双林寺的和尚苦竹夺去了清白之身,并不幸怀上了孽种。她施计混进纳兰府,但随着明珠夫人身世的揭开,皇妃纳兰碧药的现身,她一步步接近了纳兰容若去世的真相。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从纳兰词中了解了词意,原来她自以为对公子的相知却存在着巨大的偏离,她以为自己揭开了纳兰的猝死之谜,却发现真相远非自己推测的那般简单。
   纳兰碧药自然是容不下她的,沈菀为了自保更是为了嫁祸,逼得无计可施了,只能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孩儿。待碧药死后,她便离开了纳兰府。
   无数个黑夜里,她在纳兰的坟前痛哭,哭这个她深深爱过却无缘相守的男子,为自己哭,为被自己亲手掐死的孩儿哭,为纳兰爱过的碧药哭,更为如地狱般的纳兰府哭。
   许是,用“一闪灯花堕”来暗喻她和纳兰的情缘,最是恰当不过的了。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
  
   四、西岭雪
  
   西岭雪,这个生于七十年代初期的女子,与纳兰容若隔着三百年上下的时空距离。
   一册《一闪灯花堕》于二0一一年的夏天悄然面世。
   世人纷纷言说,她,西岭雪,便是纳兰的知己。
   《一闪灯花堕》取于纳兰的词“来去苦匆匆,准拟待、晓钟敲破。乍偎人,一闪灯花堕,却对著、琉璃火。”当这本书落到我掌心的刹那,我有点心颤,有点心疼。
   念着纳兰的词,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望着白色封面上那一枚缺了一只角的枯叶,像是在暗喻着纳兰容若那并不完美的人生。
   清晨,我站在人潮如流的地铁站读它;黄昏时分,我坐在庭院里的摇椅上读它;深夜,我在一束橘色的灯光下读它,开启一支笛曲,前前后后,反反复复,读了整整一个月,直到书中的诗句,书中的悲情,落在我的眼里、心上,如灯花闪过,留下迷幻的光。
   西岭雪在这本书的后记中写道: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宿命。
   一本书有一本书的宿命。
   而当这文,这书,落到你的手上、眼里、心中的时候,书中的人与事,诗与情,又必然会因为你的心律而增添了新的色彩与感动——那便是它们的宿命,和你我前生今世的因缘。
   仿佛天空飘落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记得也好,你忘记也罢,但已经投下了踪影。
   我在西岭雪的这本书里看到了纳兰悲凉的宿命,我听到了自己因懂得之后怦然加速的心跳。容若,容若,纳兰容若,一个念起就会让人心动的名字,他用他的才华惊艳了世人的心,用他传奇的一生以及那种挥不散的忧伤吸引着后人。
   “西风无限恨,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出身显赫却郁郁寡欢,才华横溢却英年早逝,情根深种却情路坎坷。可叹那朱栏翠瓦、雕梁画栋的宰相府邸,锁不住的是那颗轻灵飘逸的心。
   他短短的一生中,深深地爱过也被别人深深地爱过。
   很多像我这样的女子读了他的诗词,便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把他视作自己前世的恋人。有时,陷得深了,便会恨不得将灵魂穿越到那个属于他的年代,用一双素手,为他抚平眉梢的忧愁。
   我对纳兰以及他的诗词是熟悉的,从高中时,当我在校图书馆读到他的第一本诗集起,我的心就在他的世界中沉沦。大学时,我为他的很多诗词写过赏析。在我的书柜里,他各种版本的诗集、图册,评论等书籍多达上百册,纳兰容若和他的诗词成了我阅读中主要的构成。
   纳兰容若,短暂的一生充满了神奇的色彩,流传后世的不仅是他那些凄美哀婉的诗词,还有他同样凄美的爱情以及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死因。
   在品读西岭雪的这本《一闪灯花堕》之前,我以为关于纳兰的一切,早已经被世人写尽。却不料,世间,还有一个叫做“西岭雪”的女子,用她那细腻到极致的笔法、婉约绮丽的文字诠释着纳兰容若的悲凉一生,围绕着京城名妓沈菀对他的爱慕和执着追随,层层深入,将清代词人纳兰容若真正的死因呈现在世人面前。
   一如西岭雪所言,纳兰容若的死因本身就充满了悬疑,不管史册中如何记载,不管纳兰迷心中装着怎样的疑惑,一本《一闪灯花堕》会给你答案,也会让你产生联想,并在这部小说中认识一个真正的纳兰容若。
   在这本书中,处处可见纳兰词,无声胜有声,无他胜有他。从《寻芳草·萧寺记梦》《画堂春》《荷叶杯》到《长相思》《木兰花令》这些隽永的诗词,如灯花落尽,如微月染白,如雨中的落花,如一场永不凋零的情梦。
   纳兰容若的灵魂,没有跟随他的肉身逝去,而是深藏在他的每一首词曲中,隐藏在那如灯花一般闪耀的岁月中。而本书的作者西岭雪是真正触摸到纳兰灵魂的一位现代女子。她将对纳兰的倾慕及痛惜都倾注在了这本书里,又或者说,她把自己对纳兰那份情深全部依附在了那个名唤“沈菀”的女子身上。
   这些片段,在这本书里都有极其细致的描写。读完《一闪灯花堕》,再去读纳兰词,更能体会出词中的悲情哀伤。纳兰容若,是一个为情而生,为情而死的多情男子。
   情路多坎坷,一字“情”,千转百回,多少人割舍不了;一道“情关”,多少人,任凭用尽一生的时间,终究还是难以跨越。
   纳兰容若,不管他的身上照着多少华丽的光环,不管他满腹诗书还是一介凡夫,首先他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男子。
   读完这本书,心里被掏得很空,以至于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无力再去触碰这本《一闪灯花堕》。一本书,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何为爱恨别离,生死两茫茫。而对于我这么一位普通读者来讲,笔下干瘪笨拙的文字无法表述我的心境。
   当眼泪在指尖缓缓滴落,关于纳兰平生,关于纳兰与碧药,纳兰与雨蝉,纳兰与沈菀的桩桩件件,一幕又一幕上演,仿若是发生在昨日。
   喜欢西岭雪很多年了,尤其喜爱她对红楼的独特见解,她的书,只要一出版,我必然是会去买来阅读的。相比其他的书,我对这本《一闪灯花堕》尤为喜爱。读完,便在想,如果西岭雪是个清代的女子,那一定会是纳兰容若的红颜知己吧。
  
   【写后记】
   这篇文,竟然陆陆续续写了将近数日。每每伴着清风明月,在灯下阅读这本书,总是会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愫泛涌在心头。
   心里梦里,总会出现纳兰容若以及那三位女子的身影,卢雨蝉、纳兰碧药、沈菀……们与纳兰的爱恨情仇,如常在耳边回旋的那支笛曲一般,敲打着我的心扉。
   “莫把韶华轻换了,封侯,多少英雄只废丘。”朗朗风中,常常传来一曲凄美绝伦的纳兰词。
   终是晓得,他是人间惆怅客,断肠声里忆平生。
   在那水色清幽,开满合欢花的渌水亭畔,微风轻拂,夜露中一朵朵白花绿叶,都在低诉着他三十一岁年华里不尽的悲凄:
   知己一人谁是?
   已矣。赢得误他生……

共4612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西岭雪的小说《一闪灯花堕》读后让人心醉;纷飞的雪的散文《知己一人谁是》打破了赏析类散文的格局与模式,手法新颖别致,语言清丽婉约,读后同样让人心醉不已。小说《一闪灯花堕》的原意是为了揭示一代词人纳兰容若的死亡之谜,同时将与纳兰容若曾有过情爱纠缠的几个女子的内心世界演绎给读者。这篇散文,则以《知己一人谁是》为题,紧扣主题,不去谈纳兰容若的最终死因以及深宫里的尔虞我诈,而是用唯美的语言,将这部小说中的三个女子:卢雨蝉、纳兰碧药、沈菀以及小说的作者西岭雪进行了解读,把“知己一人谁是”这一诗句的意蕴呈现在读者面前。从小说赏析的角度来说,一般是以小说的中心内容去写,但是这篇文章只是用了少许的篇幅将小说的中心内容一带而过,取而代之的是细致地赏阅了小说中纳兰容若与三个女子缠绵悱恻的情爱,读后让人深刻地感受到“知己一人谁是”这一丰满持久的内涵。从这篇赏析文章的外延来说,不仅仅局限与小说中的任何事,对于“知己一人谁是”这个主题,已经蔓延在风中,笛曲中,在作者的笔下起起伏伏着丝丝清韵。小说作者西岭雪以及本文作者纷飞的雪,真可称三百年后纳兰的知己。她们为纳兰容若这位充满传奇色彩以及英年早逝的词人而叹惋而感动,从而在深度的探求和不断的欣赏中投入了自己最真的情感,能够做到如此,对于“知己”二字的理解,此文显然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境界,本文作者对纳兰容若以及他的诗词是十分熟悉的,将纳兰词始终贯穿其中,轻而易举地将读者引领到三百多年前的纳兰府。此文运笔唯美,文质高洁,令人赞叹不已,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申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032110】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申酉  2013-03-20 13:14:22

小说读后的赏析,离不开小说的中心内容,然而,一部好的小说中心内容之外的一些内容,同样的可圈可点。在写小说赏析的手法,通常都大致差不多。但是纷飞的雪这篇赏析,则是另辟蹊径,将小说中的人、小说作者以及赏析作者一并纳入文章之中,从中心内容另外的一个角度去写,可谓令人称奇!唯美的文字,感人的倾诉,深情的笔调,无不给读者带来美好的享受!感谢并问好飞雪!

回复1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0 15:50:06

谢谢大哥辛苦写按。这是一种新的尝试,读着大哥的按语,自然是心生欢喜的。

2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03-20 13:17:37

已阅。问好雪。

回复2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0 15:50:31

谢谢我家娴宝宝。

3楼 文友:杨忆军  2013-03-20 13:20:56

唯美,清新的文字。问好雪儿。

回复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0 15:52:06

谢谢忆军,这样唤你,可好?
   还请忆军移步流年论坛,雪做了一个帖子,里面有您的《快乐的翅膀》的相关讯息。

4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3-20 15:06:24

隽秀柔美,清新别致,质本高洁,细腻温婉,典雅大气,日月风情,流畅通透,雪儿,棒妞!

回复4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0 15:53:02

谢谢山哥,这一段评,雪读后心花怒放哈!

5楼 文友:知和  2013-03-20 17:20:08

纳兰容若的词我读得不多,对其生平也是知之甚少。拜读了雪社的美文,我对这个清代才子也肃然起敬。有道是:“高山流水。知音难得。”知音之所以珍贵和稀少,是因为它的纯真和执着。知音可遇而不可求,全凭机缘。《知己一人谁是》字字珠玑,学习欣赏了!

回复5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37:28

谢谢知和,流年的好朋友!祝福你。

6楼 文友:杨忆军  2013-03-20 17:23:51

喜欢雪儿,这样叫我,就叫忆军,这样最自然,亲切。我喜欢人家这样叫我。叫老师怪不自然的。保重。我已经在您的帖子中跟过评了。您辛苦了。

回复6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36:14

谢谢忆军,祝福安好!

7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3-20 17:56:58

雪是个长于突破常法的写字高手,崭新的视角,别样的书评表达式,都带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惊艳与欣喜!
   读雪的文,内心总会翻涌起一种牵肠百转的情衷,情切切,意绵绵,飘逸胜天仙。
   在文字的国度里,雪一直处于寻寻觅觅中。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表达式,一个不可或缺的生命位置,也许,雪已然找到了,祝贺并敬服!

回复7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35:44

谢谢姐姐来读雪的拙文,在一起,在流年。祝姐姐安好!

8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3-03-20 20:06:30

一代词人纳兰容若,一世才情却为情所困,英年早逝,喜欢纳兰的人无一不为之痛惜。雪儿的这篇文,唯美清新,将一个活生生的有情有义的纳兰以及与之交结的几位绝世女子重现于读者面前,并巧妙地嵌入了自己的情感。欣赏学习。

回复8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29:57

谢谢素素,相逢在这片流年的天空下,读文写字,真好!

9楼 文友:紫月清影  2013-03-21 13:54:15

赞同大哥的观点:雪的这篇散文打破了赏析类散文的格局与模式,手法新颖别致……很棒!
   留个脚丫子,问好雪妞。

回复9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29:08

抱抱影妞妞,雪妞妞还会努力的!

10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03-21 16:47:48

读这篇文的前半截,是在群里,雪发在对话框里。乍一看,以为是谁对词人的解析。后来得知是雪的作品,昨天出来用手机迫不及待地看了,当时很震撼,为文字的精致,为那份深情。卢雨蝉,纳兰碧药,沈菀三个女子的过往,让人唏嘘。作品第四节又延伸至西岭雪的小说《一闪灯花坠》里对纳兰生平爱恨情仇的揭晓。这篇散文,如小说那般也对纳兰的死因给了读者一个巨大的留白,这种留白激起了读者读文的欲望。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让人陷入文字的深处。
   最让人称道的是这种写作手法的尝试,是解析文字又不同于解析文字。雪的所有作品里,这一篇,是我最喜欢的。喜欢那种唯美的语言所描写出来的意境。诚如大哥所言,这篇文字,把人引入明珠府邸,貌似穿越了千年。也身为那个时代的女子。
   知己一人谁是?是卢雨蝉,是纳兰碧药,是沈菀,是西岭雪,是纷飞的雪,是谁呢?任凭人们去猜测。
   你知道,我是一个挑剔的人,这篇文,真切的喜欢。安好。

回复10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3-03-22 15:28:25

很多的灵感只在偶然的一瞬间。这篇也是,那天,我和稻香在聊时,聊到了西岭雪,正好,我刚刚看完这本《一闪灯花堕》,聊完,就想写这篇文,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个月,终于完稿。
   这篇文很幸运,由娴和文友们的阅读、留评和支持,我也在刚刚收到了被录用的通知,并且不用缩字。

共36条上一页1/3▼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